為何有的「牙病」揮之不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年輕弟子,修煉初期,「病業關」似乎很少。「病業」來時,內心十分堅定,通常很快就過去了;嚴重時,幾天或十幾天自然就過去了。所以,自認為對「病業」的法理已經認識的比較清楚了。時至今日,我深刻的意識到有些看似小小不然的「病業」,其頑固性及破壞性足以影響一個修煉人的正信。從個人最近九年反覆出現的牙齒「病業關」上,暴露出諸多問題。

一、病業初期──從不在意到真的有些慌了

修煉前牙齒曾出過血,但沒有放在心上。修煉以後,我曾對修煉的姨媽說過,我做了一個牙齒都掉光的夢。姨媽馬上悟到說,「你在過心性關呢!」我當時根本沒有在意,心裏想:那麼多關都過去了,這個也不是問題。

起初牙齒斷斷續續的流血,不痛不癢,我沒有放在心上,然而這個「病業」並沒有因為你不把它放在心上就過去了;過了幾年,突然牙齦上長了許多膿包,一直很痛。這時,心裏開始有一絲絲的不安,但自我安慰只是「病業」的表現。那麼多關都闖過了,這個也應該能過的去;然而,一兩年後的某一天,有位同學說,你去看看牙吧,怎麼一下都歪了呢?我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真是有些慌了。心想,作為一位修煉的人,為甚麼會這樣?問題出在哪裏?我不認為是病啊,為甚麼快七年了還是這個狀態。牙齒越來越鬆,看看鏡子真是嚇一跳,牙齦在萎縮,牙齒越來越長了。

我妹妹是位牙醫,她不斷的提醒我去醫院,並警告我,如果再不去看會都掉的。我堅持著不去醫院,相信總會過去的,然而,「病業」表現越來越重。

二、與其他弟子的交流

我經常反思,為甚麼其它的病業都能過去,為甚麼這個病業就揮之不去呢?與一些弟子交流,大家似乎都在某些「病業」方面表現的非常「頑固」。其中幾個弟子也出現了與我相似的問題,一位同修在很大的「病業」面前都闖過來了,但唯獨牙齒與我出現了相同的情況。大部份的牙齒快掉了,雖然她也不管它,但已經影響到她基本的生活了;另一位同修的牙齒也完全鬆動了,人也越來越瘦。為了不影響吃飯,無奈只好去醫院治療,發現治療效果比較明顯。

經過討論,大家認為可能是修煉人在修煉過程中必然會有一些業力的表現。也許因為是在人世間,所以必然會有苦吃。另外,也可能是舊勢力的干擾,要多發正念。最後看看通過「善解」的方式能否解決。總之,大家在這方面確實有些困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其實當事人應該多學法找自己,而不是讓大家幫自己找。)

三、醫院無法解決後徹底放下此心

二零零五年的時候,「牙齒關」表現越來越嚴重:牙齒幾乎無法咬合,內心萬分苦惱,覺的自己也很堅定,不去醫院。也知道這不是病,可為甚麼會這樣不斷的惡化呢?法也學了,正念也發了,可是沒有甚麼效果。有時想用人的辦法把紊亂的牙齒扳過來,當然是事與願違。

最終,在妹妹的催促下去了廣州最好的醫院,還找了最好的醫生。經過幾番痛苦的治療,似乎這個「病」有了好轉。自己也明白這是不對的,但又對這個「現實」,這個實實在在的表現無可奈何。直到半年過去了,我又一次去醫院複查,醫生告訴我,這個病很狡猾,會不斷復發。聽完後,我又氣又怕。氣自己不爭氣,怎麼也過不去關;怕這個病,怕牙齒都掉了,怎麼見人!尤其是門牙,鬆的幾乎要掉下來了。又不好跟常人講,怕別人說:你們不是說修煉的人沒有病?

然而,漸漸發現以後的治療似乎使牙齒出現更嚴重的表現。最後,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也豁出了。有弟子說:「有師在,有法在,你怕甚麼?把心一放到底,全交給師父了」。心裏真的完全放下時,牙齒奇蹟般的漸漸恢復了。但我最擔心的門牙卻時好時壞,不時會觸動我的心。通過看書,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當我從思想最深處不把「病業」的種種「實實在在」的表現看成病時,門牙也牢固了。

四、個人幾點認識

法學了十一年,但牙齒關幾近魔了我九年,實在是慚愧。以下是個人對這個問題的幾點看法:

是否做到了信師信法,尤其在「實實在在」的病業表現面前,心真的做到不為之所動,相信這根本就不是病,馬上就會峰迴路轉。雖然在病業初期,自認為沒有把它當成病,但在病業反覆出現時,心裏開始不安,有時想怎麼還不好啊!這種不安和憂慮的本身就是把它看成病了,否則哪來的不安?在這種境況下,不管去不去醫院,因為念不對,它就真的成了病。當我從內心徹底認清了修煉人沒有病的法理時,所有「病」業的表現再也動不了心時,病魔就遠離了你。

有些「病業」看似小小不然,但長期過不去或找不到問題的癥結,這個病業則會反覆出現,隨之而來的就是怕心的出現。師父說過越怕就越像病似的。當然,越怕則關難越大。所以,一些弟子在面對一些反覆出現的問題,一定要向內找,肯定是有執著哪方面的心。與一些危及生命的病業相比,牙的問題看似不大,但因個人執著遲遲不去,最後雖徹底過關,但傾斜的牙齒已無法改變。

人生活在世上,總有一些是你很在乎、很難割捨的東西。例如,有些人很在乎名,有些人在乎錢,而我呢,只要是觸及個人外表的關難時,總是拖泥帶水。由於牙齒的關難正是與個人外表有關,所以才有怕;當然越是怕,就越是反覆出現去你心的魔難。

每種「病業」過關的狀態也不盡相同,有些「病業」只要心態正,發正念就足以過關了;有些「病業」你根本就不管它,幾天自然就過去了;有些「病業」是針對某種心來的,你不找到這個執著,不論如何你也過不去。

通過這個問題我也深切認識到法的嚴肅。希望個人經歷能給在這方面過關的同修一些啟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