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業關中深刻找執著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名年輕的大法弟子,得法也有十幾年了。這十幾年中雖然經歷過幾次「病業關」,但都沒有嚴重到危及生命,儘管煉功不太精進,平時的身體狀況也還不錯。而且正法走到這一步,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都在全力以赴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所以從沒想到自己還會再經歷身體遭受嚴重迫害的魔難。這場魔難持續了一個半月,有時感覺自己已經走在生死邊緣,最後終於在層層找到自己的執著後走了過來。看到明慧網出了關於如何闖過病業關的小冊子,所以現在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對其他同修有所借鑑。

一、集體學法、煉功、交流是師父留下的修煉方式,脫離集體容易受到邪惡攻擊

今年七月初的一天傍晚,我感到身體不適,但沒當回事,只是早早睡下了。半夜醒來,我想是不是快到發正念的時間了,就起來看錶,但突然一陣劇烈的腹痛襲來,我被擊倒在地上,來回翻滾。我邊在心裏大喊「師父救我」,邊找到師父的講法錄音打開。我強迫自己把師父講的每一個字都聽到腦子裏去,過了一會兒疼痛慢慢減輕,我睡了過去。早晨醒來,劇痛雖然減輕,可還是很疼,而且不能進食。

我堅持著學法、煉功、發正念,但感覺自己很弱。第二天深夜,劇烈的腹痛再次襲來,簡直超出了我的承受極限。我拼命求師父,最後還是靠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熬到了天亮。白天還是滴水不能進,吐的都是綠水,我想那是膽汁吧。

第三天晚上,有些同修知道了我的情況,來到我家陪我學法,幫我發正念。之後,又一起幫我向內找,看是甚麼執著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迫害。我一貫認為自己除了煉功煉的少之外,三件事還是做的不錯的,平時很願意做證實大法的事,還老動員別的同修多做,怎麼會出現這麼嚴重的身體狀況呢?

我回想出事前的幾天,唯一感覺有些心態不對的地方就是對女兒的情太重,至於自己還沒去乾淨的一些執著心,象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妒嫉心,還有黨文化帶來的一些壞習慣,比如自以為是、誇誇其談,不尊重他人等等,都已經意識到了並且在去,所以應該不會成為被嚴重迫害的把柄。同修也談到了我更多的是把女兒當作是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大法弟子去對待。

本以為找到了這個對親情的執著,這個關就過去了。但第三次疼痛又來了,這時我感覺自己已經完全沒有抵禦的能力。我對先生(同修)說,只有這一招了,把我的情況發到當地的電子郵件組上,請同修幫我發正念。我意識微弱的躺在床上,半天後,漸漸感覺好了一些,我想同修的正念支持起了作用了。我起來吃了點東西,也沒有再吐。

晚上又有同修來家裏,告訴我有一個煉功點,煉完功後大家都留下幫我發正念。我聽了很感動,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一個嚴重問題,那就是我平時竟然已經脫離了師父留下的修煉方式而不自知。我由於工作時間的原因,很少參加當地同修的集體學法、煉功和交流,但自己承擔不少媒體項目的工作,所以就認為自己從沒有脫離整體。難怪師父強調,學員即使做媒體的工作,一定也不能脫離當地的煉功點。落單的學員,邪惡攻擊起來就容易了。

二、「不讓人說」或「執著人中的對錯」,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是假修煉

我以為自己終於走過這一關了,可沒想到的是,更大的關還在後面。身體不再劇痛後,我就儘量該幹甚麼幹甚麼,不把身體的反應當回事。開始覺的走路有點費勁,但幾天後發現肚子竟然鼓起來了,一個星期之內肚子竟然膨脹的像懷孕六、七個月的孕婦一樣。我行動困難,漸漸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以前在明慧網上看到過大陸同修在勞教所或監獄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卻肚子很大的照片,我當時的樣子跟他們差不多,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在殘害我。可是,還有甚麼執著沒找到,被邪惡鑽了空子呢?

時值DC法會前夕,先生因為講真相的需要提前幾天去了DC。我一個人帶著四歲半的孩子,連給她做飯的力氣都沒有。但平時很頑皮的女兒那段時間卻出奇的乖,我躺在床上動不了,她就在旁邊給我讀《洪吟》,之前覺的她也不認識幾個字,可當時她只有個別的字問我一下,其餘的都能讀下來。讀完之後就過來使勁拉我,說:「媽媽,你不能這樣躺在床上,你得起來煉功啊。」還告訴我:「你煉功和發正念的時候身上都是能量,邪惡怎麼敢來呢?」

確實是煉功和發正念的時候就感覺好多了,但一停下來還是不行。女兒卻自己玩的挺開心的,還在紙上寫了很多從沒教過她的漢字。我當時的感覺是,師父在照看著她呢。

等到我和女兒去DC的途中,感覺自己好像快不行了。在飛機上我不由的想到,如果我死了會怎樣?當時心中沒有怕,也沒有覺的有甚麼捨不下的感覺,甚至還真有一種解脫感,但我的理智馬上告訴我,如果我真的像常人那樣「病」死了,會起到破壞大法的作用。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我為了堅持煉法輪功放棄了國內的一切,來到國外從新開始,如果這樣的人年紀輕輕就死了,他們會怎麼想?邪惡說不定也會利用來造謠。而且,我還這麼年輕,也有一些所謂的常人技能,留下來能做多少事啊?我決不能死!我在心中默默的否定著一切關於死的思想和念頭。

突然,我的腦中閃過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我感到這是師父看我苦於找不到自己的問題在點化我,但當時心中卻有點不服氣,心想:常人看重的所謂前途、事業、利益我都放下了,難道還只是表面放下了嗎?我內心深處還固守著甚麼本質的利益呢?如果有的話,那這些年師父一定會想方設法讓它暴露出來呀,當然就怕我沒悟到。

回想這幾年來,工作中基本沒遇到過甚麼矛盾。先生孩子剛剛來美國,之前一直和另一個同修住在一起。我和這個同修感情上非常好,親如姐妹,但卻時不時的會發生矛盾。每次發生矛盾時,表面上都是這個同修會因為一點小事指責我,而我聽到這些不好聽的話就不高興,即使表面忍住了,心裏也很不痛快。有時忍不住和她發火,發火的時候還打著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認為她不講道理、事兒多,干擾了我做正事。過後當然也後悔,知道發火是錯的,但每一次都認為是修自己的忍耐和寬容,從沒往更深裏想,是針對自己的甚麼心來的,所以師父安排的修煉機會都沒有正悟好。

這種關總過不好但我也沒在意,總覺的這些都是小事,難道真的有這麼嚴重嗎?是假修煉?我反觀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為甚麼不願被別人說不願被別人冤枉指責呢?被別人指責了就不高興,不就是因為觸動了自己那顆想讓自己在常人中舒服、享受名的心嗎?不就是想維護自己的根本利益嗎?那不就是假修煉嗎?

當然,後來看完師父的《曼哈頓講法》就更明白了,師父說:「一有這事時你們知道神怎麼看你們的?舊勢力馬上就記住你了,你這次的表現被它們抓住了把柄,那你就等著麻煩吧。由於在這方面心性不到位,會造成大麻煩,注意吧。」

原來自己從不注意的這個問題非常之大,早被舊勢力盯上了,還以為自己做的事多,就修的挺好呢。回想自己這些年來,遇到矛盾總是用人的理來衡量,覺的自己挺通情達理,總是對方不對。也知道修煉人應該向內找,但總是把自己擺的高於對方,認為自己應該修「高姿態」,不跟對方計較。

師父說:「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曼哈頓講法》)

也才明白了一些師父講的「向內找」的真正內涵。修煉人遇到任何矛盾都是自己的心引起的,絕不要去執著表面的對錯和講人中的道理,後天形成的那個維護自己利益的觀念和業力會阻擋你去深挖自己的執著,所以深挖時會有剜心透骨的感覺,但這時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一定要挖出它、去掉它。如果真能意識到這一點,就絕不會去抱怨別人了,因為一切不好都是自己的心引起的,和你發生矛盾的對方都是在幫你呢!

三、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去做三件事會落入舊勢力的圈套,站在正法的基點上才能救度眾生

在找到上述問題後,真的非常後悔自己悟性太差了,得法這麼多年在修煉的路上卻步履蹣跚。之後身體上的症狀有所緩解,但還是沒有恢復正常,我知道自己一定還有沒有悟到的地方。一天原來同住的那位同修打來電話,說夢到我幾次,其中一個夢她覺的是師父在點化我們兩個人的問題。

夢裏神韻演出,我和她也去看,但卻覺得自己不能和普通觀眾坐一起,我們倆就在半空中支了個平台看。有人說我們影響了觀眾,我們還不服氣,說:「我們在半空中,比觀眾高,怎麼會影響他們呢?」同修悟到是點化我倆把自己擺在眾生之上,非但救度不了眾生,還影響了師父救度眾生。

聽她一講完,我就明白了這是師父看我還是悟不到自己的問題,讓同修來提醒我。仔細想想,在心態上我確實是把自己擺在了眾生之上,不但擺在眾生之上,還擺在同修之上呢,所以才認識不到自己的問題,所以對眾生才沒有慈悲的感覺。可是,如果我不慈悲眾生,那我為甚麼還要積極的做證實法的事呢?我可從沒讓自己閒著呵。

可當我審視自己做事的動機時,我不得不承認,我之所以積極的做事,主要的目地還是因為我想「做」師父的好弟子,師父說了只有做好三件事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所以我才做事心那麼強,而不是因為真想救了那些眾生。也就是說,我是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上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最終的目地還是為私的!正是因為沒有脫離舊宇宙為私的基點,才給舊勢力找到了干擾的藉口。而這一點因為誤以為自己的幹事心強就是救度眾生的願望強而被掩蓋了,如果不是遇到身體上的大關,自己從沒意識到,可能別人給我指出來我也不承認呢。怪不得面對面講真相的效果總是不太理想。這些年我接觸了多少有緣人啊,如果我早點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能多救多少人啊!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

好像第一次這麼清醒的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那層層的私都得剝離,必須達到完全純淨,才能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提高自己,修煉年數的多少甚麼也代表不了。

之後的一個星期內,我鼓脹起來的肚子很快消了下去,體力也恢復了。現在,我又可以精力充沛的做證實法的事了。但我會時時提醒自己,你不是為了自己修煉來的,也不是為了證實自己來的,你是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來的。擺正基點,同時嚴格要求自己,完全聽師父的話,時時處處、一思一念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