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維護法 走出自己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有幸得大法的。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斷的學法修心、去執著,在風風雨雨的環境下,走過了十二年的修煉路程。現借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的機會,向師尊、同修們呈交一份試卷。

一、得法

我得法前曾患有多種疾病:盆腔炎、多發性子宮肌瘤、坐骨神經痛、心肌勞累等疾病。一九九七年五月份退休,本想有時間把這些病醫治好,無奈西醫看不好,看中醫,吃了不少藥。越看病越糟糕,身體越差。臉色正如常人說的買黃紙不用帶樣板,走路都要扶牆。後來一位鄰居(大法弟子)對我說:「看你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你試試去公園煉法輪功,我煉了感覺很好,人也很精神。」(她曾做過乳腺手術)就這樣我接觸了法輪功。當時《轉法輪》這寶書還很缺,我還沒有看過書。輔導員組織學員學法、讀書,我也坐在一起聽,但聽不明白,坐在那裏心裏感覺很煩悶,希望時鐘快到點就可以離開。當時並不懂的這是思想業力的干擾,不讓我學法。由於自身的業力,盤腿這一關也很難受,腳踝子三腫三消,走路也很痛。由於從來都沒有盤過腿,單盤腿也翹的很高,十五分鐘也盤不了。

後來同修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我每天都在看,越看越想看。開始明白:人為甚麼會有病,盤腿為甚麼會痛,為甚麼會有苦有難;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通過學法修煉、返本歸真。幸好當時還有一個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大環境,使我能夠打下一個今後修煉的基礎。

二、考驗與過關

修煉就是要不斷的學法、修心、去執著。還要經過很多的考驗和過關。師父告訴我們:「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

走進修煉的門,就馬上碰到過病業的關。一九九八年過年期間的一個晚上,我睡到十一點多,突然腹腔絞痛,感覺腸、胃好像有東西往下捏,很難受,出了很多汗,身體冰涼,有點虛脫、頭暈。但意識還是清醒,明白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在吃藥還是不吃藥這個問題上對我的考驗。但確實難受,我從心底裏喊出:「師父救我。」接著著急上廁所,之後絞痛緩解了。回到床上睡著了,到天亮甚麼事都沒有了,人也精神了。

另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的大年初一早上八時左右,鄰居在廚房用壓力鍋煲粥後,出去了。我也在廚房做早餐(我們的房屋都是公用廚房,後來為方便各戶使用,用木板間隔開,同出一個門口)。我剛要踏出廚房門口,一聲巨響,一陣氣霧,壓力鍋爆炸了。當時我被爆炸聲震的回不過魂,廚房上的東西往下掉,真是來取命的。我定過神來,馬上衝出廚房,回到自己的屋內大聲喊:「壓力鍋爆炸了,師父保護我啦!師父保護我啦!」我丈夫及兩個兒子都馬上起床,看到我滿臉灰塵及油煙。到廚房一看,一片狼藉,鄰居那邊壓力鍋蓋不知飛到哪去了,粥噴到天花板上再流到地上,存放煤氣爐的不鏽鋼櫥櫃被砸的凹進去了,像臉盆一樣。我這邊廚房的兩件玻璃被震的粉碎,有很多食品、用品都震壞了。鄰居趕緊過來問我:「怎麼樣啦,有沒有受傷?」我說:「沒事,沒事,師父保護我啦!」下午,我隨丈夫到親戚家團拜(有三十人左右),我借此機會向他們講述早上發生的事情,還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們聽到壓力鍋爆炸,我卻絲毫無損,都覺的大法很神奇。

「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轉法輪》)

還有一件事回想起來也是驚心動魄的。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的一天,我和B同修跟往常一樣,去A同修家學法。以往,我們是十二點鐘發完正念後我就回家。那天就在十一點半左右,突然傳來一陣急速的敲門聲和叫門聲,A同修從木門貓眼看出去,發現門外有很多人(公安、綜治辦、街道辦事處、社區居委等等),他們的藉口是查戶口,及問B同修有否來過。A同修將我們反鎖在主人房裏。我和B同修立即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舊勢力、邪惡爛鬼、黑手操控邪黨人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A同修為了我們兩人的安全,把我們帶的大法書和資料都收藏好。因為我們都不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甚麼事情,但是我們記的師父講過:「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拍門聲不斷,叫喊聲不斷。A同修很堅定,堅決不開門,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我們三人不停的發正念。十二點多鐘,A同修的女兒放學回家吃飯,一看家門外這麼多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女兒對這幫人說:「你們不要迫害我媽媽,我媽媽是好人。」我們在裏邊聽見了也很緊張,擔心惡警會不會劫持A同修的女兒作為人質。這時B同修說:「邪惡是衝我而來,我自己出去應付就是了,不要牽連其他人。」我說:「不行,我們三個人都不能有事,不要中邪惡的圈套,堅決不配合邪惡。」A同修對女兒講了幾句家鄉話後(我們都聽不懂),開了一些門把女兒拉進來了,馬上把門關上。我們問她女兒,外面有多少人?她女兒說:「很多人,有拿照相機的、有拿錄像機的,有男有女。」到了下午二點,她女兒要上學,準備開門出去,我和B同修在房間高密度發正念清除那幫人背後的邪靈、爛鬼。A同修要送女兒出門了,那幫人打算再衝進來,聽見一陣很嘈雜的聲音,之後A同修喊:「救命呀!救命呀!」我馬上站起來合十,從內心深處喊出:「師父救我們。」然後聽見外面的門關上了,A同修進來了,我們才鬆了口氣。她說:「那幫人想借開門之機衝進來,我急中生智喊救命,那幫人一下子嚇住了,頓時感到一股很強的力量幫我把門關上。」我們知道這是師父保護了我們。然而,那幫人達不到目地就甚麼卑鄙手段都使出來了,停電、停水,還在門外守著。我們在屋內還是不停的發正念,同時大家也靜下心來向內找,找出執著心,去掉它。直到晚上七點半後,A同修的丈夫下班回來了,A同修問他外面有沒有人,他說:「沒有人了。」我和B同修馬上離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又闖過了一關。

我回到家裏,看見丈夫整個人很焦慮、很憔悴,他說:「你再遲一些不回來,我真的精神崩潰了,我會叫兩個兒子回來看咋辦。我知道今天奧運火炬傳遞到這地區,估計是這個問題回不來,真的很擔心。」我馬上安慰他說:「現在沒事了,我不是回來了嗎?師父會保護我們的。」我真的有點感慨,大法弟子的家屬也同樣承受邪黨的迫害,為我們的安危擔心、擔驚受怕,壓力也很大的。好在他們也看到我修大法後身體健康,也感受到大法的神聖、美好,對我修煉一直都很支持。

三、溝通與協調

「如果沒有神在背後的因素,人是甚麼都幹不來的。」(《曼哈頓講法》)

我們的修煉道路每一步、每一個環節,師父也給我們安排的很緊湊。以前我們這片的資料及師父經文都是大資料點供給,後來隨著正法進程的需要,要求小型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物色了一位青年同修學做資料,由大資料點懂技術的同修傳授。剛上手不久,大資料點被邪惡破壞了,兩位大資料點的同修相繼被綁架迫害了。幸好小資料點同修還接得上,能接收到《明慧週刊》、刻錄光盤及做一部份真相資料。我和做資料這位青年同修都很協調,她做出的一切資料馬上轉移給我,由我包裝、分發、傳遞;我負責與其他的同修互相溝通,他們要多少,做多少,不積壓、不過時。

我還認識幾個家庭資料點,從中我是起到協調作用。使幾個小資料點資源互補。哪怕是傳遞一個信息也起一定的作用。比如:知道師父有新經文發表,問網上收到沒有,如有些小資料點收不到的,就到其他點拿回來複印。就這樣各小資料點協調互補,發揮整體作用,使當地學員都能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和講真相用的資料。

四、維護大法 救度眾生

「其實這時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眾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這種環境障礙,證實大法。」(《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邪黨利用其宣傳工具,誣陷、造謠、誹謗大法的邪惡宣傳沒有停止過。特別是利用居民社區櫥窗、宣傳欄等,到處張貼一些誹謗大法的邪惡牆報,散發著業力和毒素,迷惑和毒害著世人。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我也一直在本社區及周邊範圍地區銷毀邪黨誹謗、誣陷大法的牆報(以下簡稱邪牆報),發現一張銷毀一張。

幾年前的邪牆報都是用紙抄寫後張貼,比較容易銷毀。現在是統一彩印,粘上泡沫板貼在櫥窗或宣傳欄上。加上所張貼的位置都是當眾、顯眼或有攝像頭、電子眼、保安亭對著的地方。銷毀時有一定的難度。

銷毀一幅也不容易。首先要觀察好環境,其次要掌握好時間。現在很多街道實行圍院式管理,晚上十一點半關鐵閘,早上五點開鐵閘,夜間有保安巡邏。我多數選取晚上關閘前及早上天朦朦亮時行動,因為那時行人比較稀少。在做的過程中要正念正行、清醒、理智,不可強為。銷毀牆報時動作要迅速,幾秒鐘內完成。

舉一例,去年十月,我發現附近街道玻璃櫥窗內貼了邪牆報(三件能推動的玻璃)。我晚飯後作為散步去觀察環境,每經過櫥窗就隨手將最邊的一件玻璃推開一些,走了幾個來回。然後選定晚上九時半左右動手。讓同修在家裏發正念,我出門前也先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黑手、邪靈,我在做維護大法,救度眾生的事情,所有邪惡生命不得干擾,請師父加持弟子。

到櫥窗前再推開玻璃撕邪牆報,發現粘貼的很緊,用力也只能扯起一斜角,這是我料想不到的。這時看見遠處有行人走過來,我立即離開。我一邊走一邊想:不能這樣罷手,明天邪黨人員會把它貼好的,那就白費心機了,得想辦法解決它。走到馬路口,看見一間雜貨店沒關門,進去買了一把剪刀,回到原處把撕起那部份邪牆報剪掉,使它殘缺不全。就這樣銷毀了那幅邪牆報。不久,這幅邪牆報就被換掉了。

還有一例:也是去年的事了。發現另一社區在其辦公室外牆張貼一幅邪牆報,而且還用不鏽鋼框架鑲嵌著,想長久保留。牆報前邊還隔著一條花磯,不到五米處還有一個攝像頭對著,那條街來往行人很多。我觀察了幾天後,利用週末晚去銷毀它。大概是晚上十點多,我帶了一把鋒利小刀,在牆報中間劃一個大井字,想把中心挖空(因為此做法我曾經成功過),但這次不行,劃破了卻挖不掉,原因是整個版面用泡沫板粘合。我立即退下來,回家再想辦法。真是大法開啟我的智慧,自製墨盒(用海綿把塑料盒塞滿,倒上墨汁),這是我的法器。碰巧是十一休息日,我利用早上天朦朦亮時,用膠袋帶上墨盒就出發。剛走到街口,一輛警車駛過來停下,下來一個警察和一個保安員,我感到有點突然,但馬上正念出來了:這是假相,不管它,我做我該做的。我繞到車後然後過馬路,步行十多分鐘到目地,跳上花磯,瞬間揮手就把那邪牆報畫了個大花臉。三、四秒鐘就完事了,真是兵貴神速。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安全回家了。過了一段日子,我經過那裏,那邪牆報連同框架也拆掉了。

利用自製墨盒的辦法,在二零零九年過年期間,從大年初一至正月十五,在當地附近社區一連銷毀了七幅邪牆報,起到了震懾邪惡,救度世人免受毒害的作用。

在邪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十年多的日子裏,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真相,揭露邪惡。傳《九評》,發神韻光盤、真相資料,使用真相幣,勸「三退」等都一直在做,但與《明慧週刊》和心得交流會同修發表「講真相、救眾生」的文章相比之下,自我感覺還有差距,還要更精進做好三件事。向內找的過程中發現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如顧慮心、對同修的幫助不夠耐心、忍耐力不夠、急性子等等。今後還要不斷的學法修心去執著,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好今後修煉的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借第六屆大陸書面交流會之際,謹向師尊和同修們呈上一份自己修煉歷程的試卷。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