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需堅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網上法會已經是第六屆了,因為自己修的距離師尊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沒有轟轟烈烈,只有平平常常,沒甚麼可寫的,所以前五屆都沒有參與。這次過去的一段時間還是覺的沒甚麼可寫的。

最近幾天網上這方面的文章多了,引起我深深的反思:師尊把我從多災多難中解救出來,又給了我宇宙中最好的,讓我懂得了做人的真諦,引導我走上了夢寐以求的修煉路。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摔摔打打,迫害中大法引路,魔難中師父慈悲呵護,在反迫害中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每一步都是師父引領,才能在艱難的前行路上腳步不停。荊棘叢生、陷阱連連時,每次都是師父拉著走過。寫到此,我已是止不住淚水流下。

不管我做的如何,怎麼能不寫下這點點滴滴向給了我生命的師父彙報;向同修敞開心扉;向眾生交待。

魔難中得法

一九九六年暑期回東北,大哥正在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跟我說:「我先聽聽,好的話你也學吧。」我一聽氣功就說:「氣功都是騙人的,不學。」就這樣錯過了機會。

直到一九九六年冬天,我的一個學生說:「老師,你這病又不好治,工作又累,還得照顧孩子,我們都畢業了,不能經常來幫你,你快學法輪功吧。」

這時也是師父點化,機緣不能再錯過了。儘管假氣功阻礙了我沒能儘早走入大法,可是我終於幸運的成為師父的弟子,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得法後,看書學法,已忘記了自己曾是一個疑難病患者。從此甚麼膽管結石、囊腫等統統沒有了。單位每年的體檢都不去了。同事和領導都一再問「怎麼不去體檢?」我說:「我相信我修大法了身體沒有病。」大家都很為我高興。

邪黨瘋狂的打壓開始了,我不聽那一套謊言和誣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校長電話叫我馬上去會議室,說市裏領導來了。會議室裏坐滿了人,組織部、人事局、上級主管部門的領導都到了。校長說:「我剛才向各位領導彙報了你學法輪功前後的身體情況,你再說說吧。」於是,我把法輪功救了我的命,給單位節約了醫藥費簡明的敘述了一遍。當時他們都說:「各個單位聽說都是這樣,就不知上邊為甚麼要鎮壓。那你就在家煉吧。」

十年正法修煉中,在邪惡綁架、看守所關押,或到家裏騷擾時,我就用自身經歷證實大法的神聖。

二零零四年,《九評》發表之後,看到邪黨中央黨校幾十名黨員聯名公開退黨,那時還沒有三退聲明,當時我想到邪黨給中國人造成的災難,從所謂的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六四,到法輪功,再看到大法帶給眾生的幸運,都是親眼目睹的、親身經歷的。當時,我們單位又被指定搞甚麼「保先」試點,我就向明慧網發了一份題為《一份特殊的嚴正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同時交給單位邪黨支部一份《退黨聲明》。雖然當時遭到了領導的不滿,甚至在他們的「保先」會上大加指責(我不再參加他們的會),但卻使一些同事暗暗叫好:「法輪功就是不一樣。」

工作中證實法救度眾生

我是一所職業學校的教師。從得法後,工作環境就是我向學生展現大法美好、講真相、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環境。

迫害前,學生都說:「老師修法輪功身體好了,精神好了,對學生更好了。」

迫害開始後,我看書學法沒有停止,努力使自己溶入法中。課堂上教學中,潛移默化「真、善、忍」是真正的科學。課後學生就是我的朋友,常常找我交流思想或訴說心事,這就是我講真相、勸三退好機會。

學生們明白了真相、認同「真、善、忍」後,回到家裏就會跟家長說真相,有的還勸退了自己的父母。有的主動和我一起出去發放真相材料,有的把《轉法輪》請回去給家裏人看。因為他們來自全市各地方,所以還能把家鄉人對大法材料的接受情況、對大法的認識反饋回來,使我們的真相更有針對性。

學生們一屆畢業又來一屆,有教升學班也有普通班,聽不聽、信不信真相,「人人都在自覺和不自覺的選擇著自己的未來。」(《謝謝眾生的問候》)

二零零五年,我教的兩個升學班,七十幾人參加全國重點職業大學高考,有四十三人考上本科。這其中有好幾個是出乎老師和同學意料的。他們本來學習成績平平,考本科沒有把握,但他們很相信法輪功真相,甚至家長也相信,所以如願以償的進入理想的大學。

二零零七年高考前,我在班裏做最後一次講真相,並給真相小冊子和護身符。有的學生看了真相小冊子中的「天安門自焚」真相,破除了邪黨謊言對他們的毒害。一天,我正跟學生們說話,突然一個女生說:「老師,我知道了,我上醫院看病號,燒傷、燙傷病房裏的病號不能穿衣裳,也沒有纏紗布的。」

當然也有一時不信的,這班裏有一學生對真相不屑一顧,很自負,當時連專科也沒考上。我在為他惋惜的同時也感到自己沒盡到責任。慈悲的師父不放棄一個可救度的生命。開學伊始,這個學生又來復讀時,首先找到我說:「老師,我服了,是我錯了。這回我真信了。」他被安排在我教的班裏,還當了我的科代表,他以自身的體會配合我向新班學生講真相。

和他同班高考的還有一個學生,父親是一所中學的校長。這個學生比較內向,不太好接觸。當初我想:必須得個別找他。但是由於心裏有一個他父親是校長,又是邪黨黨員,中邪黨毒深的觀念,心裏的顧忌就使真相講的不到位,話沒說透,結果這個學生落榜了。新學期開始這個學生也來到了這個班復讀,這真是師父慈悲給我救人的機會。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明白真相後的他,向他的父親和很多親屬講了真相,並給每個親屬都發了真相護身符。他說他父親明白法輪功是好的,不會向老師和學生灌輸法輪功不好的思想。遺憾的是他父親當時沒有退邪黨,期盼他家鄉的同修能夠接上這個後續環節,使他真正得救。

在這個班裏,原來老班的幾個復讀生,配合我向同學們講大法真相。有一個平時學習很一般,看起來沒希望的女生,由於平時一直都默念「法輪大法好」,相信「真善忍」,別人看完的小冊子她都會收好整齊的放在自己的書桌裏。考上本科後令家人、鄉親和同學都驚奇。

十年正法修煉中,三件事我做的還很不夠,看到那麼多同修勸退成千上萬,真是十分慚愧,深感有負師命。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有限時間裏,我要奮起直追,抓緊時間救人,兌現來時的誓願。

在協調中修心性

自從師父講了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後,我們開始建立了一個小型資料點。

在師父的安排呵護下,從不會到會,經過四年多的運作,經驗一點一滴積累。在魔難中修心,在挫折中成熟,在反迫害中證實法、救度眾生。在這過程中,也是經歷了坎坎坷坷、曲曲折折的艱難歷程。

開始,技術上我們請教了外邊同修,耗材也由他們提供了幾次。後來感覺這樣很不方便,於是我們開始獨立運作,自己出去買設備、購耗材。在師尊的引導下,不僅每次都很順利,而且購置的設備都很合適。從中我們真正體會到:只要我們站在法上,為救度眾生而想,一切師父都會為我們安排好,神奇常常在其中展現,使我們信心倍增,也鼓舞著我們在艱難中堅忍不拔。

資料點獨立運作後,由我們幾名同修共同承擔。其中有一位是新學員,一位剛剛走出來的學員。大家都是業餘時間做三件事,所以忙是自然的,但有一點是必須保證的,那就是必須學好法,只有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才能做好大法的事。再有就是做任何事都不能走極端,必須以法為師,理智、智慧做大法的事。

在這個原則下,我們盡力的向同修們提供著所需要的,各種世人喜聞樂見的真相資料。同修們互相配合的比較好。除了工作外,我基本全身心投入。因為大家還都是修煉中的人,在協調中,首先切磋好大家分頭要做的事,有的同修不是忘了,就是做非所需;有時時間性比較強的也會被忘記,有時真的影響了整體證實法的事,這樣就得想辦法儘快彌補。有兩位同修常常出現這樣的事,反覆提醒還是老樣子。遇到這種情況自己就會產生急躁甚至埋怨情緒,後來我覺的還得從自身找原因。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同修重複的問題是衝著我的甚麼心來的呢?仔細審視自己,想到修煉前嫉惡如仇,滿有正義感,好打抱不平。修煉後這些東西沒有了,可那顆爭鬥心還潛伏著。埋怨情緒的背後就是心裏不平,歸根結底還是私心在作怪。如果他們不出現這些問題,就不存在緊急彌補的麻煩。再往深挖嚇一跳,這不是在證實自己嗎,總認為:都是大法弟子做事怎麼能忘?我怎麼不忘。

由於自己的心態平和了,就是基本放下了後,多次與同修交流,同修才說出:其實都是因為怕心,對大法的事情用心不夠。

曝光了執著後,同修顯然精進起來了,做事主動,對自己協調的事也能用心的思考,做事能站在法的基點上拿出自己的好主意。在一次幫助同修的小型交流中,他說:「當個人事和大法的事衝突時,就應該把大法的事放在前邊。」

由於我們還是在常人中修煉,協調或製作資料,時間長了難免會發生一些摩擦。

有位同修,性子急,脾氣暴,有時聽不明白的事或一時達不到自己要求的事,好發火,甚至吼叫。在這種情況下,我想到師父的法:「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心裏老想和別人爭,鬥來鬥去的,我說一遇到問題你就得跟人家幹起來,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就會使我冷靜下來,或道聲歉,或等其平靜了再與其交流。

有時看起來事情平息了,可是由於人的觀念,對方可能還會出現在其他同修或同修的家人中講來講去,也可能說的背離事實。傳到自己這時,有時就會返出不平衡心理:修煉了怎麼還這樣。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修煉就是修自己,必須向內找。一次放不淨,同修還會再講他如何沒錯。所以就要逐漸的擴大自己心的容量,直到我完全放下,就甚麼都不是了。這個修煉經歷真是剜心透骨的一次次洗滌。

經過幾年的學法、修心、磨合,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安排下,現在我們這個小資料點,無論營救同修或在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救度眾生,向同修提供師父講法和真相材料中,同修配合默契,協調得力。從去年奧運後,多個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同修被綁架。在這期間我們就及時補救同修所需的《明慧週刊》等。有的同修主動出來建立家庭資料點,我們盡力提供幫助。從提供技術服務到購置設備,力所能及的盡力而為。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不管哪裏的事都是我們自己的事,也有我們的一份責任。

但按照師父正法進程的要求,還有很多不足,有待再進一步在法中修正圓容。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