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救度眾生不懈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長期以來,看到別的同修寫的修煉體會,自己也曾想寫,幾次試筆也未完成,內心認為自己認識淺薄,修煉以來,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的鼓勵、幫助下,走到了今天。總認為自己沒做好,對不起師尊,對不起眾生,自己沒盡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所以遲遲未動筆。今天在同修的鼓勵下,我也談一下在救度眾生這方面的一點體會。

一、進京護法 堅修不移 信師信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出於妒嫉心,瘋狂的對大法弟子迫害,在電視上、報紙上誣陷、造謠,一時間隨意的抓人、打人、關押等,當時我不知這是為甚麼,但我不相信這些。

當天安門自焚一出現,我覺的這跟書上講的不一樣,恨不得一下子飛到北京去上訪,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於是我先給當時的總理發了一封信,然後毅然決然的去了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

來到廣場,那時也不知道發正念,但心裏對師父說:我不能被他們抓去,如果到了那裏法也學不成了,功也煉不成了。結果我安全返回。回來後,我注重學法煉功,當別人誣陷大法時,我直接面對他們,給他們講真相,無論在單位、社會和家庭。

二零零二年,我正在上班,當地派出所的人去單位找我,說叫我跟他們去一趟派出所,問一點情況,一會兒就回來。我想趁此機會我正好和他們講講天安門自焚的事。我當時坐在車上,感覺自己高大、自豪、榮幸。

到了派出所坐定後,他們的指導員就問我:「你煉到哪一個層次了?」我馬上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他又問:「天安門自焚是咋回事?」我說:「俺師父在《轉法輪》中都講了,任何物體都是有生命的,煉功人不能殺生,只要是正法修煉,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都不能殺生,而且還說自殺都屬於殺生。我相信他不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人絕對不會自殺。」

正講著,所長來了,然後他兇巴巴的大聲呵斥到:「你是某某某吧。你甚麼時間煉的功,家裏有幾口人,在單位幹啥的,我們都了解的非常清楚。像你煉法輪功的,將來對你丈夫的工作、孩子上學都會受影響。」看到我閉著眼,不理睬他(我在發正念),他更氣急敗壞,就開始罵師父。我立即說:「你不准罵人,是共產黨教你罵人的?」同時我發正念,再罵讓他嘴疼,當時他就住嘴了。然後他們又逼我寫保證書,我拒絕了。

接著他們又把我帶到另一個院裏,我當時就想:無論帶到哪兒,都別想動了我的心。在另一個院裏,我又接著給看我的人講了真相,最後他們看我心不動,也沒了轍,把我放了。

二、突破家庭束縛

接著,家庭中的心性關接踵而來,我丈夫是一個正經的老實人,怕事。我幾次被公安帶走,抄家,他都替我擔心的不得了。所以,我看書後,都要藏起來,否則,被他發現,就要藏起來,不給我了。有一次,我看後忘了把書放起來,出門想起,趕忙回來,已找不到了。我就一個一個電話的打,他聽到我說不把書給我,我就不去上班了,無奈,他乖乖的回來把書甩給了我,並惡狠狠的甩了一句:「走在路上叫車壓死你。」我兒子聽見後對我說:「媽媽,我爸罵你,你也不生氣。」我說:「媽媽是煉法輪功的,不生氣。」

又有一次,我給一個同修送資料,剛走到大門口,他堵住大門攔住我,不讓我出去,嘴裏還罵罵咧咧。我厲聲說,今天就是離了婚也得去。他撒了手。其實我知道他是擔心我。

在家我就給他講真相,是我的善良打動了他,打這以後,同修和我發資料,只要我說出去一趟,他就隨口說:橋頭上等著哩(那是我們集合的地方)。臨了,說一句,照護著點。

三、面對面講真相

這幾年我和另一位同修互相配合,帶上資料去農村走街串巷,理智、智慧的把真相資料送到有緣人的手中,一般都是面對面講真相,在講真相、促三退的同時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有接受的、有反對的、也有舉報的,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的走過來了。發資料的過程中我也修去了各種執著的心。現簡單的介紹一下在救度眾生這方面的做法。

有一次,我一人坐車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我把資料從門下邊塞進門去,被這家人發現。我抽身就走,後邊就喊:站住,站住。那人拽著我就說:「你放俺家裏的是啥?」我說:「請你打開看一下,上邊寫的是『金種子』。」她說:「不識字。」我說:「那你就給家人看看,對你們有好處。」她說:「有好處,你咋不當面給我。」

我聽後很震驚,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理應做到堂堂正正。我內心很慚愧,腦海中反覆迴盪著「有好處你咋不當面給我」這句話。從此之後,每次我發資料時,都是面對面的送到眾生手中,給他們講真相。我覺的手遞手發資料,比散發資料效果還好。我認為他只要接住,就會看下去,不會造成資料的損壞。我經常和同修互相配合,過程當中,正念正行,心中不要摻雜任何雜念,心繫眾生,

前幾年,剛發真相資料時,因我工作在鄉鎮,騎摩托車下鄉搞生產,路過村口,有一人在村口地裏拉土,我拿一份資料送給他。我說:「請您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對您有好處。」他收下資料放進口袋說了一聲,「好,謝謝你。」我轉身離去,剛走到車前,心想忘了交待他,轉身又折了回來說:「請您看後傳給您的親朋好友,讓他們也能夠受益。」他說:「當你說看後對我有好處時,我就想到讓他們看了。」我聽後很感動,回頭走時淚水簌簌而下,心裏喊著師父、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弟子只要有救度眾生這一念,您就能安排、在做,沒有您這洪大的慈悲,弟子能做甚麼?!

記的有一次,在集市場講真相,我買了一點東西,大約三元多,對方說:「零錢不要了。」我說:「不,給你整錢你找吧,我不會佔你的小便宜的。你做生意也不容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吃驚的問:「你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煉法輪功的。」他說:「你不怕我舉報你?」我說:「修煉法輪功都是叫人做好人,怎麼能舉報好人哪?只有邪惡的人,才會幹這邪惡的事情。」我又從頭到尾把法輪功真相講給他,後來把大法書又借給他看。他非常激動,也明白了修煉法輪功的人是一群甚麼樣的人。

有一次早上帶了幾十本《九評共產黨》和一個同修一起到農村去發。當時很多村民在家門口吃飯,我們發著正念,一本一本的將《九評》送到有緣人手中,村民們都很高興的收下,並向我們致謝。我們圍著村子一路走過去。發完後我們還在一處地方停下來,總結經驗、教訓,吃了一點自帶的乾糧,然後我倆又往另一個地方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我們把名字一一的記到一個本子上。

一路走來發給人家都很順利,不由的同修內心欣喜的說:今天還怪順的。說著從對面過來一人,我拿出資料說:「送您一本書,會給您帶來幸福、平安、健康。」那人說:「不要、不要」,頭也不回的就騎車走了。我悟到這是同修心生歡喜造成的後果。所以無論出去講真相或發放真相資料都要保持純淨的心態,才能達到好的效果。

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到這個村去講三退,一個老大爺說:「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呀。前些時有兩個女的來發書,有人報告到公安局,警車一會兒可開來了,圍著村子轉了半天,到處向人打聽,也沒有抓到人。你可要小心哪。」這時我才知道那天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們才能安全的返回。

通過這幾年的講真相,總能感覺到共產黨的不得人心。有一次,碰到一個年輕的司機在路邊休息,我上前說:「送給你一個光盤,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他拿著光盤,猶豫著,接著我說:「這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也是神傳文化,誰看對誰有好處,身體不舒服的多看幾遍,對身體都有好處,同時傳給親朋好友,都能從中受益。」他很樂意的接受。同時我又給他一個《九評》光碟,他看了看說:「這是評共產黨好的還是壞的,如果是評共產黨好的,我都不看了,評它壞的,我看。」我說: 「那你一看便知,」他說:「那好那好。」

我們幾乎都是一星期下一次鄉,每一次都是帶上幾十本,多的時候一到二百本真相資料、《九評》及光碟,還不能滿足眾生盼得救的心。一到這時,我就會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

又一次我們到一農村去發,好多農民圍著我們倆要資料,忽聽有一人大聲的吼道,幹啥的?邊上有一個人對我們說:過來的人是專門抓法輪功的,你們可要當心呀。還沒等說完,有二個穿著很時髦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看到周圍的人手裏拿著小冊子,瞪著眼說:「誰發的?」我非常平靜的說:「我發的。」然後他對我說:「你光給他們,不給我。」這時他說話的聲音就降低了。我聽後想笑,就給他了一份資料。

通過這幾年講真相、救眾生的實踐,我覺的應每天學好法,修好自己,無論是講真相、發資料、光盤那真是水到渠成的事。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