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不能被人說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師父在連續發表幾篇經文之後,又接著發表了《曼哈頓講法》,師父在講法中語重心長,特別指出了大法弟子普遍存在不能被人說的心,用「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加重加強語氣,字裏行間流露出師父對我們的殷切期望。我感到師父在為我們著急,大法對大法弟子們提出了更高更嚴的要求。正法洪勢也快速推進刻不容緩。

可是,找我自己,這方面差距還很大,我就一直有師父講的這種不能讓人說的心,回想少年時期,一直是班幹部,當過幾年的班長,被老師重視,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同學們學習的榜樣,我從小是在讚揚聲中長大的,聽多了好話,養成了一種虛榮心,愛面子的執著,自我意識很強,修煉後長期都沒有重視它,沒想要怎樣修去它,更沒有向內找,這顆心漸漸的變的不易察覺。慈悲的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安排了許多提高的機會。

《轉法輪》中:「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十年來我就是一直在魔難中摔打,不僅有邪惡迫害帶來的巨難,與同修之間的魔難也很大,特別是我從黑窩出來後,沒有住所,被同修誤會是特務,被同修排斥,真是魔難重重,心裏很痛苦,眼淚流了不少,師父利用同修不斷點化我:「你找找你自己,為甚麼魔難那麼大?」遺憾的是我把同修的話當作耳邊風,為同修錯怪我心生怒氣,忿忿不平,那顆不能被人說的心被觸動了,只想聽好話,順心話,固守人的觀念,沉溺在個人的痛苦中,不向內找,不向內修,在魔難中我沒有把它當成修煉昇華的好機會,反而向外推,使提高的機會一次又一次錯過,真是像師父說的那樣:「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

直到最近我與一位老年同修之間發生了激烈的矛盾,表面上看是雙方的年齡性格、生活習慣等方面差異很大,實際上是舊勢力在利用我們之間的淵緣,雙方的業力來製造間隔,鑽我們人心的空子,同修總是提醒我:「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我並沒有察覺自己那顆愛聽好話的虛榮心與證實自我的顯示心,心裏老大不高興,心想:我是要放下自我,可你做的怎樣了呢?盯著同修的不足,看他不順眼,那顆不能被人說的心下面,掩蓋的都是一些骯髒的人心與執著,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好奇心在與同修的心性摩擦中一覽無遺,爭鬥心一起來,還與他激烈的爭吵,可吵完了又知道錯了,怎麼又沒守住心性?修煉就是那麼難呀!為甚麼向內找自己的時候,還要去先找別人呢?為甚麼不能做到無條件向內找,發生的這些事能是偶然的嗎?為甚麼不能向修的好的同修看齊呢?就是不願意修自己,這還叫修煉嗎?!不能總這麼差勁呀。我心裏暗下決心!我一定要把這個關過去,多看同修的優點看他修的好的一面,多找自己,我知道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再次安排提高的機會。

有一次買DVD救度眾生一事,在錢的問題上我們又發生了分歧,由於我利益之心作梗,誤解了同修,還說了些刺激同修的不好聽的話。當同修正準備去退還DVD時,一句話突然打進我腦子:「那是絕對要去你們心的。」我馬上意識到自己做錯了,趕緊向同修道歉,但講出去的話已經收不回了,同修回來後,他又把DVD拿出來,他說其他同修鼓勵我們好好配合。我又從新給道歉,但感到心裏還有甚麼東西堵在那裏,在拿起筆寫稿子時,我又重溫師父《曼哈頓講法》:「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

這篇稿子改了很多次,成稿之前自以為還寫的不錯,同修卻指出不足,於是我又重寫,寫好再拿給他,他還說不行,並拿來同修寫的文章給我參考,我感到那顆不能被人說的心又有點想動,我馬上用正念清除,告誡自己,你是大法弟子,要放下自我,按同修正確的意見去做。內心立刻坦然了,寫稿子的過程也是修煉提高和理性昇華的過程。

感謝師父慈悲點悟,使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從不知道向內修到現在知道如何向內找,我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以回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