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馬三家勞教所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2008年奧運前後,來自全國的不同省市一批一批的法輪功女學員被劫持到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女所遭到殘酷的迫害,有的來自北京、黑龍江、河北、河南、四川、吉林與遼寧等地,但以遼寧的大法學員為主體。這些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在馬三家勞教所女所的三大隊,也有一部份被關到其它大隊。

這些被綁架去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都是五、六十歲的老年婦女。女所三大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從2007年下半年的幾十人,到2008年下半年高峰期的300人左右。三大隊又具體分為東、西崗。即東崗主要關押那些堅定的不放棄信仰的學員。(註﹕東崗部份監室的窗戶上用白布或報紙糊上,目地是不讓外面的人看到監室內的情況。法輪功學員們受酷刑折磨與恐嚇威脅都是在這樣的房間內進行。)

對於新抓來的法輪功學員,女所三大隊一般先採取問話的方式,觀察其反應,利用亂法者趙永華(曾經是某大學講師,學心理學的)經常以講故事的方式,進行誘導、欺騙個別學法不實的學員放棄修煉而邪悟;亂法者苑淑珍(原撫順市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對大法斷章取義、欺騙、恐嚇那些學法不深的、有執著的學員轉化。她們造謠說明慧網報導的十八名女學員投入男牢房是假的。趙永華、苑淑珍每月掙勞教所的黑心錢,勞教所利用她倆的目地是欺騙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以便得到惡黨的獎賞和老老實實的為勞教所做奴工創收。

勞教所對那些堅定的、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嚴加管理,連上廁所都要有人寸步不離的跟隨,壓制她們,不許她們說話,不許互相幫助,那些有困難的學員。如果發現有誰幫助她們,就會被反映到大隊裏,遭到嚴厲訓斥。

女所還有一參與迫害的衛生所,是女所的附屬單位。女所要迫害哪個學員,往往先到衛生所檢查身體(一般主要指有心臟病和血壓高的人),後需大夫點頭。對於有病的不能出奴工的也要經過大夫同意。但對於這樣的學員控制非常嚴,身體實在不行的,但在經濟上也要付出很多(自付藥費)。衛生所還主要參與對絕食學員的迫害,利用灌食、灌藥加以迫害。衛生所有三名醫、護人員:醫生胡某,護士 陳兵 (主要參與者),護士相某(缺人時來替班)。

除此之外,女所各個方面調動極為頻繁,包括警察人員變動、法輪功學員放物品的房間及居住的房間時有變動。三大隊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僅二年間就換了四個:王曉峰(2007年11月初調到所部)、石宇(2007年12月末調到勞教所院部)、張卓慧(2009年任三大隊教導員)、張環(現任)。此外三大隊還有一抓全面的大隊長張君。

記得被劫持來最多的一批法輪功學員是50人,是由北京勞教調遣處轉調過去的。這批法輪功學員很多是老北京人,她們對法輪大法非常堅定。堅信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修煉,所以在重大的壓力和殘酷的刑罰面前仍堅定修煉。

2008年7月中旬,即奧運前夕,為了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學員,此勞教所公安分局調出大批男惡警,以公安分局局長劉勇帶隊,進駐女所三大隊。

三大隊把各個分隊的學員進行了調整,把堅定的不放棄信仰的學員都集中在三大隊的東崗,成立了所謂的嚴管隊,並分設為一分隊、二分隊、三分隊和特管分隊,每分隊都由分局的一名男惡警強制管理。此外,勞教所的惡警頭目馬吉山,也經常來親自指揮迫害。他們強制法輪功學員在烈日下訓練,有很多是五十多歲、六十多歲的老年婦女,有的因為遭受長期的迫害,沒有自由,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然而勞教所惡警們在中共邪黨的灌輸教唆下,完全沒有對與錯、善與惡的是非標準,人的思想都是變異的,扭曲的。他們有共產邪黨撐腰而為所欲為,為了權和錢違背良心幹壞事,他們明知道這些人都是好人,與那些刑事犯罪人員有本質上的區別,為了討好中共邪黨,不斷的迫害這些年邁的(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這批男惡警在2008年9月17日才撤出。

勞教所用各種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背「犯人行為規範(三十條)」,強迫唱馬三家勞教所院歌,如果有誰不背或不唱,警察就會大打出手或遭受各種體罰。強迫法輪功學員向警察起立問好和做各種奴役勞動,強迫法輪功學員戴胸卡穿號服,不允許她們在號內隨意說話,還搞假的月考核,寫假的「三書」,即警察寫好之後,強迫法輪功學員簽字畫押,如果不配合就遭到毒打、吊銬等各種方式的折磨,恐嚇威脅或使勁拽拉,強制摁押;強制法輪功學員照像,誰不照就幾個人摁住強制照。

法輪功學員為堅持「真善忍」信仰,抵制各種非人道和非人性的殘酷迫害,承受著難以想像的巨大痛苦與折磨。下面僅舉幾例:

夏寧,遼寧省興城縣人,56歲,2008年5月被當地公安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在馬三家夏寧為抵制迫害,一直在絕食,並以各種方式反迫害:拒絕做奴工勞動、拒絕戴胸卡、拒絕穿號服、拒絕向警察起立問好、不簽字等。因此勞教所把她作為重點迫害對像之一。對她迫害的刑法有吊銬、抻刑、電棍電、木板條打、雙腳踩頭、打嘴巴、抹芥末油、灌大蒜、強制按指紋、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把人銬在死人床上捆綁大腿、人身侮辱、辱罵、騎在身上用木板毆打、把夏寧銬在三角庫裏三天三宿不讓睡覺。

08年8月,被折磨的滿頭白髮的夏寧走路都打晃、骨瘦如柴,惡警為了加劇對夏寧的迫害,採取兩~三天灌一次食,還強迫她在烈日下拔草。惡警為了使夏寧放棄「真善忍」,以站立的姿勢用手銬將雙手銬在鐵架上,至少半年以上。長期罰站、罰坐小板凳。夏寧因不穿勞教服和以盤腿姿勢經常被惡警察潘溢喜、苑某等人毆打,身上又青又紫。腿、腳因長期罰站出現嚴重浮腫,手被抻銬後手指無力、十分怕涼。2009年7月份,因夏寧夜間煉功被值班隊長苑某用腳踩在腦袋上毒打她;此後,夏寧因不穿號服被潘大隊長等人毒打並不讓穿衣服進行人身污辱。

徐慧,59歲,遼寧省錦州市人,於2007年9月由北京調遣處轉至馬三家勞教所進行殘酷迫害。為抵制迫害,徐慧以絕食、拒絕背所規、拒絕唱院歌、拒絕戴胸卡、拒絕向警察起立問好、拒絕做奴工、拒絕簽字、不照相等各種方式反迫害。因此馬三家勞教所把徐慧作為重點迫害對像之一。對徐慧迫害的主要酷刑有:抻刑、吊銬、盪鞦韆、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牙被撬掉三顆、灌不明藥物(勞教所叫廢功一號、二號)、打嘴巴、用腳踢、手被銬在暖氣管上三天三宿沒讓睡覺、雙手被銬在三角庫的鐵梯子上三天三宿不讓睡覺、灌芥末油、天冷時把窗打開有意凍人並找理由說是空氣不好放味、用導管導胃液讓徐慧嘗、憋尿、長期銬在死人床上、強制摁指紋、長期罰站、罰坐小板凳。

07年11月初,為加重對徐慧的迫害,馬三家勞教所與女所共同策劃了一場利用開口器迫害徐慧的計劃。勞教所惡警頭目馬吉山與女所所長周勤親自參與了這場迫害。她們把徐慧雙手銬在死人床上,馬吉山親自動手把徐慧嘴用開口器撐至極限,綁牢。再由衛生所護士陳兵動手灌不明藥物,(他們叫廢功一號、二號)每天上、下午各兩小時撐嘴,持續了八、九天時間。徐慧嘴唇與骰內側被撐破,劇痛難忍,因而導致心臟持續疼痛,她們一邊殘酷的折磨徐慧,一邊給灌心臟藥和救心丹。

2007年11月,大隊長石宇(於2007年12月底被調到勞教所院部)把徐慧帶到一個事先安排好的庫房,石宇等人把徐慧雙手用手銬抻銬在二層床裏吊起來,雙腿捆綁在一起,石宇又在綁在腿上的捆繩上牽了一根繩,另一端她牽在手裏,一拉起來再一放鬆,即把整個身體懸起來,再放下,再拉起來,來迴盪鞦韆,然後再在懸起來的身體用腳使勁踹。這位59歲的老年婦女,骨瘦如柴,體重只有80多斤,經過4天兩宿的殘酷折磨,人已面目皆非,手銬被深深陷進肉裏,慘不忍睹,表皮的傷口將近兩個來月才癒合,但雙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覺,神經、肌肉嚴重受到損傷。雙臂不能向內側彎曲,惡警為了迫使徐慧屈服,一直把她單獨關在一庫房裏,也不做按摩恢復,並經長時間憋尿。場景十分慘烈。手被銬在床上兩個多月,直至嘴被銬歪,(造成血液循環不好)才把她放開。造成徐慧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因不簽字被非法加期十五天,自2009年8月3日被放回,回家後,徐慧雙臂伸、彎吃力,雙手無力,十分怕涼,右手腕、指不能彎曲,經一家大醫院鑑定:雙上肢周圍神經神經源性損害。

2008年6月,為了加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女所經過周密的部署,又臨時抽調了兩名有迫害「經驗」又十分殘忍兇悍的女惡警楊玉和董彬,調到三大隊參與迫害。董彬把徐慧抻到死人床上,用粘條帶把徐慧受傷的雙手、臂纏在死人床上,雙腳被捆綁住,由衛生所護士陳兵用開口器撬開嘴撐至極限,再使勁往牙床上壓,即把開口器狠狠擠壓進牙縫裏,(一顆牙被撬歪,一顆牙被撬折斷,頭頂上還放錄音機播放罵大法與師父的話。)再灌食。每天持續撐至6小時,期間不讓上廁所。此酷刑一直持續了九天。她們一邊殘酷的折磨徐慧,一邊灌搶救藥物、心臟藥、降壓藥,一知情者說:救護車就在外面等著。只要出了勞教所的門,人死了就不是勞教所的責任。看的出來,他們是想把人往死裏弄,所長周勤等相關警察在走廊處等候。徐慧嘴被撬破,慘不忍睹,腫起老高。撬後嘴不能合上,當時說不了話。

張連英,北京人,於2008年奧運前,由北京調遣處轉至馬三家勞教所殘酷迫害。張連英由於堅持信仰,也是馬三家勞教所重點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僅一年時間,對她進行至少十七、八次以各種方式進行各種迫害,張多次被迫害的腰直不起來,雙手麻木數月之久,手指無力。張由於被長期折磨,血壓高達 200多,由於長期的被罰坐小板凳,腿部嚴重水腫,即便如此仍然不放鬆對她的迫害。一次,她因拒絕在考核上簽字,而遭抻、吊銬達八個多小時之久。抓住她的手強制摁押。張連英夫婦因信仰法輪大法而被多次勞教受盡折磨與摧殘。這次她的丈夫和她同時被勞教,其丈夫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家裏只剩下兩個女兒,最小的僅五歲,無依無靠。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拆散了,但任何不道德的和野蠻的行為與手段都無法改變一個堅定的修煉者的意志與信仰真善忍的心。張以不同方式抵制迫害,絕食、不向惡警起立問好、不在考核上簽字、不帶胸卡,因而遭受吊銬、抻刑、電擊肉體、挨嘴巴和種種體罰等等。我所了解的只是她承受的折磨的一點點。

劉豔琴,54歲,清源縣人,於2008年8月前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遭受迫害。她因拒絕背三十條而被長期罰站。(她的雙手曾被當地派出所吊致傷殘,)雙腿浮腫。有一次,她因沒向惡警起立問好,有兩個惡警強制拽她,大聲斥訓她,劉豔琴就喊「法輪大法好」,後被惡警王豔萍等人(原女所管教科科長現任一大隊大隊長)吊起來,嘴用透明膠纏上,手指纏上鐵絲在身上來回電擊。一邊電一邊毒打,殘酷的折磨長達幾個小時,後逼迫她寫背叛大法和師父的三書(被拒絕)並遭到董彬的毒打。劉現在被轉移到特管大隊。又多次遭到惡警潘紅然(潘秋研)大隊長(諧音)、彭濤等人的毒打和電擊。

劉世琴,遼寧本溪人,65歲,2008年被當地公安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進行迫害。這位老人修煉後身心受益,深感法輪大法好,在勞教所因十六、七次喊「法輪大法好」,而每次都遭到毒打與酷刑。身體各處多次出現青紫。例:有一次劉世琴因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拽到辦公室遭到惡警董彬等人的毆打和酷刑(抻刑),眼眶被打的青紫。還有一次被值班的惡警隊長潘溢喜用腳猛踹,從門一直踹到靠裏側的床邊,右肋被踹的青紫,一個多月才恢復正常。三十幾歲的男惡警張良、彭濤也多次參與了對劉世琴老人的毒打,一次鼻樑被打腫…。

孫淑傑,黑龍江省雙鴨山市人,54歲,由於不放棄信仰經常被惡人用語言攻擊,有一次被惡人毆打昏厥,昏厥後頭部不斷顫抖、十分怕聽聲音(孫曾受過腦外傷)。孫因不簽考核被拽到小號用電棍電擊、威脅。

此外遭到不同程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盛連英、張印英、張敏、吳娟、李宏、王孝雲、趙淑琴、桃玉琴、吳葉菊、蘆琳、耿麗、邱麗琴、賈亞輝、蘇微等等。

2009年7月7日,為了加重對法輪功與上訪人員(不修煉常人)的迫害,勞教所女所成立了特管大隊。地點在勞教所女所主樓後面的一所新建的二層小樓。三大隊中的特管分隊其中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這裏,她們的名字是:遼寧省清源縣的劉豔琴、遼寧省錦州市的徐慧、遼寧省本溪的劉世琴、北京的張連英、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的孫淑傑、遼寧省興城縣的夏寧。另外還有一大隊、二大隊的三名普通上訪人員也被關在這裏。

特管大隊的管理人員由從一大隊調過來的姓潘的(大隊長)女惡警負責,有兩名分隊長王某和何某分別主管(即法輪功、普通上訪人員)和兩名男警察、(做打手的)和十名值班的警察日夜看守。潘大隊長與男警察彭濤每天輪流到號內巡視、發威,製造恐怖氣氛。

這座二層小樓在建造上很特別,每個囚室內有兩扇大窗戶,而每扇大窗戶只有一小扇可以開關,其它部份全是密封的,窗戶外罩上一層鐵絲網,門是帶遙控的帶鐵管的電子門。(樓內還有一專門折磨大法弟子的刑房。)夏天窗戶上沒有紗窗,蚊子、飛蟲成群往屋裏飛,每天晚上室內至少有七、八十隻蚊子,當法輪功學員跟潘大隊長反映此情況時,她卻說:你們想開窗戶就別怕咬,想關窗戶就別怕悶,這裏是特管隊。

特管大隊的伙食極差,一日三餐全是粗糧,吃的菜經常是只有幾片菜的很稀的湯,沒有開水,只能喝涼水。一樓的監室比較封閉,輕易不准外面的人到這裏來,就連四防人員送飯也只能送到指定的地點。特管大隊的學員不許與家屬接見、不許與家人打電話、不許通信、不許買食品等東西。

在這裏還需要說明的是:所謂的特管隊,用勞教所警察的話說,就是嚴加特殊管理。特管隊成立初期沒有命名,只是把幾個身體受到嚴重迫害的、被關「單間」的大法弟子歸到了一起,(多數都是50多歲往上的)專門由五個警察日夜值班看守。在這期間,勞教所惡警頭目馬吉山等人多次來此發威。2008年某月,馬吉山等一幫人來此處後,讓這幾個老太太都起立,大家沒有起立,馬等人便大吵大嚷,61歲的老年大法弟子王玲(鐵嶺)跟他們講道理,他們拽王玲,王玲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把王玲雙手吊銬在床攔上,嘴用透明膠使勁纏上;馬又來到徐慧床邊,從床上拎起徐慧的雙肩狠狠把她墩坐在小凳子上,然後用布條把徐慧綁坐在小凳子上,徐慧喊「迫害大法弟子罪大無邊,法輪大法好」,馬抓起徐慧雙肩連人帶凳啪啪在地上墩,綁坐的凳腿被墩折了;盛連英(大連)同樣遭到此折磨,盛連英喊「法輪大法好」,嘴又被警察用透明膠給緊緊的纏上,潘溢喜又用腳使勁踹盛連英;大隊長張君大聲斥訓58歲的周桂敏(鞍山),周喊「法輪大法好」,張君用手銬把周桂敏雙手吊銬在床欄上。

2008年6月份,即奧運前夕,為了配合中共加大迫害法輪功,勞教所將要關押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女所也做了系統充份的安排:購進了很多床墊,同時也要解散這個特殊的房間,逼這幾個大法弟子到各個分隊去幹活。因此三大隊根據每個人的不同狀態分別一一加以折磨。她們把劉惠芳(丹東)帶到隔壁的房間折磨,一天一宿沒讓回號裏睡覺;次日把手、腳、心臟都有毛病的王孝鳳(撫順)帶到同一房間,把雙手銬在死人床上折磨、強制上醫院檢查、強制灌食;王孝鳳被逼走後,把瘦弱並心肌缺血的盛連英(大連)強行銬在死人床上,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每天6個小時,中間不許上廁所,折磨兩天半;盛連英被逼到西崗後,對61 歲的患有高血壓症的王玲恐嚇,讓她回西崗分隊;把骨瘦如柴並雙手被手銬嚴重抻傷的徐慧強行銬在死人床上,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每天6個小時,中間不許上便所,折磨9天;(如前所述)後又改換由每天灌食一小盆半增加到八小盆,(分四次灌,每次兩小盆,外加兩飯勺葷油)衛生所三名獄醫為此輪流倒班給徐慧灌食,造成嚴重噁心、欲吐、積食。直到2008年7月勞教所公安分局接管西崗。(如前所述)

馬三家勞動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花樣翻新,舉不勝舉,罪行累累,罄竹難書。以上所揭示的也只是這一時期馬三家勞教所女所迫害大法弟子全部罪行的冰山一角。由於條件所限,目前許多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殘酷迫害的慘烈場面還無法全部一一記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