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馬三家女教所一大隊迫害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馬三家教養院,也就是馬三家勞教所(女所)有三個大隊,一、二大隊是普教為主的大隊,三大隊是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因為一、二大隊的奴工勞役活兒量大,再加上勞教所出於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經常把三大隊的大法弟子調下來幹活兒,從精神上、肉體上進行雙重迫害。這裏敘述的是一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

一大隊警察頭目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教養院將警察李明玉調入一大隊當大隊長,將原大隊長張君調入三大隊,這樣一大隊的正副大隊長是李明玉、張春光、周謙。

二零零九年六月下旬,教養院將王燕萍、龍岩、張宇調入一大隊,加上兩月前調入的孫彬,組成了四個人的大隊班子,與此同時,兩個分隊的隊長,也同時互相調整,一分隊隊長陳秀梅,二分隊隊長趙國榮,上半年還是二分隊的隊長,下半年就變成了一分隊的隊長。

隨著奴工活兒的變化,分隊警察之間也作大幅度調整。但無論怎麼變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沒有變,迫害的恐怖氛圍沒有變。

勞教所利用所謂「百分考核」進行迫害

在教養院,有一個所謂的「百分考核」,由於大法弟子拒絕背「三十條」、唱歌等,所以考核結果是減不了期的,甚至稍不如警察的意,就給加期,這裏沒有法律可言。

每當月末「考核」簽字時,大部份大法弟子都不簽,這樣警察就強制攥著手簽,甚至用打人的辦法逼著簽。

由於大法弟子是陸陸續續從三大隊給轉來的,所以警察陸陸續續的挨個迫害。這個月狠整三、五個人,下個月再整三、五個人,只要不配合她們,她們就挨個整,用「不讓通電話,不讓家人接見」等威脅,威脅不成,就打人。當大法弟子指出她們違法時,她們卻說「願上哪告上哪告」。也確實告不了,她們可以隨意扣壓你的信,將你的紙、筆作為「違禁品」沒收,將大法弟子的行李袋,「不動產」(平時不常用的)袋隨意搜查,將你的工具箱、人身搜查個遍。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十月八日兩天,一大隊對一分隊,二分隊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她們雇來了男警打手彭濤、張良等對不簽「考核」的大法弟子王春英(55歲,大連)、齊志紅、王俊豔、(40多歲,葫蘆島)、閆俊華(40多歲,撫順)、張英林(51歲,海城)、仲淑娟(55歲,大連)等人拳打腳踢、電棍電,同時上大掛(酷刑的一種)平均二十多個小時,凡是在「考核」上不簽字的,都被打、被電棍電,她們是:張國珍、(51歲,阜新)、滕世雲(55,鞍山)、林均燕(51歲,大連)、趙淑芹(47歲,北京)張淑霞(北京)、盧林(42歲,四川)、蘇南(四川)、張淑豐(山東)、裏麗(55歲,北京)、劉淑芝(60歲,北京)、朱淑蘭(58歲,遼陽)、孫小香(58歲,北京)、陳利榮(大連)、劉振玲、侯國寧(58歲,北京)、夏燕、李社蓮、張淑蘭等(記得不全)。

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大法弟子王春英在零七年十一月下到一大隊,因拒簽「考核」,被上「大掛」十六個小時。零八年十月七日,拒簽「考核」被上「大掛」二十三個小時,時間過去快一年了,她的手嚴重肌肉萎縮,要去醫院檢查,不讓去。

齊志紅被上「大掛」折磨的精神失常。

張英林被「大掛」三天兩宿的折磨,胳膊用不上勁,生活上難以自理,就是因為這樣幹不了活兒,惡警張春光逼她幹,她幹不了,張春光就叫唐巍(普教、30多歲,鞍山人)看著她,在棉絮飛揚、塵土滿面的彈棉車間裏,不讓她帶圍巾、口罩,罰她站著。在繼十月八日的「考核」後、十二月末的一次「考核」 簽字上,張春光、王廣雲還逼她簽,張春光就使勁拽著她胳膊逼迫她簽,結果張英林胳膊骨折更厲害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仲淑娟被惡警趙國榮使用一種圓形的頭帶把的東西打了,那東西會自動彈起、回落,只打幾下子(臉、鼻子、嘴)鼻子就出血了,兩天兩宿的「大掛」折磨,回來走路踉踉蹌蹌,手伸不直,臉部青紫,鼻樑塌陷,就是這樣,還逼迫她在最髒最累的彈棉車間照樣幹活兒。

林均燕自從被非法關押馬三家以後,身體虛弱,心電圖異常,血壓高,當她幹不了活兒時,惡警就逼她去量血壓,逼她吃藥,不吃就得照樣幹活兒。七月三十一日,林均燕拒絕在「考核」上簽字,趙國榮就叫管琳(警察)、趙薇(吸毒犯,30多歲,瀋陽人),楊丹(吸毒犯)、國磊(吸毒犯、35歲,本溪人)圍著毆打她將她的右側軟肋踢傷,晚上睡覺躺不了,躺著翻身起來都痛。十月八日,因林均燕不簽字,三個「四防」(監視全大隊人員的普教)將她拖著進辦公室的地上,一男惡警(不知姓名)從背後狠踢了三腳,她一下就暈過去了。等醒的時候,一女惡警叫囂:「剛才怎麼不一下得腦血栓死了,這多省事。給她灌藥,廢功一號,廢功二號,從她血液裏到骨頭裏,將她的功全廢了。」。惡警張春光、趙國榮輪番拿著電棍電她,看她沒甚麼反映,趙國榮發現電棍的觸頭兒沒了,就到林均燕的身上找,邊找邊說:「叫她賠!叫她賠!電棍一百六、七十元。」張春光用手打夠了就把雜誌捲成卷打,還威脅要給林均燕上「大掛」。這樣林均燕被銬在暖氣管上十二個小時,不讓上廁所,不給飯吃,惡警還強行往她嘴裏塞藥。

零八年六月,勞教所開了一個所謂的演講會,利用演講會攻擊大法,大法弟子張國珍帶頭喊「法輪大法好」,把壞人嚇壞了,惡警張春光給她上大掛十幾個小時,回來後,走路須攙著走,兩手腕都是泡。十月七日,因為拒簽「考核」,被張春光等人用鞋底打,用電棍電了三個多小時。

騰世雲,高血壓常在二百三左右,就是這樣,惡警張春光等人照樣打她,她被打得都迷糊了。

十一月末,北京大法弟子孫小香拒簽考核,當中午12點回牢房的時候,被惡警趙國榮攔住,帶到行李房那邊,趙國榮和張春光打她,在這邊的走廊裏都能聽到她痛苦的慘叫聲。打了幾乎兩小時,趙國榮又將她帶回彈棉車間,逼她照樣幹活。她手都拿不住布(她幹的是鋪布的活兒),一邊咳嗽著,一邊捂著胸口怕震動,還吐血,在別人的幫助下,才能幹一些活兒,晚上教室「上課」,她咳的聲音都撕裂著大家的心,憋的聲音都變調兒,一晚上同牢房的人難受的都沒睡著覺。

信淑華(58歲,本溪)從零八年三月被非法關押馬三家,從來就不幹活兒、不簽「考核」、不上課。零八年五月十八日絕食五天被李明玉等人強行灌食,灌不明藥物,然後上「大掛」,六天六宿後,人瘦得皮包骨,走路需扶著,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晚八時五十分左右,「坐班」(監視分隊牢房人員的普教)看到信淑華煉功,報告給了值班的王燕萍。王燕萍叫「四防」把她拖出去,她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歸法輪大法管,不歸邪黨管」。信淑華被拖到行李房那邊,兩腿被綁著,兩手分別銬在暖氣管上,不讓上廁所,不給飯吃,給她灌藥,把她綁在死人床上,用手銬刨她的全身,尤其膝蓋,腳踝骨,大腿內側都青一塊,紫一塊,然後用開口器將她的嘴撐開,第二天又折磨了六、七個小時。這次參與迫害信淑華的惡警是:王燕萍、尤岩、孫彬、項柏風、項奎麗、孫美等人。

趙淑琴,零八年六月對三大隊邪悟的人講真相,被惡警張春光給上「大掛」。零九年五月四日,趙淑琴拒絕戴牌,被張春光毒打,過了兩天趙淑琴摔倒在食堂裏,而後就精神恍惚了,後被兩人二十四小時輪班看著。

報廢設備照用 人命安全不保

彈棉車間用於彈棉的大機器,據說是六、七十年代的老設備,早就應該報廢了。教養院為了賺錢,接了棉活兒,照樣用這些報廢的設備,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的命當回事。

車間裏棉絮飛揚,灰塵撲面,機器只要一開,一會兒地面便是一層絮絨,那些警察們都不進車間,在外面溜達著、坐著。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二分隊到彈棉車間幹活。分隊二惡警頭目趙國榮幾天都不進車間工場,車間裏完全交給唐巍(普教、吸毒),幹甚麼就她說了算。

惡警原來強行讓大家統一上廁所,唐巍後來就不讓去了,只准一個一個請假。因為流水作業,誰去方便就會攢一大堆棉活兒,那唐巍就可以隨便罵誰,打誰,她也藉機打大法弟子。裏麗、蘇南就被她打過。她們還想盡一切辦法間隔大家,大法弟子到哪兒「包夾」跟到哪兒。

因為定額量大,那時晚上都加班到8點半,白天大機器開,人都在機器上,大機器停,就把大機器上下來的人又給安排一套活兒,幾乎是一頂兩人用。有一個普教(王娜)因為幹活被柔棉機把手壓傷了,趙國榮說她違章操作,藥費自付,還加期處理。

彈棉車間裏有棉花自燃現象,發現了,惡警讓滅了燃火點接著幹活。其實惡警是明知有危險。有一天,大機器幹活的人發現有異常的煙味,就停機尋找燃火點,當時把周謙找來,看的結果是機器裏冒煙了。她竟叫「四防」把唯一的一個進出門鎖上,不讓出去,屋內煙霧瀰漫,很嗆人。

就是這樣一個最髒最累的車間,危險時時在威脅著人們,教養院不顧人的生命安全,還照樣生產,除了一個人一個月兩個口罩之外,沒有任何排塵、勞動保護設施,完全是違背國家勞動安全保護法的。

惡警常用酷刑、暴力折磨大法弟子

零九年過年後,大法弟子張國珍、盧琳、仲淑娟拒絕幹奴工活兒,被惡警李明玉、張春光在二月十一日給上「大掛」酷刑,張國珍被上「大掛」二十五個小時,盧琳十幾個小時,仲淑娟七個小時。

今年六月下旬,盧琳又一次拒絕幹奴工活兒,被惡警王燕萍等人上大掛四十多個小時。在馬三家教養院,盧琳從三大隊到一大隊,被「大掛」酷刑迫害六次。

今年四月份,教養院的潘秋研調來當一分隊隊長。因為唐魏(待工)分活要求沒講清,致使張淑霞幹活有誤(其它工序也有誤),又由於她分工不合理,裏麗活兒幹不出來,她在車間大吵大嚷之後,告訴潘秋研,潘秋研就將大法弟子張淑霞、裏麗分別叫到庫房,劈頭蓋臉大打一通。另一次潘秋研因為張國珍沒問她好,叫到庫房把她打了。

劉淑枝,六十歲,在車間幹活兒,趙薇(帶工)就叫她幹別的活兒,她沒去,解釋了一下,趙薇就用下流話罵她。接著惡警孫彬就過來了,把她叫到了庫房,扇她六、七個嘴巴子,還說「你不知道我孫彬打人狠哪!你沒聽說嗎?」

所謂「人性化」管理是幌子

在一大隊,周謙在一次會上說現在是「人性化」管理了。其實所謂「人性化」管理根本是幌子,對大法弟子的非人迫害從沒有停過。

今年七月份,大法弟子劉霞被從三大隊轉到一大隊,到月末劉霞不簽「考核」,惡警尤岩毒打她,還在她背後寫著誣蔑大法的邪惡語言。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王燕萍、尤岩和分隊隊長分別找大法弟子進行所謂摸底,當尤岩問到邢茹敏的時候,她回答了「法輪大法好」。尤岩立刻就打她,並給她加期。

張國珍經常盤腿幹活兒,惡警王燕萍不讓她盤,她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時,王燕萍就把她弄到庫房,與尤岩一起打她。張國珍經常在腿上蓋個衣服,惡警管琳就將蓋的衣服分別剪了,她就又蓋上褲子,管琳就又把褲子給剪了。有一次尤岩看了她蓋了個麻紗料的上衣,尤岩就將這件上衣給剪了,當張國珍說「你剪了,我留著作證」。尤岩馬上叫唐魏拿起扔垃圾箱去了。

現在,車間的奴工活兒任務緊,一分隊的活兒是馬夾、大衣領子,二分隊的活兒是大衣,大衣領子人造毛,遍地都是,連個口罩都不發,嚴重違反生產安全勞動保護法的。

從零八年至今,一大隊參與迫害和打大法弟子的警察有:李明玉、張春光、周謙、趙國榮、陳秀梅、項柏鳳、項奎麗、孫美、高鸞、翟豔輝、李秀玲、管琳、潘秋研、王廣雲、王燕萍、尤岩、孫彬等,這是公開打大法弟子的,還有不知道的。因為大法弟子人身沒有自由,有些事情還不知道,所以知道的只是一點而已。

「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所有的警察們能夠了解真相,善待大法弟子其實就是善待你們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