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對幾名大法弟子的殘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奧運前,北京勞教所把郎冬月等多名堅定大法修煉的北京大法弟子,轉移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一路上惡警害怕她們喊出聲,給每個人戴上只能看到眼睛的面具,到馬三家後,大法弟子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立即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惡警們蜂擁而上,拳打腳踢的往樓上拖拉,一名惡警拿來了刑具把郎冬月銬在上下床的上層,雙腳離地吊起來,又用開口器把嘴撐開,一撐半天。

郎冬月在心裏請師父幫助,那刑具開口器便「啪」的裂開了;她的雙手也從手銬中抽了出來,雙腳落地,站在地上。多半天後,惡警進來發現各種刑具都不在郎冬月身上,問外邊的人誰進來給打開的,郎冬月說:這是法輪大法的威力。惡警問郎冬月還喊不喊了,郎冬月不配合他們,不斷的發正念,跟他們講真相。一名男惡警惡狠狠的對人說:給她上大刑,讓她嘗嘗北京沒有的刑具。於是就把郎冬月拖拉到四樓。

四樓是專門迫害大法弟子施酷刑的地方。北京大法弟子張連英,張印英、盛連英、張淑賢、蘇微、李麗被劫持在那裏,蘇微和李麗被酷刑折磨的遍體鱗傷,不能動,兩個手腕流著黃血水;張印英滿嘴的牙齒被惡警用電棍全部打掉。盛連英不配合惡警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灌食時嘴唇被惡警劉勇拿大勺子砍破兩個大口子,怕別人看見,強迫她戴上口罩。就這樣,惡警還用電棍電她的面部、肚子、大腿、陰道,電擊完後,銬在鐵門上。惡警不斷的酷刑迫害折磨她,刑期已滿,又延長半年。

大法弟子趙淑琴被惡警拖拉到四樓扔在屋裏,臉部右邊撞在桌角上鮮血直流,後背衣服被磨爛,血肉模糊,還用電棍打她的頭,把她和張連英綁在死人床、抻床上,用開口器撐著她們的嘴。現在趙淑琴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生命處於極度危險狀況。

被迫害最嚴重的就是大連大法弟子吳葉菊,惡警把她直接帶到四樓刑具室,用各種刑具對她進行迫害摧殘。女惡警王淑珍、張羽用電棍把她牙齒砸掉,臉部、眼睛打的變了形,像五馬分屍一樣上大掛抻,八個惡警按住她用牙刷刷她的陰道,綁在死人床上灌食,勞教期滿後,又延長20多天被當地610接走,到洗腦班強迫轉化,她不放棄信仰,腿被打斷。又送大連勞教所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郎冬月四次被非法勞教。

第一次2000年一2001年被勞教一年,在北京調遣處被惡警打的胳膊骨折。第二次2002年一2003年7月被勞教一年半、在北京勞教所被迫害罰站腿部血管崩裂。第三次2004年1月一2006年7月被勞教二年半,在北京調遣處遭到綁死人床,灌食等惡毒迫害。第四次2007年2月一2009年7月被勞教二年半,在北京調遣處迫害一年半後,因開奧運會轉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於2009年7月31日回到家中,但她被惡警迫害的雙手麻木,失去知覺,不能幹活。

郎冬月被劫持在北京勞教調遣處,拒絕簽三書,被惡警付文奇指使吸毒犯馬強、薛梅在二、三月份的大冬天把衣服扒光,地上潑上水,凍成冰把郎冬月按在冰上凍著,郎冬月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惡警就用抹布堵她的嘴。郎冬月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惡警就用抹布捂住鼻子和眼睛,用牙刷把嘴撬開灌食,灌得她肚子脹的很鼓,行動不了,痛苦不堪。在這種情況下,惡警又指使犯人給郎冬月穿著小號的鞋,拳打腳踢,來回拉著走,使灌食後的食物又吐出來。

到四隊後,惡警張冬梅每天都強制大法弟子罵大法、罵師父,如果不罵,就拳打腳踢,不讓吃,不讓喝,不讓睡,不讓大小便,大冬天不讓穿衣服,開著門凍著。為了阻止郎冬月再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惡警張冬梅、吸毒犯馬強、薛梅就用帶著髒血的衛生巾,往她嘴裏塞,髒血從嘴角往外流,他們抓住郎冬月的頭向後拽,讓髒血往肚子裏流,還扒光衣服往身上潑涼水。四個人按住往陰道裏塞東西。同時被迫害還有大法弟子王金鳳、催國華、趙淑雲、常學玲、王貴平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