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地獄馬三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是遼寧省的省級勞教所,這裏的邪惡程度簡直難以言表,是每一個不親身體驗者無法想像的。

這裏可以剝奪所有在押人員(包括刑事犯)的一切權利,包括睡覺、大小便、刷牙、洗臉、說話、看病、吃飯、個人財物的使用等。但是刑事犯也可以通過以足夠多的金錢去交換別人的生命,有的刑事犯把人打傷、打死,在這裏也可逍遙法外,因為錢可以堵上獄警的嘴,可以讓中共的所謂法律成為一紙空文。普世人的生存權利在這裏被泯滅,是非顛倒、暗無天日。

以下是我──一個普通的中國公民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親眼所看到的一切,當然這不可能是全部,僅僅是冰山一角。

1.買來的勞教

據馬三家勞教所的勞教人員講送來的勞教人員是花錢從各地買來的,根據各地區的情況價錢各不相同。北京的800元/人 ,大連的400元/人, 其他地區的200-300元/人(上海的除外,瀋陽市內的不詳)。

2.超強體力的奴役勞動

為甚麼要花錢買人呢,這裏當然大有文章了,中共的貪官絕不會做賠本的買賣的。這些被買來的勞教人員他們就成為馬三家勞教所合法的奴隸,每個人就像機器一樣被使用。他們在這裏的生活十分簡單,就是無論你做甚麼,一切以勞教所警察經濟利益為第一──勞動、賺錢。

在2008年8月11日之前,每天早上四、五點起床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幹活,每天的任務量很大,不論個體的情況如何,如有病的、傷殘的、年歲大而幹活慢的、手腳不靈活的任務量全是一樣,唯一的藉口就是:別人能幹完的,你也一樣能幹完,就是幹活快的一般也得幹到晚上九、十點,慢的連軸轉(就是白天、夜裏都幹活),幹不完不讓睡覺。

在2007年秋收,二所六隊白天下地割稻子,因為很多人沒見過稻子,幹稻田活累的東倒西歪,回來還得幹手工藝,一連三天三宿沒閤眼,不論哪樣任務完不成都會被電棍電或遭到「四防」(四防是刑事犯,大多是花錢當的,主要是替隊長看管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在押人員)的毆打。在奧運前男一所、二所的奴役勞動時間也都很長,晚上九、十點收工是很正常的事,五大隊在奧運會的前四、五天干到了凌晨四點。

馬三家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是三大隊。沒成立之前的07年至08年9月,來到男所的法輪功學員都得幹奴工,這裏的普犯只要幹活就有減期,而法輪功學員不寫「三書」幹了也白幹,而且奴工量一點也不少。法輪功學員許尚龍就因沒聽從八大隊惡警的無理要求而遭受到了毒打。孫洪凱因起腳氣,腳大面積潰爛、紅腫而引起發燒疼痛不止數月之久,不但沒人管沒人問,每日還要被逼出工。這裏的老年人沒進來之前都是退了休的也要參加奴役勞動,而且任務也不比年輕的少。

普教的人身權利也得不到保障。馬耀綜殘疾人,因病一腿不能正常行走(拄雙拐),也要與正常人一樣下地幹農活割稻子。李長喜因車禍一腿被釘鋼板還未拆就被送到馬三家,痛苦不堪。馬三家勞教所怕花錢,不想給其治療,拖了數月(在這期間得不到任何藥物治療與休息)並強迫參加奴役勞動,到伙房就餐都非常困難,每天上下樓數次苦不堪言,最後因感染嚴重,勞教所怕擔責任,才送醫院就診。據這裏的普教講只要人還喘氣、還能動就不算有病,就得幹活,除非倒下不動了、沒氣了死了,「哦,這是真有病。」

3.被剝奪自由與強盜的管理體制

在這裏被關押的人沒有一點自由,連最基本的大小便都沒有自由,更不用說其它的方面。馬三家二所共三個大隊:五隊、六隊和八隊,這三個大隊的大小便全是統一去,過後想去,警察不給假,就得憋著,而且去的時間很緊,小便的剛便完,「四防」就開喊:「快點、快點」,大便的被吹得心裏緊張,乾著急便不下來。在這裏不僅是大小便要快,幹活、吃飯、洗漱、還是取送睡覺的行李,一切都是「快點、快點」。

三大隊(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大隊)成立後,管理上的嚴酷性比普教有過之而無不及,連夜間大小便都規定時間,在規定的時間內不許去廁所,有些年歲大的尿頻,好起夜,「四防」就有意憋人,憋的快尿了褲子也不讓去。在二所人是不許隨便說話的,有一次法輪功學員董祥(遼寧朝陽人)就說了一句話,被「四防」孫玉軍暴打一頓後,送到惡警隊長王漢宇那裏,又遭到一頓毒打,臉上留下了清晰血紅的手印,還迫使其罰站到午夜。其他法輪功學員也被株連,被罰坐小板凳。

4 酷刑折磨

三大隊還逼迫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寫「三書」、開「揭批會」、強制背守則、看電視節目、學習、走路喊口號等,不寫的、反悔的或其它事項不配合的就酷刑折磨,沒有任何道理可講。剛被送到三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強制寫所謂的「三書」,不寫,先是惡警與「四防」的體罰恐嚇,這招不好使就用電棍電、把人綁吊在床上(一種酷刑)或幾個惡警把人摁在地上劈腿。如果誰寫完「三書」反悔或在所謂的考試中寫出了惡警不滿意的答案就會重複以上的迫害。三大隊所謂的「考試」試題其實是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心理的摸底調查,目的是迫害要反正的曾經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是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威脅與恐嚇。

在「學習」時,一邊講有死亡名額,不「轉化」就把人往死裏整,如果誰不愛聽惡警的胡說八道,或不背守則、不聽不看惡黨的電視、不學不唱惡黨的歌,就會遭到毒打和體罰。所寫的作業也是警察造假欺騙上級做政績用的,其實上級也知道,只是裝傻而已。法輪功大隊的「學習」有相當一部份時間也背勞教守則,有時惡警也「講課」。但這些全是被錄像的惡警邀功的籌碼,如果這些不符合了惡警的利益就會立即撤銷「學習」全部下到勞動現場做奴工。用「四防」的話說就是:不論命令對錯就是服從,沒有為甚麼,也不要問為甚麼,只有主動服從與被動服從。(被動服從是指用暴力強制服從)

以下為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簡例:(因勞教所內部迫害較為隱蔽,平時與同修談及此事較少也比較概括,故較為簡練)

(1)趙飛(大連),2007年9月,被劫持馬三家勞教所二所八大隊,因在食堂喊「法輪大法好」慘遭迫害,當場被「四防」毆打很嚴重,趙飛反迫害而絕食,二所八大隊對趙飛加重迫害,趙飛在絕食期間,體力不支無力行走,八隊惡警唆使「四防」叫其下樓吃飯為由加重迫害他,每到吃飯時都被兩「四防」拽住雙腿大頭朝下(頭貼地)拖著走,(從四樓拖到一樓再拖到伙房,然後再拖回四樓每天三頓飯都是如此,大約有十多天。)八隊在四樓,趙飛被拖之處滿是血跡。07年11月15日左右被送醫院,後來情況不詳。

(2)李來防(北京)08年被劫持馬三家勞教所二所六隊,在食堂喊「法輪大法好」被「四防」當眾毆打,後絕食抗議,被關進密室進行迫害約十五日,於2009年年底轉至一所三大隊後,情況不詳。

(3)崔德軍(遼寧瓦房店人)因忍受不了長時間的酷刑折磨,在奧運期間他與一普犯闖出馬三家勞教所,兩天後被抓回來,送到六隊雙手銬在床上兩個月,後送到一所三大隊強迫轉化,被施多種酷刑(明慧網有報導)有劈腿、吊行等。

(4)撫順的法輪功學員劉玉、羅純貴(55歲)、趙連凱(60歲)剛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下車就喊「法輪大法好」被數名惡警摁倒在地用電棍電擊嘴部,嘴部被電腫大無法進食數日,其狀慘不忍睹。

(5)孫毅因不放棄「真善忍」,被強制「轉化」、洗腦、施多種酷刑等,後仍不配合其「轉化」而遭體罰,後其絕食抗議三個月。用過的刑罰有抻刑、灌芥末油、用開口器長時間撬嘴等。

(6)蔡超剛到三大隊因不放棄信仰,被三大隊的惡警(王彥民、蘇巨峰、劉俊等)拳打腳踢後被上抻刑三次,最後一次被於江用電棍電背後數次,背部被電出了好多口子。之後又被惡警金山、蘇巨峰、劉俊劈腿,之後又雙手被扣在死人床上,準備長期迫害。又叫其他「轉化」的人做工作。因被抻刑和劈腿雙臂數日內無法正常上舉、左手大拇指不能動,雙腿被劈的拉傷走路困難,惡警為了掩蓋惡行說是裝的。

(7)李海龍(內蒙)因不「轉化」被用抻刑連續抻五小時,導致雙臂、雙腿嚴重拉傷,數日不癒,被惡警說成是裝的,還因此繼續迫害他,叫「四防」看著他做蹲起。

5.掠奪錢財

被勞教人員在自己帳上有錢,警察不給他,拿勞教人員的錢迫害勞教人員(強制灌食、輸不明藥物,然後隨意扣錢),惡警亂搞賬目欺騙勞教(做假帳),私人財產非法沒收,警察借勞教所的東西就不還,三大隊公用的搓子、掃把、拖布全是勞教拿錢買。

二所大米飯裏摻沙子,發糕要麼不熟、要麼酸的倒牙,要麼小的不夠吃。

2007年底稻子裝車,一天三車,一車數十噸,一天卻只給兩頓飯吃,一所在大年三十吃的和平時一樣是發糕、白菜湯,只不過平時吃的白菜土豆湯裏的白菜葉爛的更多,土豆是黑心的;大年初一和初五吃的餃子根本不給飽吃,好多人只好自己在勞教所食雜店買吃的。一所、二所的飯盆說是由各大隊輪換刷,其實很少刷,經常是用過的摞在一起下次接著用。

飯堂的衛生根本沒人管,二所的自來水有一股很濃的臭味,燒完的水渾濁不堪,有很多的沉澱物,沒燒的水沖便池,留下了黃綠色痕跡,這裏的被關押人員每天做飯、喝的、生活用水全是這種水。

這裏一年四季全是冷水洗澡,好多人因環境惡劣得了皮膚病,有的得了濕疹的;有的得疥瘡的;有的長蝨子的。

在馬三家勞教所有的大隊幾個月不讓洗衣洗澡,內衣洗完都是紅色的。有的得經過允許才讓洗衣服,但洗衣服和洗漱是在一起洗,時間短根本幹不完,而且洗完也沒地方晾。

6.造假的檢查

在檢查人員到來之前大隊就會得到消息,提前做好準備等待檢查人的到來:比如背守則,大隊提前好幾天就開始每個人過關,白天大隊怕耽誤幹活不讓背,晚上收工熬夜背。再比如衛生在檢查的前一兩天公共衛生就開始細緻的打掃,而個人衛生沒人管,只要表面整潔、短髮、牢服在檢查時乾淨就行。而像洗澡、內衣的換洗、因髒所導致的皮膚病、起蝨子等問題無人管,在這方面二所造假最專業。檢查來的前一天現發的白被單、白褥單、臉盆、毛巾、牙缸、香皂盒不許用,檢查完了再收回,下回檢查接著用。那些打人、罵人、卡、拿、要、偷、以各種方式利用手中的權力勒索、刁難他人向其索要財物的「四防」卻受到隊長的包庇。

在馬三家勞教所,因環境極其惡劣,吃的差、睡的少、環境骯髒、心理壓力極重等因素,幾乎可以使每一個健康進來的好人變成渾身是病的殘廢,你要是一病不起,還要你自己掏錢來治病,真是慘無人道。因此關在這裏的每個人都想著快點離開這座人間地獄。2008年8月至2008年12月四個月內,連著兩次有人逃跑,「逃跑事件」最終驚動了中共高層,致使馬三家勞教所的法西斯統治再度升級。現在那裏的關押人員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在此我呼籲所有的善良人士再一次關注馬三家勞教所的非人道的迫害,救救在那裏被關押的中國老百姓們,特別是沒有任何錯誤而遭到非法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們,他們的付出難道還不足以讓我們看到中共的邪惡嗎?遠離中共,找回真正屬於中華民族的信仰與良知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