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家人同修過病業關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由於母親(同修)家庭觀念及親情很重,長期被家庭瑣事束縛著,一直沒有擺脫出來,三件事做的拖拖拉拉,甚至做也是在我督促的情況下被動的做。有時身體哪兒不舒服了,還時常吃藥。我每次去她家勸她,她也只是表面應酬,找客觀理由為自己開脫。

今年七月底,母親由於長時間咳嗽、咳痰,有時很嚴重,在父親(常人)和親屬的勸說下,去了外地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癌晚期」。

我聽到此事時也感到很震驚,但我很快意識到,這是母親長期執著常人事,因礙於常人的面子看孩子,被孩子拖累的寸步難離,即使有時孩子沒在身邊也是牽腸掛肚,問寒問暖的,沒能溶於本地區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整體中,這是有漏,被邪惡抓住了迫害的把柄。我知道,這件事不是偶然出現的,必須站在法上面對這件事。我一方面找自己,看存在甚麼問題,一方面在想我該如何幫助她?當時我雖跟母親在法理上交流了很多,但突然出現這種情況,她也不知所措,加之法理不清,心也不定,在家中常人的執意勸說下,還是動了要住院治療的心。第二天母親就住進了外地醫院。

接下來我該怎麼辦?不能就這樣看著她靠醫院治療,這樣走下去是很危險的。我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師父安排的路,這是邪惡安排的路。我想這件事應告訴同修們,交流一下,聽聽大家怎麼說。當晚集體學法時,我把此事告訴了同修們,同修們先發了正念,然後對此進行了交流,大家都談了各自的看法。

有的說:邪惡雖然以病魔形式迫害同修,但也是對著我們整體和眾生得救來的,是想干擾我們做救度眾生的事,所以今後大家幫她發正念時可加上「絕不允許邪惡以這種方式迫害同修,給救度眾生帶來負面影響和干擾,也不允許以這種方式干擾我們本地區大法弟子整體圓容,整體提高」,要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

也有的說:我們要用強大的正念清除干擾你母親的邪惡,加持她的正念,我們是修煉人,那醫院不是我們住的地方,醫院也治不了超常的病,再有,有時間我想和您一起去看看她,幫她找找自己的執著,幫她從法理上提高。

還有的說:出現這樣問題我們都應對照法理向內找,看看我們自身、我們整體還有甚麼漏,如果我們整體形成合力,邪惡的迫害將煙消雲散。

當時我也說了自己的看法:一方面同修幫發正念,另一方必須要面對面跟她切磋,幫助她在法上提高上來。

之後的幾天,我每次把見到母親的情況都回來及時的和學法小組進行反饋,再把同修們的看法回來反饋母親聽,幫她從法理上提高,加持她的正念,大家也在持續的發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惡生命。她自己也找到了一些不足:對孫女親情太重,時間充足也沒走出來集體學法,平時小關沒過好,一點點就積攢成一大關,再有三件事也沒做好。

經過多次的跟母親交流,我再去看母親時,她的精神狀態好多了,咳嗽也輕了,而且她還說看見了自己坐在蓮花中在空中飄的景象,她自己也悟到是師父點化她該回家了。我也藉此鼓勵她說:「師父一直在管你,讓你看到景象,就看你怎樣選擇了。」但當時院方對母親說,這種情況只有化療或放療治療方法,而且還不能保證治癒,加之我家親屬也執意說:花多少錢也得治。其實母親看到同修們的鼓勵和幫助,也想出院,不想住了,她自己也說:「住在這裏真是給大法抹黑啊!都覺的對不起師父。」但還是沒下決心。

過了兩天,我和甲同修一同來醫院看她,進行了長時間交流。甲同修對我母親談到:「『七﹒二零』以後師父沒有安排這麼大病業關,既然已經得法了,就應把心一橫,把它當成一關,去留由師父。」我也說:「這是一次考驗,是一次生死大關,我們的路很窄,沒有別的路可以選擇,只有這一條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一定能走過來。」我們跟她說了很多,當時母親很認同,信心也有了,正念也足了,決定這幾天讓我辦出院手續,並說其實她也不想來,只是家人執意勸說才來的。聽母親這樣說,我和甲同修都很高興,也感受到同修們對她的幫助和鼓勵所起的作用,在這關鍵時刻,幫她樹立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信心。

我給母親辦了出院,母親回家後,很快就走出來溶入大法弟子的整體中,參加了集體學法,並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她跟我說:「我根本不想這件事,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一次,她跟我講,她左肺部位疼痛了兩天,真是難受極了,可她就把它當成是一關,是生死關,就堅定的信師信法,而且還求師父救她,不能讓邪惡把她帶走,她還要做好三件事救眾生。在這種情況下,她也沒再想去吃藥甚麼的,當時不管多麼疼痛難忍,就這樣憑著對師父的正信,兩天後,她終於堅持了過來。

一次,我和母親發正念時,大概發到半小時時,她說看到一隻很白的手從左側肋部進去把肺裏的一個黑東西給拿了出來了,說拿的時候拿到最後好像皮筋似的不太好拽,還用手比劃著拿出的東西有多麼多麼大(大概乒乓球那麼大)。我當時沒在意,說繼續發正念,不用管它(我以為是她自心生魔)。就這樣我倆又發了半小時正念後,她又跟我說剛才看到的景象,而且還說,又看到左肺在眼前顯現出來,看上去一點毛病都沒有,上面還有清晰的氣管。這我才意識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幫她把那個不好的物質在另外空間給拿掉了,把那個難化解了,是師父在鼓勵她。當時我倆都很感動,知道師父不願放棄每一個大法弟子,即使弟子修的不好,拖了師父正法的後腿,師父也依然呵護著大法弟子,等待著不爭氣的弟子儘快的趕上來,真的是無法用語言表述師父洪大的慈悲。這件事我倆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母親的信心也更足了。

兩個多月的時間,母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放下生死念,終於從病魔中走了過來。整個過程,本地區學法小組同修,能堅定的站在法上思考、對待此事,經常面對面的同她交流,幫助她發正念,加持她的正念,幫她找到許多執著和人的觀念,使她一步步的能在法理上提高上來。

試想,這樣的生死關,如果沒有同修的幫助,看她當時的狀態是很難走正的,而且又是老年同修,骨子裏形成的人的觀念還很多。這次我也切身感受到了同修之間整體配合、整體提高所體現出的作用──當我們遇到急待解決的事情時,大家都能站在法上悟正、整體形成合力,法的威力將體現出來,事情就會向好的方面轉變。其實我們的標準達到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這件事情在我家親屬間震動很大,親屬們切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們前前後後熱心的鼓勵和幫助我母親,都很感動,尤其師父把母親肺部根本問題拿掉這件事,使周圍的親屬對大法的超常和神奇都感到很驚訝,對大法的態度也開始轉變了,有兩名親人主動接觸大法,開始看《轉法輪》,還索要大法方面的光盤看。我母親也開始藉此大法神奇之事利用來講真相勸三退。

通過這件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平時對父母關心不夠,去她家很少,當勸說她又不起多大作用時,也就不願多說了,這是只管自己,不管她人,有很強的自私心,有時還生出了怨氣心。自己三件事有時懈怠,求安逸。

也勸那些還執著於常人事的、執著親情的同修,趕快走出來溶於整體中,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救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自己的一點淺顯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