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派出所所長是吃甚麼長大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今年六月份,蘭州市的一個城管隊長蘇進親率隊員夥同派出所警察暴力執法,把眾多小販們的攤子推倒,從而激起民憤,被眾多民眾圍住暴打至跪地求饒。有人大罵:「你是吃屎長大的嗎?這樣糟蹋東西,該打,打死這狗東西。」還有人逼著問他:「你是吃甚麼長大的?」

蘇進當然不是吃屎長大的,他是吃飯長大的,而且他的飯錢也就是所謂的工資,也都是納稅人納的稅錢。靠老百姓養活著的中共官員反過來騎在老百姓頭上作威作福,被痛打一頓也是罪有應得。可是比蘇進更不是東西的中共官員還多的是,他們盤踞在中共各級政府的要害部門,對無辜的老百姓進行恣意的盤剝和施虐。

據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的報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時,原黑龍江省雙鴨山礦務局運輸處醫院五十三歲的女醫生齊淑豔,和另一大法弟子在建設路向陽派出所附近,被兩名警察強行劫持到向陽派出所。當天下午,向陽派出所的一個副所長,瘋狂的向齊淑豔前胸及面部雙拳猛擊。齊淑豔被打後的第4天,感到胸部疼痛難忍,咳嗽與翻身都不敢,必須用手按住左胸才行。胸部第八肋處能夠觸及到有隆起的部份,按時疼痛。拍X光片發現第八肋有一裂紋性骨折。

報導中沒有提及這個副所長的名字和年齡,也沒有說到他的性別,但無論年齡大小,是男是女,都說明他是一個沒有人性的變態的人。打人本身就是不對,為甚麼還專打臉部和胸部,以至打得胸部肋骨骨折。女人的胸部就是乳房,他毒打一個老太太的胸部,不是變態是甚麼?能有一點人性嗎?

對一個女性的污辱就是對所有女性的污辱,包括他的母親。母親用自己的乳汁哺育孩子,這是上天賜予人類哺育後代的方式。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個副所長是吃甚麼長大的?他有母親嗎?

人類是一個群體,不可能單獨存在,也不可能只有一個家庭的延續。這個副所長也只能有一個母親,但是他和他的母親都離不開社會,大家都是人類群體中的一員。對母親的尊重是天下所有人的共識,對他人母親乳房的施暴就是對所有母親的褻瀆。

蘇進被人打跪在地後遭到喝問:「你是吃甚麼長大的?」這個副所長毒打女人的胸部,我們也要問一問:「這個派出所所長是吃甚麼長大的?」

當然他也是母親生養的,也是一口一口的吮吸著母親的乳汁長大的。只是他長大以後又改吃了中共黨媽媽的狼奶了,所以才如此的人性全無。從這個派出所所長的獸行上我們看到了他真正的獸性,這也是許多認中共為娘的中共黨徒的共同特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