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集體控告是大勇之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二零零九年八月,被非法關押在中國黑龍江省大慶監獄的五十六位(保守人數)法輪功修煉人的家屬與親朋在去大慶市監獄管理科、駐監獄檢察室、大慶市檢察院、大慶市司法局、黑龍江省司法廳、中共司法部、全國人大等部門上訪後,狀告無門,求援無助。於是向國際社會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出投訴,控告大慶監獄的犯罪行為。

殘酷迫害是中共的國家政策

十年來,在大慶監獄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中被迫害致死的至少就有九人,他們是,於勇泉、王洪德、許基善、袁清江、朱洪兵、李敏、倪文奎、周樹海、趙慶山。其中的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職工朱洪兵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強行灌食,下胃管。一次被惡人把一碗稀釋的「奶粉」全灌進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葉全都潰爛,導致後來心臟衰竭。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期後監獄拒不放人,朱洪兵絕食抵制直到生命垂危之際,家人接出來後發現他的雙肺嚴重萎縮,朱洪兵痛苦的維持了六個月後,於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這種迫害造成的心肺衰竭使人疲勞、手腳冰冷、呼吸困難,從一個健康的人到每天的呼吸都是一種折磨,到含冤離世,家屬也遭受重大的打擊, 而這一切的原因卻只是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在上訪過程中,家屬們發現國家機關或司法部門如出一轍的不作為,在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陳樹安到大慶監獄檢查時,王英傑當著陳樹安和大慶監獄領導班子成員一行十多人的面前,把法輪功學員付文昌從床上頭朝下拽到地上進行毆打,而沒有遭到任何制止,這本身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是國家政策,而不是個人的行為。如果沒有上級一級級的允許,監獄工作人員為保自己的飯碗,怎敢在上司面前動手打人。

全國各地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獄和勞教所,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司空見慣的事情,迫害不嚴重的地方,其原因不是因為中共所謂「春風化雨」、「人道關懷」的畫皮政策,而是因為那裏的相關人員了解了真相,良知尚存,沒有去執行中共的國家政策。時至今日,迫害仍然存在著,只是因為中共的遮掩沒有被全社會了解。

揭露迫害是大勇之舉

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親朋,面對迫害,沒有選擇逃避或屈服強權,反過來責怪自己的親人,像在文革中一樣主動劃清界限,而是選擇了集體為自己的親人上書,向國際社會呼籲,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大勇之舉。

在中共歷次對中國人的迫害中,其手段之殘酷,控制之嚴密,扭曲了一切正常的家庭倫理道德。妻子揭發丈夫,兒子批鬥父親,以劃清界限為榮,為的是逃避迫害,不被劃到中共的打擊對像一邊。連自己親人都不敢保護,譴責自己的親人而忽略迫害者,這是中國人在中共統治下的悲哀。

作為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親朋,深深知道自己的親友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人,看到自己親友受到迫害,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敢於站出來群體反迫害,這種勇氣是可嘉的,這也是在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暴、堅持正義和真理的正氣感召之下的大勇之舉。能夠克服恐懼,選擇反迫害,對於在中國社會裏長期被中共禁錮的人來說,是了不起的。對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來說,能夠在迫害下團結起來共同行事,也是不多見的例子。

在層層上訪無門的情況下,他們選擇了聯名向國際社會揭露迫害,聲援被迫害的學員,這本身對迫害者本身就是一個震懾。把責任人的罪狀記錄在案,白紙黑字的披露向國際社會,不但會讓國際社會的民眾了解到迫害的殘酷,也會帶來國際的反響和對迫害者的輿論壓力,幫助自己的親人。

在面對一個國家機器的迫害下,作為普通的民眾,能夠集體反迫害,他們的勇氣和良知,劃破了監獄的黑暗,也呼喚著世人的幫助。每個中國人的自救,需要的就是這種勇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