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前「被自焚」

——天安門自焚偽案是如何出籠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在時下的中國,「被增長」、「被就業」、「被小康」、「被自殺」、「被退休」和「被和諧」等「被字句」竄紅中國網絡和媒體。「被」字目前在中國竄紅到有人驚呼中國已經進入「被生活」的時代。中國網民開始大量用「被自殺」這個詞,是因為一連幾個引發社會反響的事件中,當事人之死因都被官方歸結為「自殺」,卻遭到公眾質疑。如,安徽阜陽「白宮」舉報人事件中,舉報人離奇死亡卻被當地警方認定為「自殺」,然後不了了之。「被自殺」被下的定義是「疑似於自殺的他殺」。

這個「被」字講的是一個違背事實而被強加的狀態,如果要找到源頭,全中國都知道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當屬影響最廣,最違背事實的「被事件」,可以說天安門前「被自焚」開了中國「被時代」的先河。

天安門自焚是迫害的需要

1999年7月,江澤民通過中共開動整部國家機器發起了對法輪大法的瘋狂迫害,一時氣燄十分囂張,但是到了2000年下半年,中共對大法的迫害起初的銳氣已失,許多中國人對輿論的造謠宣傳缺乏興趣,甚至厭倦了。大法弟子和平的講清真相中,人們認為煉功只是信仰問題,搞政治運動對付信仰是無事生非。法輪功學員們身邊的人們從行為上看到了他們的大善大忍,知道煉功人都是好人,從而對迫害產生反感,甚至對中共的指令陽奉陰違。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在廣東官員中,普遍存在「法輪功絕大多數是好人」,不該鎮壓等同情心理。所以廣東對法輪功的迫害比全國晚了一年。後來江澤民廣東南巡,親臨督戰,並以「進政治局當常委」的條件為交易, 促使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開始參與迫害法輪功,而第一批被勞教的學員中就有胡錦濤的大學同班同學張孟業。

史無前例的迫害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因此,一個欺世的謊言粉墨登場,這就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精心選用弱母幼女作犧牲品,用最殘忍的手段產生最殘忍的效果,以震顫人類同情、友愛、高尚心靈的方式,來提升政治栽贓的精神效果與攻擊力度。

自焚中包括了殺人、放火等最負面的因素,並通過當事人排練好的台詞栽贓到是法輪功教人去殺人放火,通過人們對受害者的同情,對殺人放火的恐懼,造成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

看到全國的電視在過年期間大規模的播放自焚的恐怖鏡頭,加上各式各樣的人等爭先恐後的在電視裏義憤填膺的「聲討」法輪功,為的是讓人們接受新華社的結論:法輪功導致了這些人自焚。這個先入為主的觀念一旦形成,人們就會自發的對法輪功產生敵意和仇恨,而這正是迫害者所急需的:人們對迫害法輪功的默認和支持,和進一步殘酷打擊法輪功的藉口。

天安門自焚是精心導演的一齣戲

天安門自焚這類通過火攻而為迫害開路的手法不是一件新鮮事,古羅馬暴君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信仰基督的人,這是基督教早期歷史上面臨的第一次大規模迫害。希特勒上台前,陰謀策劃了駭人聽聞的「國會縱火案」,然後嫁禍於人,為建立法西斯獨裁統治鋪平了道路。

天安門「被自焚」時間選定在大年除夕,因為逢年過節是法輪功學員進京人數最多的時候,選在這個時候搞自焚,不容易引起人們懷疑還容易引起人們的氣憤,覺得為自己的所謂「升天圓滿」竟然選在過年期間實在是沒有人性。地點選在天安門廣場,因為天安門廣場是中國的中心戲台,對中國有相當影響力的歷次歷史事件都發生於此。廣場上自焚的演員經過精心挑選和設計,用真正法輪功學員的名字來掩人耳目,王進東是懷有特殊任務的專業人員,劉春玲母女被許以重金酬勞,保證如同拍電影,放火後有安全措施,事後卻立即殺人滅口。

開始時新華社只提到五人自焚,王進東加上劉春玲母女和郝惠君母女,設計兩個花季少女來自焚,用央視春晚的慣用煽情手法賺取老百姓的眼淚。人們一激動,就不會用理智去思考問題;同時也加大了劇本的可信度,人們很難相信一個政府可以喪心病狂的把小女孩送去自焚,而順理成章的覺得是法輪功。之後為了需要又加上了劉葆榮和劉雲芳。一週後,演員從五個變成了七個,後來又加上了一個薛紅軍。劉春玲母女和陳果演的是被別人利用送死而引火燒身的苦角;劉葆榮演的是愚昧而令人生厭的老年婦女形像,是丑角;劉雲芳演的是背誦教義,蠻橫頑抗的邪教徒形像,是反角;薛紅軍演的是面目猥瑣、老奸巨猾的煽動別人送死的奸角。

自焚事件發生兩個小時之內,新華社即向全世界發布英文消息,稱五名「法輪功練習者」在天安門「自焚」,迫不及待地出成果。天安門自焚當然不是突發事件,對於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天安門前請願,中共從來就不是這樣處理的。天安門上到處是警察和便衣,看到像法輪功的都要強迫罵法輪功,查證件,五個人成功把汽油帶上天安門點上火,當天當班的統統要下崗;真的出了自焚的事情,河南駐京辦第一時間就要把這種惡性事件壓下來,以求自保;新華社要經過層層請示, 才能確定報不報,怎樣報,而且天安門前的事情也不是新華社能說了算的,以新華社的工作效率,大年除夕人人回家過年,兩個小時內能出中文新聞稿就已經是奇蹟了,何況是需要翻譯校對的英文稿。

多處穿幫是偶然中的必然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2001年8月14日與聯合國人權促進與保護附屬委員會上的發言稱(中共)政府一直聲稱法輪功是邪教並導致了死亡和家庭破裂,以此來使其對法輪功的恐怖主義行為合理化,國際教育發展組織的調查顯示正是中共政府帶來了死亡和隨之而來的家庭破裂,其(中共政府)已經對數千人使用了極端暴力和不可接受的拘留。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已經發現被中共政府引為法輪功「邪教」證明的自焚事件實際上是被策劃導演的。

這部被自焚的戲中穿幫鏡頭眾多,比較典型的主要有:「自焚」發生的時候,劉春玲的腦後結結實實挨了一悶棍,然後她才應聲倒地,與其說她是被燒死的,不如說她是被打死的;警察先到位然後自焚者才開始點火;天安門廣場並沒有滅火器,警察也從不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在火點起來一分鐘之內備齊幾十個滅火器及滅火毯;「自焚」的畫面遠、中、近景俱全,多部攝影機多角度同時拍攝,最近的拍攝距離「自焚」現場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豈能如此完備;新華社對於敏感新聞的發稿向來需要經過多次審稿,但這次兩小時內就發了英文稿,動作快得令人起疑;「自焚」的「王進東」全身燒得漆黑,卻能聲如洪鐘的坐在地上喊口號;「自焚」中嚴重燒傷的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割開後很快就能唱歌,完全不合醫學常理。

有幸看過自焚真相資料的人,經過自己的對比,很快就能發現自焚是假的,這引發了許多中國人的思考,中共是不是一直這樣欺騙中國人的。天安門自焚反而成了一個最有力的真相,這也是中共始料未及的。

為甚麼會穿幫?天安門的名字定在清朝,取「受命於天,安邦治國」之意。神目如電,人在做,天在看。在天安門前對著天撒謊,迫害百姓、禍亂中原,天理不容。舉頭三尺有青天,人可欺,天不可欺。邪惡利用中共集團自作聰明的在天安門前殺人放火逆天而行,還要利用天去騙人,當然天意不會讓其得逞,當然天要滅中共。中共利用利益和權力威逼利誘人們成為其迫害的工具,又有幾個人真心要迫害法輪功?不用心去做,當然會在造假中漏洞百出,不顧細節,留下諸多的線索讓人們能夠發現真相,了解真相。天理昭昭,真相當然會大白於天下。

生在「被時代」固然是一個悲哀,只被一言堂灌輸是更大的不幸。了解真相,不要被別人左右了自己的未來,這才是真正的為自己著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