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主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中共暴力奪權後,在中國的舞台上,中共不只是作為主角而存在,在一定的程度上,時隱時現的幕後的導演也是它,而配角則只能是廣大的人民群眾。導演還別有用心的把主角與配角的身份做了調換:稱配角為國家的主人,稱主角為人民的公僕。中共的這場戲始終伴隨著血腥與暴力。中共指向哪,老百姓就不得不撲向哪。中共叫鬥地主就鬥地主,叫打右派就打右派,叫放衛星就放衛星,叫煉鋼鐵就煉鋼鐵,叫破四舊就破四舊,叫打老師就打老師,叫批孔子就批孔子,叫打越南就打越南,叫改革開放就改革開放,叫批資產階級自由化就批資產階級自由化……只要主角提出,配角就不得不配合。從中共的黨魁永遠是舞台的核心;老百姓被迫圍繞著核心,把中國攪得天翻地覆,而且個個還都慷慨激昂、義憤填膺。

有人說六四的主角是學生。當然站在學生運動的立場上看,大學生是那場學潮的主角。從一個角度說明國家的主人也不永遠就心甘情願地充當配角的角色,他們也渴望著做真正的主人。要是站在歷史的角度上看,結合中共的本質來看,六四學潮就註定是一個悲劇,因為導演和主角始終沒有放鬆手中的權力,也沒有給配角串演主角的機會。

中共的極權本質決定了它的政權不可能與任何人分享,也容不得任何人的參與,包括最起碼的與學生平等對話,那都是不可能的。加上大學生與民眾意識中中共黨文化因素的作用,也根本擺脫不了受支配的地位。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所謂的開放後,意識形態的放寬是必然的,民眾自我意識的恢復也是必然的。然而,極權的中共在不能重新收緊意識形態的情況下,用武力對配角的僭越行為進行無聲的訓誡就成為中共必然的選擇了。

由此看來,中共的主角地位是和它貪婪、血腥的獨裁本質緊密的結合在一起的。在中共治下的中國社會,主角好像只能是中共的了。

然而,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功的出現卻改變了這一事實。

法輪功真的有這麼大的威力嗎?回答是肯定的。儘管當時的參與者和隨後的得法者,還沒有那麼明確的認識,但他博大精深的法理和再造人類輝煌的魄力,從傳出那一天起,便具有了劃時代的意義。法輪功直接揭示了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明確指出了做人的真正目的,並且教導人事事處處向內找。看似平和的法輪功卻能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加上法輪功修煉者遵循大法的指導在修煉實踐中的驗證,和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法輪功修煉者從內心深處把他當作一個真正的信仰而堅守著。

中國人有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和生命觀。就像中國的國粹中醫一樣,對人疾病的調理用的就是陰陽五行的辨證施治;國家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老子說的無為而治。而戰天鬥地又以整人殺人為能事的中共,本身就是一個宇宙的叛逆者。所以,中共邪靈在對中國人統治的過程中掌控最緊的就是意識形態。中共搞階級鬥爭也好,搞經濟建設也好,看的最重的就是中共的意識形態了。可想而知中共的意識形態是一個甚麼貨色了。它用暴力和謊言構築起了屬於它自己的意識形態,並強加給了中國人民。中國人的悲慘命運也就幾乎是註定的了。

然而,法輪功的出現,真、善、忍大法的傳出,卻成為中共意識形態的最大威脅。所以,大法傳出四年後,中共的喉舌便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誣蔑,國家新聞出版署也以「散布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功書籍。

短短七年間,已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李洪志先生親自教功傳法也就是兩年的時間,法輪功的洪傳完全靠「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傳播。大都是一人煉功受益後,便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如此傳播開來。法輪功的修煉人數一度呈幾何級數的方式增加。修煉大法的人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用大法的法理對照自己的言行,不斷的提高著自己。特別是在社會世風日下的現實中,法輪功學員的高境界行為起到了一種引領社會道德回升的作用。法輪功這面無形的道德旗幟,一度成為人們效仿的榜樣。

中共的本性決定了它不可能容忍法輪功這樣的影響群眾。從另一個角度說,誰是社會的主角?該如何定位?顯然,能影響他人的人就是社會的主角。不要說影響他人了,就是修煉者個人來講,他不隨著社會的波動而起伏,甘願遵從大法的教導修心向善的行為,就已經表明他是一個有頭腦有思想的理性的人。這樣的人,他雖說處於配角的地位,實質上他已經能主導自己了,不受中共意識形態的約束了,他是不是主角呢?特別是當這些人的道德品質越來越高尚的情況下,這些人的人數又越來越多的情況下,當慣了主角的中共就坐不住了。

就一個人來講,他能有自己的思想,能真正的主宰自己的命運,那他就是一個主角,他在社會上就能起到主角的作用。雖說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法輪功學員又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是普通的社會一員,他們更無意於成為社會的主角,但是,法輪功學員的道德的力量卻是不可限量的。被中共的歷次運動摔打出來的中國人,見慣了太多的暴力、血腥和欺詐的中國人,還不太可能相信善的力量能改變社會。然而,法輪功的出現,給了人們一個認識善的力量的機會。

十年前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震驚了世界,也震醒了國人。不只是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能一夜之間奔赴北京,更有這些修煉者高境界的行為。上萬人的場面,大家規規矩矩,互謙互讓;來自不同的地區,卻都一見如故;默默地不發一言,卻有一個共同的指向;代表提出的幾點訴求還都是那樣的通情達理。學員離去時,地上不見一片紙屑,連警察吸的煙頭也都被他們撿了起來……

這樣的場面是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都不可能見到的,也是絕大多數人想像不到的。當然也不是中共能夠左右得了的。

中共要是有一點起碼的人性,對法輪功採取「順其自然」的姿態,修煉人的高品質行為必將帶來社會的穩定和繁榮,那中共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是驕橫慣了的中共,把中國視為自己獨家的舞台,它狹隘的心胸絲毫沒有他人的位置,妒嫉的本性使它作出了置法輪功於死地而後快的選擇。前黨魁江澤民說:為甚麼法輪功說話,群眾就跟著走;而我們共產黨的話,群眾就不聽,我們共產黨是否已經面臨執政危機了?中共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功與中共「爭奪群眾」。很明顯,在中共和江澤民的眼裏,群眾只是一個工具而已,好像廣大的人民群眾天然的就是中共的奴隸一樣。

其實,大法選擇在中國傳出,是中國人的福份。而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卻又成了相當多的中國人的悲哀。站在整個人類文明發展的立場上看,法輪功在不在中國傳出,以甚麼樣的形式推廣,有沒有中共的迫害,都阻擋不了他走向世界的必然。法輪功及其修煉者註定是當今人類社會的主角。

中共選擇了迫害,從它作出選擇的那一刻起,便也註定了它為自己選擇了最邪惡的丑角來反襯法輪功這個主角走向世界。迫害的野蠻與凶殘超出了人類歷史上所有的罪惡,使用的手段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一次次的衝破人對邪惡所能想像的極限。造謠、栽贓、勞教、判刑、毒打、上繩、強姦、輪姦、毀容、剝奪睡眠、老虎凳、約束衣、性虐待、投入精神病院、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人體器官……種種罪行、斑斑血跡,中共猙獰面目的背後隱藏著發自本性的怯懦。

只有怯懦者才能使出如此滅絕人性的手段。在歷史上,中共的這些手段確實為它奴役中國人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這一切,對於大法修煉者來說,根本不起作用。中共是在用自身本性的邪惡和大法修煉者的慈悲在比拼,那麼,勝敗也就不言而喻了。

以中共極權之暴之威,況又處導演之位,竟未能動大法分毫。大法及其修煉者,面對邪惡不怯不懼,穩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大法弟子只是在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揭露邪黨的伎倆而已。

老子曰: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法輪功及其修煉者贏得世人的敬佩,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走的就是一條同化真、善、忍的路。與真、善、忍為敵者,其下場可想而知了。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直點中共的死穴,把中共的畫皮剝了個精光。中共的本質一旦被揭露,認清了中共的人士紛紛走向了解體中共的道路。「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數字日益增多的事實,使歷史上不可一世的中共看著滅亡的日期一天天的逼近而無可奈何、回天乏術。

從法輪功修煉者給世人講清真相中,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明白了,是大法弟子給了自己走向新生的希望。大法弟子巨大的付出,原來不是為了他自己,是為了救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中國人啊,只有大法弟子才配稱這個時代的主角啊。短短十幾年的時間,法輪大法傳遍五大洲、一百一十多個國家,獲得兩千多項政府部門的嘉獎;法輪功的書籍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世人正以驚異的目光看著大法弟子是如何主演正法這齣戲的。宋朝邵雍先生的預言詩《梅花詩》的最後一句說得明白:「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為家孰主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