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吃藥」是精心炮製的政治棍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其中充當迫害中先導作用的謠言之一就是說法輪功不叫人吃藥,死了一千四百多人。並且利用各級媒體,把只要和法輪功沾過邊的有病人都拉來湊數,還在醫院裏搜羅重病人,只要病人說自己是練法輪功得的病,交換條件就是報銷醫藥費。在這樣的情況下,拼湊了一部份所謂有名有姓的例子來抹黑法輪功,不但歪曲事實,而且直接毒害了很大一部份對法輪功並不完全了解的人。

「不讓吃藥」是精心炮製的政治棍子

在迫害開始之前,早已不乏別有用心之人在中共體系裏想把法輪功搞成政治問題,從中得到升遷的機會。就此類現象,國家體育總局曾於98年派出調研組到長春和哈爾濱對法輪功進行調研,分別召開了各界法輪功學員座談會。1998年,為配合國家體委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在北京市,武漢市,大連地區,廣東省及其它地區(如南昌、廣西、安徽等地)均由當地醫學專家小組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重點收集了各地學員修煉前後疾病變化情況,上述調查發現被調查者的心理狀況和精神狀況得到極大改善,北京市和廣東省的報告顯示有86.5%的學員認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後心性變好,道德回升,心理得到了徹底的自我調節和提高。特別是北京萬人報告並對修煉前健康的學員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57.9%的學員在身體狀況上改善,88.4%的學員在心理精神狀況上得到改善。調查也發現平均每位學員每年節約醫藥費2600元以上,可見其經濟效益也十分可觀,利國利民。

一家美國權威性刊物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1999年2月刊登的文章談到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而且一位高層官員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在迫害開始,中共的口徑馬上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比如中央電視台曾播出了一個所謂「羅鍋事件」,此人名叫張海青,在遼寧省盤錦市開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難,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他妻子說當時在醫院排隊掛號人很多,他們排很遠的隊。這時來了一個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和當時排隊的人說誰想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藥費減半。因為當時他們看病著急,張海青就胡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煉成了羅鍋,並且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結果是先掛了號,但藥費沒有減半。連張海青的妻子也說中央電視台盡騙人,藥費都是自己花的。

成都市一老人得了病,住在四川某醫院,一記者模樣的人對老人講:「你就說你是練法輪功練出來的病,醫院就不停你的藥,你的醫療費也有地方報銷了。」老人斷然拒絕了。當晚,他竟能獨自下床行走。他又驚又喜,對親友及病房的人講:是不是法輪功的師父管我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幾天過去了,老人的病真的好起來了,醫生也無法解釋,只好讓他出院了。

法輪功在中國大地弘傳的七年中,其去病健身的奇效在中國有很大的影響,中共拋出這個法輪功不叫人吃藥的謊言,要抹黑法輪功,讓人們覺得法輪功講的不合道理,會給人帶來生命危險,從而讓人們對法輪功產生偏見甚至仇恨,從而認同中共的所謂「取締」的合理。這個謊言為中共的全面迫害提供了精神層面的一根打人的棍子,把中共利用政治手段抹黑法輪功合情合理化。

法輪功從來沒有叫人不許吃藥

中共在迫害中,專門舉一些重病人所謂煉功之後相信了法輪功不讓人吃藥,有病不就醫不吃藥,最後喪命的例子來攻擊法輪功來混淆視聽,其實這是非常淺白的謬論。病人死去是因為得了重病,不是因為煉了法輪功造成了他得病,要是法輪功真的對健康不好,人們自己有分辨能力,還需要中共用如此殘酷的迫害來逼人們不煉功嗎?

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講到:「有些人就是來治病的。很重的病人,我們不讓他進班,因為他放不下治病這個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難受,他能放的下嗎?他修煉不了。我們一再強調,重病人我們是不收的,這裏是修煉,和他想的事情差的太遠,他可以找其他氣功師去做這個事情。」

重病人因為去病心切,知道法輪功對人的健康有奇效,沒有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走近了法輪功,出了問題算在法輪功身上,這本身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邪惡邏輯。

法輪功講的是修煉的理

中國古文化源遠流長,是神傳文化,神農嘗遍百草,為天下百姓治病,始有醫藥。人有病了,不止是只有吃藥這一種辦法,中國文化中自古就有氣功治病,屬於中醫的一科。如名醫華佗創編的五禽戲,就是讓人自己演練,養生祛病的氣功之一。氣功能祛病很多中國人都略知一二,而氣功已經屬於修煉界的範疇。

在鎮壓前的七年,中國大陸有一億人走入法輪大法修煉,通過修煉而達到祛病健身是大範圍的。許多有病的人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其中不乏西醫和中醫都束手無策的疑難病。中國大陸迫害後,台灣數十萬人走入法輪功,許多人健保卡從來沒有用過一格,不是因為煉功而有病硬挺不上醫院,而是因為煉功祛病,沒有病而不用吃藥。

常言道,是藥三分毒,沒有病的人,誰會把吃藥當作樂趣,法輪功讓人身體健康不是通過吃藥打針,而法輪功卻可以真正治好吃藥打針開刀住院都治不好的頑症,這其中當然有他的超常之處。

法輪功講出了修心重德和長功的關係,要求人們向內找,按照真善忍來修煉自己,通過道德的提升才能帶動身體和功力的變化。如此的高德大法,超越歷史史上所有小法小道。

比如一個小學生和一個大學生,大學生可以解決小學生的問題,小學生卻沒法解決大學生的問題。當大學生用大學的理解決大學生的問題時,小學生卻說,你怎麼不用小學生的辦法?那麼真正有問題,應該反省的怎麼能是大學生呢?一個小學生,對大學課本一無所知,卻認為自己是站在真理的一邊,這顯然不是認識問題的正確角度。

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取得的巨大功效

法輪功經過億萬人身體力行的修煉,在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方面取得巨大的功效。

醫院治病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病人症狀暫時得到緩解,出院後還是我行我素,在花費了大量金錢、人力、醫藥和社會資源之後,往往又是舊病復發,再次上醫院。

況且許多疑難病,目前在醫學界佔主流的西醫束手無策。愈來愈多的美國人改採服用草藥、針灸、打坐等輔助替代療法,其中深呼吸、打坐冥想、按摩和瑜珈有明顯的增長。這項由美國全國輔助與另類療法中心負責,並有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參與的研究,顯示學歷愈高的美國人愈相信輔助療法,其中擁有碩士、博士學位或是專業人士,高達 55.4%採用輔助醫療。

法輪功修煉是通過人們道德的提升,達到一個健康的身體,不但解決了根本問題,對整個社會有正面的貢獻。不但節省了社會資源,可以把醫藥費用於其它的地方,還對整個社會的道德風尚起了正面的作用。人們看到做一個好人可以變得更健康,不修煉的人也會效仿,整個社會的環境就會好轉。

台灣東森新聞報曾經報導過台灣法輪大法學會2002年針對1000多名學員所做的調查報告。在這份法輪功學會針對全台1000多名學員所做的「傳統氣功健康促進方法對醫療使用之影響」的調查報告中指出,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前的平均健保使用次數為12次,在修煉法輪功後平均使用次數減少了5成,換言之,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平均整整少用了1張健保卡。就一般民眾而言,目前每人每年平均健保門診支出為9000多元,而法輪功學員的平均健保支出則不到一半,對於減輕政府健保財務負擔有正面效果。根據調查,在受訪的法輪功學員中,原來有抽煙習慣者中的81%完全戒煙、有喝酒習慣的學員中77%完全戒酒、有嚼食檳榔習慣者85%完全戒除,此外有賭博習慣的學員裏有85%完全戒賭。

中國大陸的一位警察耳聞目睹法輪功之後,對一位新學員說:「看你那麼辛苦講了一個晚上,我就說一句吧,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聰明人。」這位警察講了他親眼所見的故事,這位老太太叫吳維玉,家住廣西柳州市依山村。五十歲開始,她的腰就直不起,二十年來沒有一天不痛,身體幾乎呈九十度彎曲。四處求醫,吃了多少藥,花了多少錢,也沒有辦法治好。一天不知誰給了她一本《轉法輪》,於是她認認真真的學法,煉功,完全按照書上要求的去做。三天後,一天在公園裏,十幾個人同時煉功,當時是早晨四、五點鐘,很安靜,在做抱輪動作時,她背上的骨頭突然「叭叭叭」地響,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那骨頭聲響,接著,那一邊響著老太太身子就一邊慢慢地立起來,幾分鐘後,駝背消失了,整個人直挺挺地站那裏。十幾個人看到了那驚天動地的一幕,眼淚不住地流了下來,老太太當即跪在地上,叩謝師父大恩。

99年7月28日,柳州市公安局《警視風雲》欄目的兩名記者和轄區的兩名警察來到吳維玉家,扛來了攝像機,逼著她按他們事先擬好的稿子念,說她的病是吃藥治好的。她對著鏡頭說:「十幾年的駝背,讓我活得人模狗樣,黨哪天關心過?如今我的師父無條件地把我的病給治好了,你們卻讓我背叛師父,做那些對不起天地良心的事,我不幹。」一個警察威脅說不配合就送去勞教,她說有本事你就一刀把我殺了,一槍把我給斃了。結果錄像沒派上用場,此事也不了了之。

這只是一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例子,因為這場迫害,為了安全問題,許多人沒辦法用真名實姓把自己受益的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訴社會,這本身也干擾了許多本來有機緣從大法中受益的人。因為有病而吃藥,和無病也不需用藥醫,哪個對當事人才是真正的好呢?

「不讓吃藥」是黨文化的認識問題方式

在歷史上,各個正教對疾病的看法不同,但都沒有規定或強制信者採取哪種方式面對疾病。連目前的西醫,也是尊重個人的選擇。如果你問西醫大夫關於吃中藥,他會跟你說科學還沒研究出中藥有怎樣的好處,不建議你吃中藥,但是不會說你要在我這裏看病,你就不許吃中藥。甚至許多信仰規定不能採取某種治療辦法,比如不能輸血之類,作為醫生也不能強制病人按西醫的辦法治療。甚至在西醫最發達的美國,醫書中還告訴你,要尊重民族習慣,比如某民族有病開始不會去醫院,想讓神再給一次機會;有的民族看病要得到家族中長者的允許;有的民族認為西藥勁太大,每次要把給的藥量減半服用等等。這些都要了解,但不是讓人去歧視這些民族文化和習慣,也不是要逼人洗腦接受西醫的模式。

在非共產國家的自然社會裏,沒有人會提出「煉功不讓吃藥」這種角度而攻擊那種信仰,因為人有選擇的權力,對自己的生活有不可能受政府操控、威逼強迫的選擇權,選擇相信甚麼當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如果你身旁有一個無神論者,生了重病不上醫院花錢看病吃藥,結果健康出了問題,你會因為他是無神論者,從而否定無神論,從此以後極端地反對無神論,甚至從此不遺餘力的公開批評無神論嗎?

顯然不會。那為甚麼在對待法輪功的態度,就會有這種思維邏輯呢?因為,這不過就是中共在黨文化的思維體系下的一個洗腦說辭罷了。

黨文化中造就的絕對平均主義的認識方式,只把事情劃分為非黑即白,大家都得一樣,都得有病,都得吃藥,不跟自己一樣的就認為是對方的問題,不尊重個人的選擇。看到有人真的好病不用吃藥,本能的帶有妒嫉或者是否定的心態,就把眼睛盯在不吃藥這一個和自己不同的地方,而不是去了解,看看自己怎麼能同樣受益,這就是這種黨文化帶來的認識方式。在這種黨文化形成的絕對平均主義的認識方式中,人有病就得吃藥,不願意相信有人可以不通過吃藥而好病,看到受益的例子選擇不相信;而另一方面,告訴人家修煉中出現的現象的人也只是強調這一點和人家的不同,強調沒有病這個表象,而沒有講清楚其根本的原因。打開一下視野和心胸,不光看表面,相信在這個問題上每個人就會有另一番認識。

修煉兩個字,修在先,煉在後,強調的是修心,從精神、道德上的昇華,帶動物質身體的良好變化,這是極端唯物論永遠無法理解的。如同大煉鋼鐵一般,到處設土高爐,卻沒有學到煉鋼的道理,結果當然是一場空。只看結果,學的是表面皮毛,卻沒有從精神層面去了解,去實踐,當然沒辦法認識到修煉的真機。這也是當今中國人受共產黨邪說,只用無神論觀點、唯物論觀點狹隘看問題的時代悲劇。

中共拋出這個說法,不是真正關心法輪功學員,也不是真的關心法輪功學員的健康,擔心不吃藥出健康問題。更不是真正關心它的人民,只是給它的謊言暴力流氓行為尋找合理的出處。中共20年來的醫療改革,改出了「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著見閻王」這種沒有醫療保障的百姓的真實寫照。中國衛生部的調查數據顯示,約有48.9%的中國城鎮居民有病不就醫,29.6%應住院而不住院,在農村,有病不去醫院的人數更高達65%;在世界衛生組織有關衛生資源分配公平性的評估排序中,中國在191個成員國中名列倒數第四。在醫院裏,大夫們每天要注意的不光是病情,還要時刻盯著病人賬上有多少錢,沒錢的人,想吃藥都不給你。

中共一邊打著其「三個代表」的旗號剝奪了百姓的吃藥權,另一邊還誣蔑能提高人身體素質的法輪功。請想一想,跟著中共重複「不讓吃藥」這種謠言,不正是在幫助中共坑害中國人健康,助紂為虐嗎?真的相信中共的鬼話,錯過了自己身心受益的機會,將來真的想吃藥都沒的吃的時候,不是自己後悔莫及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