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紐倫堡亞洲節中共官員退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中旬,德國第二大城市紐倫堡舉辦第五屆亞洲精神節,由法輪功修煉者組成的天國樂團也受到邀請到場演出。深圳作為紐倫堡的友好城市也派出官員出席開幕式。開幕式上,天國樂團的精彩演出震撼全場,法輪功修煉者又向德國民眾發送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資料,這一切都令前來參加開幕式並擬在開幕式上發言的中共官員張一平如坐針氈,最後選擇了「憤然離場」。

中共官員的退場引發媒體的高度關注,成為新聞報導的熱點。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由中共官員的退場得到了證明,人們對法輪功受到迫害的真相更加關注起來。

法輪功只是一個平和的修煉團體,他們只是一如既往的做著向世界人民講清真相、制止迫害的事,極難有機會和中共的官員在世界級的舞台上「短兵相接」。這次在德國亞洲精神節上雙方的「不期而遇」,法輪功一方只是平和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演奏悅耳動聽的樂曲,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無恥迫害。然而,就這樣一種平和的表現,就令中共一方「憤然退場」,怎不令世人看到區別!

當然,在西方人的觀念中他們無法理解:一個政黨怎麼能去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呢?而且還迫害的那麼殘酷,這本身就是犯罪嘛。他們更無法理解的是中共官員的作為,為甚麼要憤然離場呢?這是對誰的抗議?這值得去抗議嗎?怎麼沒有一點的政治智慧和寬容呢?噢,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是你中共反對的,人家都得去跟著反對,這可能嗎?這不可笑嗎?

外國人可能理解不了,中共的鬥爭哲學中歷來都是講:你死我活,有你沒我。在政治立場上只能有一種選擇,說白了這就是中共的所謂「黨性」的體現。在正常社會裏,這種黨性其實不是甚麼黨性,而是奴性、抹殺人性、放棄對正邪善惡的判斷、機械盲從,這對一個生命來說是很可怕的選擇。

那麼,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雖然法輪功沒有和中共鬥,法輪功只是揭露和反對中共對自己的迫害,但中共卻把法輪功作為自己的頭號敵人。那麼還不敢拋棄中共的中共官員表白自己與法輪功勢不兩立,其實就是在向中共表白自己的「黨性」。

其實許多中共官員不了解的是,雖然世界上很多政客都在法輪功問題上裝聾作啞,但在西方社會的民眾中,中共熱愛的正是他們所鄙夷的,因為「中共」二字在他們的心目中是「邪惡」的代名詞。

法輪功歷經十年的迫害,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甚至是在被迫害得生命隨時都可能丟失的情況下,還在向世人講述著真相。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這樣一個群體敢如此大規模的不計個人得失的做著揭露中共謊言的事情。中共當然看清了真相被揭穿後它自身的處境,那就是中國人對它的唾棄。所以十年來,它都是這樣不計後果的對法輪功修煉者大肆打壓,迫害的程度一點也不敢放鬆。儘管中共還想加重迫害,可是對法輪功鎮壓的勢頭已大不如前了。為甚麼?純善的力量是偉大的,真善忍的力量是偉大的,自古以來邪惡從來都只能猖獗一時。──就是因為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包括曾經參與迫害的警察也在逐漸的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和將要面臨的結局。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報刊再也不敢像當初開始迫害法輪功時那樣連篇累牘的對法輪功展開空前的造謠攻擊了,明目張膽的綁架和迫害也在轉為暗中劫持和關押了。

在這裏,我可以預言,當中國人、西方人都敢於主動到明慧網了解真相了,這個世界就會變得不再那麼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