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人神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身邊某同修長期處於「病業」假相中難以自拔。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我自己一直在思考。都知道,在魔難中,要向內找,要放下執著,要發正念,要堅持做好三件事。同修都在很努力的做,有時做的很辛苦,可是表面變化一直不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有一個最深、最頑固的物質在起著最根本的阻礙作用,我們都在很努力的拂去蒙在它表面的灰土,可是,它卻紋絲不動的固守在我們的心底。有時候,我們看見它了,可是卻沒有用足夠的力量清除它,只是像拂去表面的灰土一樣觸動它一下,就以為去掉它了,其實它根本沒動。它佔據了我們舊生命的整顆心,甚至膨脹到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主宰著一思一念。它到底是甚麼?怎樣徹底清除它?

我認真回憶著師父所有關於清除魔難的講法。師父點化我,我腦海裏浮現出《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兩個事例:一個人手裏拿著書在大馬路上走,說有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師父說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另外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學員被車撞之後,說「沒事。」果然甚麼事情也沒有。後一個事例,很多學員在文章中提到過自己的所悟,都是從信師信法的角度談的,我也很認同。兩者的根本區別在哪裏呢?

認真閱讀「提高心性」這段講法,師父用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被汽車拖走摔在地上的故事。讀著讀著,我恍然大悟:師父在這裏講的那關鍵的「一念」,不是「我沒事」,而是不找別人的麻煩,善意的理解對方寬讓對方,即使在被車猛撞的生死關頭都在為別人考慮,是對司機發出的「沒關係,別擔心,我不會找你的事」那個正念!這和自己沒事都要訛詐別人的常人,心性真是天地之別!

師父在「提高心性」這一標題下講的這個事例,讓我認識到: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有一個真正修煉人的心態;在任何利益面前,都要能夠為他人考慮,坦然而捨;哪怕是在生死面前,都要能夠放下自己,用一顆真正的慈悲心去對待。當一個生命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大法的制約力量就會顯現出來,高層次的生命就不會出現低層次的問題,一個神當然不會被車撞壞。而那個拿著大法書在馬路上走的人,出發點不是主動要求自己做好,想的不是避免給馬路上的行人、司機添麻煩,而是想利用大法的保護去顯示自己,絲毫不顧及別人,甚至不惜破壞常人社會狀態、破壞大法,這樣的心性,連個常人還不如,大法又怎麼會保護他呢?

一時間,很多事情湧現到心頭。過去一直被紛紜複雜的表象所矇蔽,現在,問題的實質一下子清晰了起來。表面的不動掩蓋不住人心的僥倖,行動上的無畏掩蓋不住利用大法的私心,不修邊幅不代表色心的去淨,生活的困窘不代表對利益執著的捨棄。信師信法不體現在表面的光鮮,真正改變內心為私的根本屬性,真正的心性的提高才是修煉的根本。「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不是我們圓滿以後才要達到的境界,而是在修煉的每一關每一難面前,都必須具備的心性!只有這樣,我們才算修煉,才能夠破除舊勢力的迫害,走過那些關、難,完成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現在,眾生面臨被舊勢力淘汰的大劫,只有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黨才能夠得到救度。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個真正信師信法的大法徒,不管面對怎樣的險惡,不管面對怎樣的迫害,不管身遭怎樣的痛苦,發出的每一念都是要救度眾生,做出的每一個行動都是為了講明真相。真能夠做到這樣,就已經是光燄無際的神,師父的法身看護著他,周圍的護法神保護著他,還有哪個邪惡敢靠近?那些呆在他空間場中的頑固不化的按照舊勢力的安排搞破壞的邪惡,也會馬上在他強大的正念作用下解體。甚麼「病業」假相,甚麼綁架跟蹤,不就都消失遁形了嗎?

為私還是為他,人神一念之別。我們只有徹底改變了內心為私的本性,才能從人走向神。站在為他的高度上,一個法理清晰的展現在我眼前:修煉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而是為了眾生的得救;做三件事不是我自己想做甚麼、應該做甚麼,而是眾生得救需要我做甚麼;清除邪惡不是為了自己的安逸,而是為了保護自己身體內外的無量眾生;否定迫害不是為了維護自己,而是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和威嚴;幫助同修不是為了同修的生命安危,而是為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能夠有更多的同修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