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私心,把眾生裝在心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九七年底在母親的引導下得法的。得法前我身體很差,已經到了不能吃藥的成度,就連綠茶都不能喝,只能喝紅茶養胃或白開水。那時每天都想到死,又怕死。當我一口氣看完《轉法輪》,我知道這是我生命中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因為沒有求治病的心,所以不知甚麼時候我的病全部好了。從此一身輕。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學法是很認真的,每天學法都是十五個小時以上,晚上兩點多睡,四點多起床,上下班在路上就背經文,《精進要旨》記不清背了多少遍,回家就抄《轉法輪》,十六天抄一遍。

因為以前學法打下的比較紮實的基礎,迫害開始後,幾次魔難中我都算闖過來了。

迫害初始,邪惡要我們交出大法書,廠領導、「六一零」人到我家,我說我是不會交書的,我的身體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這是事實,我要修到底,我是不會交書的。在師父的呵護下,在那種黑雲壓頂的形勢下,我的大法書籍都得以保存。

那時為了逃避我不看電視,可電視天天放,有一天我在做飯,女兒叫我:「媽媽,電視裏在講你們的壞話。」當時我的心一動,我是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呀,我要去北京告訴大家真相,還師父清白,不能讓眾生被邪惡的謊言所迷惑。後來被廠領導、派出所接回,說是要拘留半個月,結果關了我們三天,放了回來。

二零零一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學法都學不進,因此被邪惡鑽了空子。一次我拿著經文去同修家,這位同修被居委會監控起來了,我一進屋,壞人也跟我一起進去,把我抓進了拘留所,我知道自己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不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但又不知道錯在哪裏,怎麼去否定。但我有一念:既然進來了,我就要把這裏的環境正過來。於是我開始絕食,絕食不是目地,是為了有機會接觸更多的幹警,向他們講真相。從我被抓進去的第一天開始牢頭就不讓我睡覺。沒吃飯,沒睡覺,腳上戴著腳銬,還要勞動,牢裏的犯人很為我擔心,我說沒關係,學了法輪功,身上有功保護,不會傷害到我的身體的。(因為我很清楚,大法弟子已經不是三界內的生命,不受三界內生命生存方式的制約。師父說「得法即是神」(《洪吟》〈廣度眾生〉)。我不吃飯、不睡覺,照樣精神很好。通過一個星期的絕食我接觸了很多幹警,最後所長同意我可以煉功,不背監規,通過這次絕食,所有的犯人和幹警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大法弟子的超常。一個月後,我被無條件釋放。

因緊跟著那一年的「十一」,邪黨辦洗腦班,我家來了很多人,「六一零」、居委會,我明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來救度眾生的,如果我接受安排去了洗腦班,那我就是承認了舊勢力對大法的考驗,所以絕對不能去,他們見我不去,又換另一種伎倆,要我去單位向領導講清楚。當時沒悟明白,答應了。途中路邊停了一輛警車,他們又藉機要把我抓上車。我死也不肯上車。他們沒辦法,還是跟著我來到了單位。

邊走我邊反思自己:如果剛才我真的撞死了,那我對的起師父嗎?對的起眾生嗎?特別是這些被邪惡操縱來抓我的人,那他們的罪不是更大了嗎?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來救度他們的呀!不能因為我的沒做好而使這些生命失去被救度的機緣呀!那一刻我悟到「忍無可忍」法理的一層內涵:忍無可忍是慈悲,清除宇宙中不應該存在的、障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從而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與宇宙眾生。

到了單位,領導都避而不見。就這樣我靜靜的坐在那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半個小時後,他們放棄了抓我去洗腦班的圖謀。

迫害之初真相資料來源很少,我都是拿到外面複印店去複印,有多少錢我就複印多少。一直以來,我發真相資料的心態都比較純淨,心裏想著的就是眾生,真希望每個人都能拿到真相資料、明白真相而被救度。我每家每戶的發,馬路上每個店鋪的發。一次一位同修被抓,講出了我和資料來源。戶警到我家來,他們明知道資料從我這裏來也沒有敢動我。

後來我家有了一個複印機,我開始自己做資料,供自己也提供給同修。有一段時間,心態不好,加之做事心,印出來的資料不清楚。一次我的一大包資料被居委會的人拿走了。出了事,我神的一面馬上清醒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印出來的東西不清楚,不能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所以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今後我一定改,我要時刻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同時發正念清除干擾,任何生命都不允許干擾我救度眾生,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驗大法,只能無條件同化法。我照常做三件事,邪惡也不敢來了。

今天管區戶籍又來找我,問這附近的法輪功資料是不是我發的?我說這個問題我不回答,我沒有義務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很想出去發。對於我的回答他們無言以對。他們走後,我很是後悔,我沒有藉這次機會深入的講給他們真相,他們上門來,表面上是帶來了干擾,但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如果真能做到坦然不動,不入他們的思維,不感受他們的想法,就抱定一念:你是來得救的。慈悲與正念下,「不信良知喚不回」(《濟世》)。

回想前幾年遇到的那些魔難,雖然每次都算闖過來了,但現在提高後再看,發現每次破除迫害中都隱藏著很深的執著自我的心,怕因做不好、配合了邪惡、達不到大法弟子的標準而不能圓滿的心,如果真能做到把眾生都裝在心裏,時時刻刻第一念想到的是別人,是救度世人,也就不會有現在這麼多遺憾了。

師父說最難的就是救度眾生。同修們,我們一起來做好救度眾生的大事,去掉私心,把眾生裝在心裏吧,做一名真正無愧於師父的大法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