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私心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得法的時候還在上小學,在修煉中幾乎除了和修煉的家人外,都沒有和外界的同修接觸過,周圍也沒有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一起修煉的小伙伴,所以修煉的路,應該說走的很孤獨。中途又由於家人被迫害,更使得家庭的修煉環境也很不容易,一路走來,真的無比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使自己沒有真正的與整體脫節。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逐漸與同修有了聯繫,最終加入了學法小組,和同修們一起學法、提高。這個環境對我而言,確實非常難得,在集體學法交流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去這些執著,同時也從很多同修的身上看到了無數的閃光點,對照自己。另一方面,在參與集體學法和與同修交流中,師父也給我安排了很多發揮我特長的機會,讓我在常人中所學能夠充份運用到證實法中去。

《明慧週刊》讓我看到自己的私心

我對於《明慧週刊》的重視,應該是從近幾個月才開始的。以往自己只關注本地的迫害消息、本地的一些證實法情況,而對整體的形勢幾乎不關心也不了解,認為地方不同、情況也不同,因此對《明慧週刊》也只是簡略瀏覽一下。儘管如此,同修還是每週將週刊送給我。

也許是由於得的太容易,自己反而不懂得珍惜。後來得知一些資料點的同修每星期要印很多週刊,要送給那些偏僻地方的同修,自己卻認為自己都是通過電腦看電子版本,沒有浪費任何資源,還責怪那些偏遠地方的同修怎麼不自己買台電腦不就解決問題了嗎?

現在想來,自己的心多麼骯髒啊!同修們跑很遠的路就為了一本週刊,他們的心比我要純淨的多,我受邪黨的文化毒害,自己生活在城市,潛意識裏有種看不起農村人、看不起山區出來的人的邪黨思想,一提到他們,就認為沒文化、沒素質,覺的自己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覺的自己比別人了不起。這些黨文化思想影響著我做講真相的事,使自己總是做的不是那麼好。

這時在師父的點化下,我非常認真的從頭到尾的看了一期《明慧週刊》,看過之後真的感到無地自容,海外同修持之以恆的在國際上揭露邪惡,聲援大陸同修的壯舉讓我震撼,大陸同修們的整體配合、智慧的講真相救度眾生令我折服,我忽然感到在那麼多的大法弟子中,我是那麼的渺小,我應該以一顆誠摯的、在學員中的心去做好我該做好的那一切。

尤其是當我看到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說,一位農村的同修在給資料點同修做資料的錢中竟然有五元、十元的時候,我頓時熱淚盈眶。我為我曾經有過的責怪同修為何不自己買設備做資料的想法而羞愧不已。《明慧週刊》讓我看到了那麼多在這個世界其它地方和我有著相同信仰、相同願望的同修,讓我看到了他們所做的努力,他們所付出的一切,讓我知道了我自己應該怎麼去做,去圓容好這個整體。

學法不怠執著淡

坦白的說,我得法這麼多年,真正用在自己實修上的時間少之又少,真正剜心透骨的去自己執著心的時間更是微乎其微,甚至曾經認為自己的有些執著心根本就是不可能去掉了的。迫害初期自己跟隨修煉的家人出去證實法,家人被邪惡迫害非法關押,家中未修煉的人對我的指責、埋怨,對大法的不理解甚至不敬,自己的親人被迫害的痛苦,當時整個形勢下的壓力,那一切,對當時上初中的我而言,真的感到自己快要不行了,真的快要走不過來了,心想著師父啊,何時是個盡頭啊。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傳到我手中的時候,看著那一行行的字,我淚如雨下,我相信我走的路沒有錯,我相信我能夠走過去。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能夠證實法,自己能夠走的出去,從我發第一張真相光碟,從我寫第一封勸善信,從我貼第一張不乾膠,從我第一次踏進那些機構的大門,在此之前的一刻,我都不相信,小小的我能夠做到。大法真的讓我做到了,我現在越來越相信,大法真的能使我改變,變成一個更好的生命,變成一個新宇宙的生命。在學法中,我原先認為的那些頑固的、恐怕「永遠」也去不掉的執著的心,竟然不知不覺的都淡了,等再回過頭去看的時候,曾經那些為其困擾、無法自拔的執著、那些轟轟烈烈的證實法的舉動,等我走過來,走到今天的這個時刻再看的時候,發現甚麼也不是了。

我深知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越到最後,越到學法學到越深入的時候,我反而覺的自己越來越渺小,在大法中,我小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就算此刻我所悟到的法理,也僅僅只是無邊大法於我的一個小小展現。我不再那麼執著自己一時悟到的理了,唯有不斷的學法、學法、同化大法才是根本。

體驗到正念的威力

真正感到發正念的威力,是在自己學法修心提高上來以後,第一次感覺到巨大無比的力量從自身發出,震懾了宇宙間的邪惡,那一次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從那以後,就很重視發正念。

還記的當時是發早上六點的正念,四週一片寂靜,我一個人坐在床邊,五分鐘清理自己後,立掌的瞬間,突然看到從自己立掌的手掌心飛出無數個卍字符,飛旋而出,直通天宇,所到之處,邪惡盡除。之後的蓮花掌,我看到的是無數朵蓮花從掌中依次飄出,飛至空中,滌盡污濁,只余清流,那些蓮花還同時圍繞在被非法關押在獄中的同修周圍,所散發出的正氣與馨香化解了一切邪惡。那一幕,連自己都看的震撼了。才意識到師父所給予弟子的神通法力能夠解體宇宙中一切對正法以及大法弟子起負面作用的邪惡生命,是自己以前悟性太差,學法太差,以至於長期使這些能力沒有得到發揮。

除了定點發正念外,自己平時也注意時時發正念,正念的效果確實是非常好的。前一段時間明慧交流中,很多地方都開始安裝新唐人電視,自己就在正念中加了一念:推進新唐人的安裝,清除一切對此事起負面作用的邪惡生命。幾天之後,我乘坐公共汽車,竟然看到車上的電視正在播放教人怎麼樣安裝衛星電視的節目,當時我非常激動,深感正念的威力。只是由於自己學法還不夠深入,和本地的同修也沒有很好的配合起來,因此使新唐人的安裝在本地一直沒有任何進展。

還記的曾有一位同修寫的交流中說,修煉是一首詩。確實,自己也有同感,雖然修煉的路有風有雨,有坎坷有波折,但是等到走過去再回頭看時,正如一句詩:回首來時無限路,也無風雨也無晴。在這裏,感謝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每一位同修的努力付出,而作為同是大法弟子中的小小的我,也將更加精進,勇往直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