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大法弟子的是邪靈而不是其它

——就陳學如同修被非法綁架與成都同修切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八月二日上午,陳學如同修講真相被便衣抓走,成都雙橋子派出所隨即對陳同修實施了非法綁架、抄家,一些同修們聽到後立即發正念加持陳同修,解體另外空間一切迫害陳同修的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另一部份同修聽到警察在陳同修家中被抄走兩塑料袋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後,抱怨道「為甚麼不及早將真相資料轉移?如果沒有了這些『證據』,一般情況下,陳同修會在一天之內放回。」這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切磋的主題:

1、如果陳同修家中沒有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警察就一定會放回同修嗎?

第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多年來一直在同修中有不同的看法,一種認為:大法弟子家中平時就應該把有關大法的書籍及資料放到安全的地方,萬一有不測,警察即使來抄家,也找不到「證據」,同修就不會被迫害;另一種則認為: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是我們救度眾生的法器,根本不是所謂警察迫害我們的「證據」,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理應保護好我們的法器。這裏特別需要說明的是,自7.20以來,《明慧週刊》作為大法弟子的主要交流平台,對大陸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和在法理上的提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因為是弟子內部交流文章,不適合於向世人發放,因此,也存在一個妥善保管的問題。許多同修都提出了適合自己的很好的辦法,在這裏我簡單談談個人想法。

①大法弟子家中存放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是很正常的現象。

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學好法是師尊一再叮囑過的,相信全體大法弟子都知道其重要性,都會認同學好法是大法弟子安全的重要保障。大法弟子天天都要學法,經常要學師父的經文,經常要看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明慧週刊》,還要經常認真觀看和記憶每週的真相資料,為的是更好的講真相救度世人,這樣看來,大法弟子家中存放有關大法的一切不是極正常的嗎?邪惡強加於我們的有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即有罪的說辭正是需要我們正念破除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的一言一行符合了大法對我們層次所在的要求,那邪惡的迫害就不會發生,師父與正法神也不會允許,舊勢力的安排也得符合它們的理,師父說過,正法弟子救度眾生它們是不敢迫害的,它們也不敢用神通明目張膽的告訴惡警我們的真相資料在哪裏。那為甚麼有的同修還會認為有資料就會被警察抓住把柄,加重迫害呢?

②大法弟子家中的有關大法的一切是所謂被迫害的「證據」嗎?

在這些同修的觀念中,始終存在一個誤區:潛意識中認同了邪黨的惡法──把真相資料作為迫害同修的「證據」,在這我鄭重向有這種觀點的同修推薦一位常人律師寫的文章《小冊子:信仰無罪 講清真相無罪──大陸覺醒律師的忠告》(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文章中這位律師從專業的角度詳細闡述了邪黨利用惡法迫害大法弟子是違法的,法輪功在中國從來都不是所謂X教,只有人大才有立法權,至今邪黨的任何一部惡法都沒有明確認定法輪功是X教,因此,邪黨的各級法院多年來利用所謂相關的兩個解釋,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迫害行為,一直都是嚴重違法的。很多大法弟子在法庭上質問邪黨的法官:我到底破壞了國家的哪部法律、法規?法官回答不出來。就是說對一個事實認定是犯罪行為所必需的四個要素(犯罪主體、客體、主觀方面、客觀方面)缺少三個要素,在這種情況下,這些法院中的專業人員在明知其迫害是違法的還不遺餘力的參與其中,這不正是我們證實大法,向這些深受共產毒害的生命講明真相、同時清除其背後的邪靈的大好機會嗎?當然,這裏是指還可以講真相的人,可能被救度的人,除了那種完全沒有了自我的披著人皮的生命,就像《轉法輪》中那個元神被蛇殺死後,蛇佔有了身體的但表面還是「修道人」的邪物。

③同修家中有真相資料就一定會被加重迫害;反之,就可能減少或不被加重迫害嗎?

持這種觀點的同修不在少數,原因是因為自己以前被迫害時從自身感受;或從其他同修被迫害產生的後果,從而認定就是這種原因造成的被迫害。這個結論所形成的不正的因果關係長期以來把同修固定在這個感性認識上,而不能從法理上明確的做出理性的正確的認識。從表象上看,是有同修因為在家中抄出真相資料、光碟而被重判;因製作了大量真相資料,在家中抄出電腦打印機複印機等被抓捕;而另一方面,有的同修在家中沒做甚麼事,卻只因是修煉者就被無理從家中非法綁架帶走的呢?即使沒有,有些極惡的警察也偽造證據迫害我們同修呢?有的同修以邪黨的惡法看似要被判很重的刑,卻因正念破除和解體了邪惡的安排而沒有被迫害到呢?相同的事情,結果卻截然不同的情形我們看到很多,如一樣的絕食,有的出來了,有的被重判,其背後深層的原因從法中我悟到:這其實就是迫害我們的因素決不是表面的這個原因,而是藏在另外空間操控整件事的邪靈。這就引出我下一個要談的問題。

2、迫害同修的是人間的惡黨機構及組成成員警察或街道辦610人員嗎?

①能夠迫害得了同修的一定是人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對這個問題的正確認識在當前顯得尤為重要。我們都知道在遇到邪惡的迫害時,不管是當事人自己,還是周圍的同修都能認識到:發正念清除操控惡警、惡人的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每遇發正念時段前要清理好自身的空間場,否則就像師父所講的,沒有發好正念的同修,不僅自己的空間場得不到清理,自身空間場上的邪惡還要去迫害其他同修。從這裏我們看到,大家都知道迫害同修的是另外空間的邪靈,而決不是我們這個表層人間的警察或街道辦610人員等,而師父也告誡過我們:如果沒有另外空間邪惡的操控,它們是不敢迫害大法弟子的。《明慧週刊》中大量的事實說明很多同修被迫害時,同修自己和其他同修形成整體後產生巨大的正念之場,在成功解體另外操控惡人的邪靈後,同修被迫害的因素解體了,同修就沒有被迫害或成功被解救出來。

②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及因素被解體後,同修才真正安全或不被迫害。

前兩天看到一篇同修文章《整體配合 營救同修》(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文章中看似完全不可能被解救的同修,同修被法院通緝,惡警好不容易才抓到同修,正欲對同修加重迫害之時,參與整體營救的同修們不畏艱險,用正念看待同修的被迫害,發揮整體的力量,排除了難以想像的困難,最終成功營救出了同修,徹底否定了邪惡的安排。我們成都同修自7.20以來,成功營救出的同修少之又少,多數被迫害的同修能夠闖出來,有真正在法上認識被迫害的實質並發正念破除邪惡的安排正念出來的,也有靠絕食硬闖出來的,還有找到自己的執著並迅速放下使迫害不能持續下去出來的,其他不在法上出來的方式在此不談,這說明被我們外面的同修成功營救出來的非常少!如去年被非法抓捕的鐘芳瓊(現已被邪惡毀容)、劉邦成、蔣雲宏(現已到期,被迫害的很嚴重,卻被惡人強行關押不放人)、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劉嘉等很多大法弟子,都沒有被營救出來,一部份同修包括我在內,在正念不足時對此麻木、悲觀和無可奈何,沒有大法弟子應有的正念正行,這怎麼可能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及因素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這都是需要我們在多學法的基礎上,堅信大法和師父,明晰法理,強大自己正念到足以解體所有另外空間的邪惡之時,就是我們大批成功營救同修出來之時。

最後再談一點的是常人朋友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深層次的看法。

我的一個常人朋友,她是堅定的有神論者,一生都信佛向善,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她能認同,給她講大法弟子被迫害也能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因此她很快就退出了邪黨組織。但她問我一個問題:你們既然修這麼高的佛法,為甚麼連保護(這裏指用神通)自己和家人都做不到?做不到這一點還談何救度眾生?

站在維護大法聲譽的角度,我告訴她:我們都還是在修煉中的人,大法弟子都在用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逐漸走向成神之路,但這需要一個過程,就像如來佛、觀世音菩薩等覺者也不是一開始就成神、佛的,也是需要一個漫長的修煉過程,我們大法弟子目前就是在這個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難免有的地方做的不好或很不像樣,暫時沒有體現出神通來,致使迫害的大量事件發生,但你能否認在迫害如此殘酷的情況下,還有這麼多大法弟子在堅持修煉。在邪惡的中共一邊倒的媒體造謠污衊下,全世界那麼多國家的政府的善良民眾現在都支持大法,共同譴責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這本身不就證明這的確是一部前所未有的高德大法嗎?再說救度眾生的實質是眾生認同了「真、善、忍」,同化大法,退出共產邪惡組織,抹去獸印,不被宇宙法理所淘汰就是救度眾生了。

話雖如此,但我認為,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個質問難道就不可能是舊勢力想要問的嗎?這不是我們──沒做好的大法弟子應該嚴肅認真考慮的問題嗎?因為我們的沒做好,致使大量的迫害事件發生;因為我們的沒做好,拖了師父正法的進程;因為我們的沒做好,致使大量的眾生(包括其他空間)被銷毀;因為我們正念不足,使我們的神通沒有正常發揮出來破除邪惡的安排,面對如此嚴肅的問題,我們還在想:如果把資料藏好也許迫害就不會發生了;如果她(他)聽了我的勸告不要放那麼多資料在家,警察就搜不到「證據」了;預言中的事情甚麼時候兌現呢;海外的同修多給向大陸打真相電話幫助我們國內的同修吧;希望師父最後徹底結束迫害;把希望寄託到大陸的正義人士身上等等人心。我想,如果我們很多同修都有這樣的想法時,那舊勢力就會找到迫害我們的藉口,加長結束迫害的時間,使眾多的眾生不能被救度。

因此,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不能再以一個自我認定的固定模式來看待同修的被迫害了,應該理智的、從法理上認清這場迫害的本質,更有力的、有效的徹底清除操控迫害的邪惡生命及因素,更大範圍的救度盡可能多的眾生,不辜負對我們賦予無限希望的眾生,不愧於師父賦予我們的神聖稱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個人管見,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萬望有不同意見的同修能夠就此問題多多切磋交流,以便我們整體在此問題上明晰法理。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