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向同修傳邪惡將要如何如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我看到一位同修寫的文章,他在中共邪惡的黑窩裏遭受到了迫害,面對迫害,該同修在思考邪惡在鑽他甚麼空子,找到的最後一個空子就是他在邪惡的環境裏還有疑心,當他看到聽到甚麼了,就想是不是邪惡又要對他怎樣了,去掉這個心之後,邪惡也就不再迫害他了。

我也曾被綁架到中共邪惡的勞教所,也遭受到了邪惡滅絕人性的迫害,感受也很多。我也有一個體會,就是面對邪惡的表演要不動心、不動念。如果執著看到的甚麼,比如別的同修被邪惡如何如何了,我會怎麼樣啊,或者執著邪惡要對自己如何如何的話,自己一定會遇到麻煩,邪惡說的話也會成為事實。我們修了這麼多年,都能認識到,邪惡所為都是針對我們的甚麼心來的,決不是邪惡想如何就能如何的,比如邪惡不論以甚麼藉口把同修綁架到看守所,同修持正念就可以回來,如果有錯念就會被邪惡非法判刑或勞教。

上面談的是在遭受邪惡的迫害時的體會,面對邪惡要不動心。我們不在黑窩的環境中,也要做到這點,不要總懷疑邪惡要如何如何了,當聽到邪惡要如何如何的話就人心浮動。在我寫的文章中我也引用了師尊的話「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洪吟《道中》)。

我還看到同修寫的一篇文章,他說他從來不傳邪惡要如何如何的話,我認同這個做法。邪惡所為都是干擾和破壞大法的,我們傳邪惡要如何如何的話,這不是在幫邪惡的忙嗎?這不在幫邪惡干擾同修嗎?表面上看是關心同修、提醒同修注意安全,但這樣做是不是帶有人心呢?在明慧網上我也看到這樣的文章,說某地的邪惡將要如何如何,建議當地同修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安排。看了這樣的文章我也想到,這樣的說法是不是含有先認可了邪惡,然後再解體邪惡的意思呢?當我看了明慧網7月12日同修寫的《關於石家莊市「七月四日」事件的反思和認識》一文,更加深了我的認識,我們不應該傳邪惡要如何如何的話,不論以甚麼出發點去傳邪惡的安排,這裏面都包含著對邪惡安排的認可。假如我們聽了邪惡要如何的話,能像沒聽到一樣,那真是了不起,如果對自己有了干擾,那就像寫《放下生死,坦然不動》一文的同修那樣,排除干擾,該幹甚麼還幹甚麼。

說來說去還是我們修煉中的問題。如果我們平時一直都很注意安全問題,那也用不到當聽說要有甚麼動靜時,再提醒同修注意甚麼。如果我們平時都能重視發正念,那也用不到當聽說邪惡要如何時再加強發正念,這樣做也使我們變的很被動。師尊說「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到現在我們還有些人做不到遇事不動心,而且聽到甚麼還到處去傳。師尊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我悟到,假如我們沒有甚麼邪惡要鑽的空子,如果我們聽到了邪惡要如何如何的話,我們如能不動人心,邪惡的安排也就解體了。

另外,我們提醒同修發正念,注意安全,也用不到說邪惡要幹甚麼了。我們要注意安全,我們要注意發正念,我們可以從以往的教訓談,可以用學法的體會談,這樣做就不帶有不好的信息。

以上認識如有不妥,還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