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時刻 正念更為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今年七月八日晚,我們當地的同修一起去鄰縣講真相。大家剛剛劃分好區域分手後,其中一個小組的一位五十八歲的女同修突然身體不適,全身冒虛汗。於是兩人坐路邊休息,然後另一位同修提醒她發正念。接著那位女同修就哇哇大吐,最後倒在地上。後來給一二零急救車打電話,沒等送到醫院這位同修就去世了。

事情發生後,有的同修認為:是不是我們當地整體有甚麼大的漏洞?去鄰縣做資料不對,同修有漏,救度眾生做的太急了?有的同修向內找自己:認為去世的那位同修修的好,心性高,一定沒問題,所以在聽說她被送醫院的時候沒有好好為她發正念加持她。和她同去的同修嘴上沒說甚麼,可是看得出心裏在擔心過世同修的家屬不理解,怕對大法起到破壞作用。還有個別同修嚇的心驚膽顫,看見警車就跑了。多數同修則認為過世的同修和舊勢力有約,走了舊勢力的安排。

我認識這位阿姨同修是在去年冬天,阿姨給我的印象是思想單純,沒有雜念。沒得法前,阿姨做了佛教居士十幾年,身體一直不好,經常口吐白沫暈倒在地,最後才走入大法修煉。修大法以後,身體越來越好,一身病都沒有了,非常精進。她家的計算機,常人誰想動一下,她都不讓。在她眼裏,那是專用的法器,不是給常人打遊戲,看視頻的。同修都認為阿姨三件事做的很好,是當地做資料的主力。就在八號那天晚上,阿姨坐在車裏一路打坐發正念,面容祥和慈悲。甚麼不好的狀態都沒有。就是這樣的一位好同修,被舊勢力給拖走了,可見舊勢力虎視眈眈,生怕我們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們幾位同修在一起時,舊勢力不敢下手,也沒有能力下手。等他們分開時,舊勢力一下就讓她處在沒有能力發正念的狀態下。後來阿姨的女兒說,她看到師父把母親接走了。從大的方向看,主觀原因上講:我們看不見整個事件在另外空間的因緣關係。也看不見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更不知道阿姨同修在微觀深處有何沒有放下的執著。就這件事情而言,舊勢力敢於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奪走同修的生命,這種圓滿的方式不是師父希望的。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眾生?也許阿姨修煉路上的魔難和生生世世的業力已經是用放下生命都無法平衡的。所以她的修煉道路就是這樣安排的。而舊勢力只是利用了這件事情來考驗一下其他的大法弟子。但是大法弟子在被舊勢力要奪走生命的時候,如果能想到師父,師父就會管的。因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中師父都是要管的。更何況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呢?而且不是在勞教所、監獄,不是在邪惡舊勢力黑窩。也不是在活摘器官的集中營。是在表面空間沒有邪惡表現的寬鬆環境裏。這是舊勢力又一種,但是更加隱蔽的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更邪惡的方式。表面上沒有舊勢力的事,沒有抓她,沒有打她,沒有精神上的折磨,其實往往更容易讓我們產生不解和迷惑。舊勢力要奪取我們生命時,我們應該有強烈的生存下去的信念,有我們的肉身在,才能更好的證實大法。我們就按照師父所選擇的圓滿的方式走,而不是按照舊勢力安排的結果和狀態走。我們正念十足,心中時刻裝著師父,裝著大法,舊勢力就插不進來。

一位同修講起他面臨死亡狀態的堅定心理:當時在勞教所裏,幾個邪惡之徒死命的毆打大法弟子,被打的處於瀕臨死亡狀態。靠在牆邊再也站不起來了。當時心裏清清楚楚的直覺自己要不行了,可能快要死了。他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我不能死!師父,我不能死(當時的狀況,不是怕死的心態)。這生存的正念一起,這場魔難就化解了。如果當時大法弟子想:完了,我被打死了!那麼可能就被打死了。

記得正見網一篇文章中提到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大法弟子看到的被活摘器官學員的不同狀況。內心深處喊了師父的學員,師尊的法身萬丈光輝衝破黑暗迷霧,將學員接走。雖然扔下了肉身,但是主元神馬上被師尊接走了。也許舊勢力在隔開阿姨的主意識以後下的手。這個時候,周圍的同修就要起重要作用了。要用正念加持她,替她發正念。

我身邊的同修有這樣一段經歷:三個同修去浴池洗澡。其中一個同修突然摔倒在地,不省人事。摔倒的同修此刻主元神離體,在距離他肉身上空三、四米的地方飄浮。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一點兒思想意識都沒有,沒有任何心理活動。另兩名同修馬上把他扶到一邊發正念:他還有沒完成的使命,堅決不允許舊勢力奪走他的生命。他還有許多救度眾生的事情要做,決對不允許舊勢力奪走他的生命。這樣摔倒的同修大約昏迷了幾分鐘以後就醒過來了!身邊兩位同修的強大正念使舊勢力沒有得逞。

所以,在面對舊勢力要奪走同修生命的時候,面臨死亡狀態的時候我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結果就不一樣。還有元神離體如果看到另外空間,千萬不能受到干擾。那裏再好也沒有按師尊安排的圓滿以後的世界美好。如果就是那樣安排就得先走一步圓滿走的,我個人體悟心中念著師父和想不起來念著師父,在後果和層次上是相差很遙遠的。對當事人本身也是一種考驗。如果知道自己要被奪走生命時,心中想起師父,感謝師父讓自己得法,感謝師父平衡自己生命的恩恩怨怨。而不是想我死了,大法白學了。那樣舊勢力會洋洋得意的對師尊說:怎麼樣?我安排他死對了吧?你看你把他當弟子,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相信你有無邊法力能解決這一切嗎?

從主觀原因上講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我們不要把和舊勢力簽約的事看的那麼重要,那麼嚴重。因為看不見,也不知道,所以不去想它,也不執著自己和舊勢力有甚麼簽約的事。一有甚麼事就認為這舊勢力如何如何厲害,就是承認了它的安排。而不是想到我們和慈悲偉大的師尊之間的神聖誓約才最重要,關鍵時刻不還得是人自己的表面,這個主體說了算嗎?師尊在宇宙之外正這個法,而舊勢力只是給師尊正法和大法弟子參與正法設的巨難而已。之所以還讓舊勢力留下一條小命喘氣,也是師尊安排的為了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建立威德,同時為了使全宇宙的眾生都有被救度的希望。我們應該知道未來的新宇宙是師父,是大法,是真善忍為主宰的。而舊勢力是要在舊宇宙中被銷毀掉的。所以我們要兌現自己來世間救度眾生的誓約,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事情發生了,我的心在悲痛之餘很快平靜下來。發生了就發生了。只能更好的提醒自己正法修煉的嚴肅,我們切身想一想自己,每個人的生命進程到底有多少?有多少人生中的大災大難因為我們修了正法而躲過?可以想像得到慈悲偉大的師尊在另外空間為我們承受了多少巨難?平衡了多少生命的恩恩怨怨。操了多少心血?而我們卻時常因為執著於世間的一點得失,執著於自己在大法中的得失,或者執著於眼前的一點小利不能割捨而耽擱了救度眾生。面對應該給機會叫他知道真相的眾生卻張不開嘴說話。如果不珍惜這萬古機緣,不能兌現自己來世間的諾言,勢必是會為自己違背了與主佛的誓約而後悔。每發生一件事情,我們從中都要悟一悟,得到提高。我們是師尊的大法徒,救度眾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如果不能履行自己來時的誓約,不僅是對師尊的不敬,對大法的不敬,被魔抓到把柄也是要把我們置於死地。我們只有抓緊時間修正自己,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堅決不讓舊勢力得逞才是我們應該要做的。同時這正是暴露我們執著,讓我們修去它整體昇華的好機會。從中看我們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悟到救度眾生的重要,能不能不受任何干擾的堅定的走下去。能不能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