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我們全家在98年有幸得法。99年7月20日,法輪大法突然遭到鋪天蓋地的打壓,使我震驚不已。那時我家與外界聯繫很少,迫害中爺爺說了不該說的話,放棄了修煉,不久就去世了;警察天天到我家來騷擾,媽媽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爸爸受中共邪靈操控走向了反面;我和哥哥漸漸的在這個大染缸中隨波逐流,完全忘記了大法,捲入名利中苦苦掙扎,一過就是六年。

05年深秋,一個偶然機會我遇到一位法輪功修煉者。驚喜中我問:怎麼現在還有人學大法嗎?她說真修者一直堅定著正念。接下來她從迫害真相到現在大法在世界流傳以及整個正法進程都給我講了一遍,解開了我的種種疑問。我萬萬沒想到這麼大一個國家竟公然如此耍流氓!此時我的心情又喜又悲,喜的是師父慈悲安排大法弟子來叫醒我別忘了回家的路,使我重獲新生;悲的是六年啊,這麼重要的歷史時刻,我卻迷失了方向,造業深重啊!後來這位同修給我帶來了新經文、《明慧週刊》等。那段日子我每天如飢似渴的看新經文,明白了我的迷途給師父正法拖了後腿,師父的慈悲偉大使我經常看著看著不禁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就這樣在師父的苦心安排下,我從新走回了大法中,媽媽了解了真相後寫了嚴正聲明堅修大法到底。

剜心透骨去執著

我實際等於是個新學員,我的個人修煉和正法時期修煉同時進行。自從走回來之後魔難重重,每一關每一難都是那麼剜心透骨。

走回大法沒幾天,一個突如其來的衝擊出現:曾經相處不錯的朋友欠我的五萬多元錢不想還我了。由於我總是信任周圍的人,借錢時他的全家都在場,所以當時沒讓他寫欠條,可萬萬沒想到現在他全家都抵賴。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我開始並沒有動心,看著他那副追逐名利的表情覺的:人啊,真是太可憐了,為了眼前這點利益活的多可悲啊!師父說:「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對方不但不想還錢還說我終於中了他精心策劃了半年的圈套等等,隨後就走了。我越想越覺得委屈,我平時對他都是以誠相待,他怎麼能這樣對我呢,越想越生氣。忍不住給他打了電話,他便在電話中破口大罵。我心如刀割。後來我想不能讓他好過,找幾個人鬧鬧他。

晚上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和同學們在一豪華賓館住,我要去洗手間,這時卻來到了野外,廁所是用木頭圍成的看上去是一個土匪的「匪」字。我舉個小旗後面跟著幾個人往家走,我們在荒山中迷路了,後來我們費了很長時間終於才找到家了。醒來後我知道我錯了,不該想用人的敗壞觀念處理問題,我是大法弟子啊。但我心裏卻為昔日好友能如此對我而委屈、氣恨,每天都在我的思想中翻騰,越想越生氣,很難排除。那時還不會修煉,只想到也許是前世怨緣今生了結吧,沒想到自己通過此事向內找找各種要去的執著心。

我以前對利很執著,在黨文化的薰陶下,滿腦子就是錢。我開了兩家店,其中一家還沒營業。我每次為客人熱情服務的同時恨不得人家把所有的錢都花在我這裏。每天想著營業收入情況,樂此不疲。自從我走回修煉之後,感受到每個眾生的疾苦,發自內心的為他們服務,求利的心放淡了很多,可是這離大法的標準還差很遠,我卻全然不知。

店裏的營業額直線下降,甚麼原因呢,得法了應該有福報啊。我甚至想到是不是風水有問題,多大的漏啊,可我當時還不知道呢。我每天抓住機會都要跟員工講真相,費了好長時間幾次努力才勸退成功,真為他們高興。他們很年輕,金錢至上的觀念很重,幾乎都是我的親屬也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我很信任他們,連商業機密都告訴他們。可是最近他們非常不用心工作,我想辭退他們可是工人不好找,就繼續留用在這裏了。可是沒想到他們卻在背後作著手腳。最後等於把我逼退出來了,他們順利的接去此店,而且視我如仇敵。我心裏知道也許就是因緣關係促成的,可能是以前我欠下的債,但馬上捨棄常人心真是很難,我還是為此產生了仇恨心理。因為這個店我已打好了基礎,在同行業內效益也是非常好的,從新起,即使多投資十倍也不一定有此利潤。不時的有人提示我利用媒體曝光他們不具備執業資格的違法行為,我也動過此念,可這不又用常人的觀念和手法處理問題了嗎。

這兩次事件的處理過程中都暴露了我仍然有黨文化的鬥爭思想,而我原以為自己年輕,沒有黨文化的思維,這一下來等於給我個大曝光,真是好事!我決心認真學法,解體所有不正確的思想。

這事之前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在店裏洗澡,很多客人在等著我,我要挪動浴室的位置,這時店裏人說不用動就這樣多好,我一看確實是不錯。醒來後悟到我應該在這裏救度眾生,因為每天都有至少五六人在這裏得救。可是後來才意識到當初處理問題時用了人的商業招術,各種不好的心夾在其中,也許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也是當時學法不深、還不會修煉造成的。我一度又陷入痛恨自己的悟性太差沒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的深深自責之中。學法讓我認識到通過這件事師父給我消掉很多業力,我應該謝謝那些欺侮過我的人們,他們給我這麼一個提高的機會。因為這些事給我的生活造成很大困難,收入一日千里下跌,所以當時真的很難始終保持正念看待這些事。一會兒是執著著常人的名利情損失了痛苦的不行,一會兒明白過來又在為放不下這點執著心而痛苦,幾次一個人開車時,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而自己「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愧對師父,不禁失聲痛哭……。我努力一次次的排除名利心、後天觀念等干擾至今。師父說「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轉法輪》)。想到這好像突然間又去掉了很多東西,我知道是師父把那些本不屬於我的思想再次去掉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的另一個店不久就營業了,我的合作伙伴應該說是個仁義之士,這裏的顧客很多。雖然收入遠不及失去的那個店,但是這裏施惠於民,賺些錢心裏很坦然。我多給了合作伙伴一成利潤,所以我只是在有事時才過去,這樣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學法修煉,做好三件事。

修煉中,情也在對我進行著干擾。每當遇到種種魔難無處傾訴,剛剛聯繫到的同修只見了三次面就被邪黨惡警綁架,從此又與同修失去了聯繫,我又陷入了同修被迫害的痛苦和悲憤中。由於不成熟,不懂手機安全知識,我在電話中講真相後懷疑手機已被監聽,我感受到了來自邪惡迫害的強大壓力……,這些事現在看來不算甚麼,可是對於剛剛走回修煉不到三個月的我來說,這些事同時發生了,承受起來真是難。我艱難的承受著這一切,那時多麼希望能有一個生活中的另一半,一個溫暖的家。

2006年11月,我終於去掉了情對我的束縛。沒過幾天,一個七年聯繫不上的同修與媽媽街頭巧遇,這位同修介紹我與另一男同修相識。他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一切都像師父安排的那樣想像不到的好。可我還是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才清除了頭腦中現代年輕人的拜金觀念,最後與他結了婚。從此我進入了修煉路上的另一歷程。

在一年的修煉中,歷經一次次的磨難,我的思想逐步被法歸正,強烈的各種執著已淡之又淡了,雖然每件事我起初大多是在人的基點上想問題,但最後都能正念處理。師父的苦心救度,安排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儘快吃苦還業,修去人心,同時安排了大量的時間使我每天溶在法中,在法中迅速提高,我感受到了無慾無執的輕鬆,逐漸走向成熟。

講真相救眾生

走回來之後我每天正念十足,利用晚上時間學法,很快把「七﹒二零」前後師父所有的講法和書籍認真的看了一遍,感覺就好像這幾年來發生的事,我都跟著師父親身經歷了一樣,就覺得整個人生再也不像以前那樣迷茫、頹廢,我馬上投入了緊迫的救度眾生之中。

我滿腦子裏就想著如何安排與親朋好友見面講真相,勸三退。師父安排有緣人到我身邊。白天我在店裏給客人講真相勸「三退」,幾乎是來一個講退一個。即使外出,也隨遇隨講,出租車司機、商店的服務員、裝修工人、環衛工人、路上行人、美容師、化妝師、洗澡時遇到的浴客,還有整個一個建築工地的所有農民工等等。我的汽車也給我提供了很多講真相的機會,汽車銷售店的員工及客人、洗車行的老闆及員工等,聽了真相後都退出了邪黨,路上遇到認識的人就讓他們上車帶他們一程,有的直接給他們送到目地地,藉機講真相,勸「三退」。他們知道他們有了美好未來的同時大多數人表示非常感謝。有的竟然高興的拍起手來。過去的同學、朋友、鄰居,我有的去登門拜訪,有的把他們請到餐桌上,各個明白了真相後都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外地的親屬我和媽媽一起去,一家一家的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個別中毒很深的親友在師父的加持下經過多次的講解最後也退出了邪惡組織。隨著不斷深入的學法,我真相講的越來越徹底,現在身邊的一些人主動向我要護身符,他們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2006年夏天在我和本地區同修才互相聯絡上,並很快成立了學法小組。同修們大都是跟我差不多時間剛走回大法的,拖了正法的後腿。學法小組建立後,幾乎每天一起學法煉功,切磋本地證實法的項目,到晚12點發完正念後才回家。小組的每個同修都在集體學法的環境中迅速提高。

學法小組成立一個月,小組內就先後成立了幾個小型家庭資料點,做到資料點遍地開花。為我們講清真相提供了更方便條件。

我對電腦一竅不通,加上老爸要是知道了想像不到會發生甚麼,所以猶豫了幾天。當我堅定了正念去買機器的那天,家裏接到電話說外地一親友家有事,爸、媽急速趕往相助,大概一週後回來。這正好給我創造了條件,白天同修幫我把機器買回來,晚上同修們來我家學法,因為有幾個同修不方便到學法小組學習,這次我爸不在家機會難得。學完後幾個懂技術的同修留了下來教我使用機器。起初幾天不斷有不懂的問題,機器也不斷出現各種故障,晚上同修來幫我解決,這一週下來我也差不多可以獨自操作了,父母也回來了。

為了資料點安全,我把機器放在床下,用棉被簡單罩住隔音,機器本來的噪音也不大,打印設置好後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就連睡覺也不耽誤。

去怕心

我的家庭資料點建立三個月後我就結婚了。老公是計算機專業畢業,我們又添了幾台機器,在一起配合很好。有時遇到故障不能馬上排除,但經過發正念後都能很快解決。我們製作的小冊子都是彩色的,光盤面直接打在光盤上,非常正規。各種書籍與正規出版的差不多。年歲大的同修就在本地區發送,體壯的就到遠處去。大家積極配合,「聚之成形,化之為粒」,每個人在此過程中都得到不斷的提高。

今年三月與我們間接接觸的同修被邪惡綁架,我聽到此事在上網曝光邪惡的同時,心裏忐忑不安,能不能牽扯到我啊,家裏的機器是否要轉移一下,對面樓上是否有監控啊等等一切被迫害的思想都來了。沒過兩天那邊同修需要大量《轉法輪》,我小心的準備好了交給了協調人。後來聽說該同修承受不住邪惡的高壓說出了兩名同修,而且他現已出來了。一段時間後那邊又傳來需要更大量《轉法輪》,我們幾個人分析他們那裏比我們這技術設備先進的多,能夠大量製作《九評》為甚麼不能做大法書呢。我產生了不解,懷疑是否是邪惡放線釣魚呢?

這幾天家裏四口人三人夢到警察抄家,我再次產生了強烈的怕心甚至想要搬家。動念的第二天才知道此念頭不對,一定否定它。可是書還是沒做。時間一天天過去,我想如果真要是有同修急需看書的話我由於為私的心裏,遇事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如果耽誤同修們學法,真是愧為大法弟子啊。於是決定明天就工作。當晚我夢到警察到我家來,說家裏一切都被監控了,我沒理他們開始打掃衛生很快清理乾淨了牆上和床下的灰塵,感覺一切都好了。醒來就想怎麼又夢見警察來家裏了,前幾天也夢見警察在我家綁架了八、九位同修,我躲在桌子下心想一會兒惡警進來還得帶走我,我就出去吧,剛邁出一條腿還沒落地,就聽見一個和氣的聲音喊著我的名字讓我回屋裏去沒有我事。我迅速回屋,從窗戶向外看到帶走很多人,但我都不認識。這難道是師父警示我要小心嗎?真的會有惡警嗎?想了一會兒,突然我恍然大悟,師父能給我安排被迫害的路嗎?肯定是不會的,那就一定是邪惡的圈套,差點上了當。此時邪惡的空間場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於是我開始了工作,起初遇到了各種麻煩干擾,後來很順利的兩天時間完成了送到同修那裏。

剛建立資料點時,一聽到風吹草動就想把機器轉移到同修家,同修也怕我壓力大承受不住,也說隨時可以放到他那裏,同修的偉大使我看到了差距,想起來又是為私為我的心才使我產生了怕,我一定從根上挖掉它。

放下證實自己、為私為我的執著

我所從事的行業檢查非常嚴格,當今大陸這些行業管理辦法漏洞百出,執法部門執法犯法,以權謀私吃拿卡要腐敗透頂,同行們深惡痛絕。一次我正在家中學法,店裏來電話說區監察大隊來檢查了,於是我首先發正念,是我欠下的我願還;如果屬於邪黨機關對我的干擾和迫害,就徹底清除,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一會兒店裏來電話說我們有嚴重違法違規行為,下午到他們辦公室接受處理。我很坦然,繼續學法,比計劃的還多學了很多。下午我和合作伙伴到了他們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叫我們在客廳等會兒,說裏面正在處理另一家。這時我就聽到那家的那個老闆說,「我是學大法的,信真善忍不說假話,我今天確實有錯,我承認。」我很意外在此能結識同修,同時更加悟到這不只是表面的執法部門例行公事,一定是邪惡看準了我們大法弟子有意指使常人對我們干擾迫害,我在外面不斷發正念。接著裏面的同修又說了很多常人拉攏關係的話,一個小時後處理結果出來了,這位同修業主被罰了1000元。

到處理我們店的事情時,我了解到,這個執法大隊剛成立,剛才那家是第一個被檢查的,我們是第二家。那人只說了幾點整改意見,幾分鐘後我們就回來了。回來後我有緣見到了那位被罰同修,切磋中我們認為她沒有否定邪惡的背後操縱致使表面看來我的問題要比她的嚴重的多可是結果卻相反。後來我將此事多次與其他同修交談,告訴同修們處理一切問題時要正念對待。

一次一位同修找我交流時我又講了此事。她覺得這次交談解決了她的很多問題,滿意而歸。可是她走後我總覺得哪裏好像不太對勁,找來找去發現在談話時我每次都有證實自己的心,可它隱藏很深極不易察覺,而且在這件事情上還有更嚴重的為私的心,根本沒有想到每個同修都是我們整體的一粒子,同修身處難中我光顧自己沒有想到正念加持同修,致使同修經濟受到迫害為惡黨輸血,我不但沒有為此感到愧為大法弟子,而且還到處炫耀自己如何正念正行,這與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標準差距何等之大啊。此時,我對師父講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有所領悟。

我時常慶幸我能從新回到大法之中,感恩師父的無限慈悲,我要在今後的修煉中以自己的行動彌補六年中的巨大損失。兩、三年來,我也是這樣做的。我把做好三件事溶在工作中、生活中,努力修掉證實自己、為私為我的那些人的執著,盡力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得好些,更好些,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回歸路,兌現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