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自從邁進修煉的大門,在不斷的學法背法中,我越來越覺得大法對一個生命的珍貴。被非法勞教後,長時間沒有看法,混在吸毒者中整天被謾罵,完成任務似的報數,大腦沒有片刻的安寧。漸漸離法越來越遠,放棄了,邪悟了。失去自由時,執著外面的美好。出來後想過好日子的慾望越來越大,活得也不是像被關時想像的那麼自由,那麼美好。痛苦過後,我意識到是自己的慾望、執著大了,滿足不了才痛苦。想起師父要我們放下名、利、色、情等執著心,我明白了,我要從新修煉,從新拿起《轉法輪》,在摔摔打打中,在浪費了幾年時間後,這兩年才真正開始了實修。實修中,我發現自己心情愉快,煩惱也少了。在矛盾面前,能以法為師,看問題的角度變了,心態好了,無執無求時,生活美好。

在修煉中有心性關守得好的時候,也有守得不好的時候。今年新年,舊勢力妄圖在經濟上迫害我,干擾我學法煉功。我沒有讓它得逞。事情是這樣的:同事找我借伍千元錢急用,一個月後消息傳來她自殺了,找她老公時口氣不好,我心裏當時七上八下的,伍千元錢是我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也不是小數目。我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後,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面對此事,我找她老公談,在交流過程中,我想到了師父的法,善心、語氣、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雖然他的態度不好,但是我站在他的角度為他說話,為他著想,很快他的語氣和善了,口頭答應半年後還錢。要是過去,我會為這事吃不好睡不好,還會出口傷人,把事情搞砸了。現在我心裏有大法,這事不算事,不放在心上。同事們知道這事後,有的當著我的面說,自從我修煉大法後和原來不一樣了。廠工會主席在煉鐵分廠辦公室公開說:「學法輪功的人善良,做好事,樂於幫助人,如果都學法輪功就沒有貪官了。」通過這件事向內找,我也發現了自己的執著。原來沒有意識到被加強了才會被鑽空子。現在發現了就要及時去掉它。

家庭關。剛結束了勞教所迫害,發現老娘很孤獨,跟我也沒話說,我同意老娘找個老伴,有個照應。正好有個退休的校長,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老娘接觸後很滿意。我要求他們打結婚證,錢共同享受,偏偏事情的發展不由自己想。結婚證老娘不同意打,校長只交生活費,在我這裏住。我左思右想,心裏不舒服,要他們搬出去住,他們又不願意搬。再加上他孫女來這裏讀書一年,兒子媳婦又不是那個事,我心裏極度不平衡。在家裏先是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有想法慢慢談。但是事情又不由自己想的,講道理行不通,爭鬥心馬上就起來了,大吵幾架,長期家庭關沒有過,心性守不住。在這個過程中,心裏一直對自己說:「不管老娘的事,不想這些自己認為不平的事。」硬是壓不住自己利益得失的心。雖然這件事情心性沒過去,摔了跟頭,發現自己太執著常人的理了,對老娘的情沒有放下。如果是個外人,自己不會被這些所動,自己又沒有守住德,還造了業。通過這件事,下決心不被親情所糾纏,不被家庭所動,不再干涉別人的生活。

心性掉了,體質也差了,舊勢力是無孔不入的。對我兩個月的迫害,人消瘦了幾十斤,但我還是在信師信法中堅強的走過來了。我不怕它,是我的業力我承受,是舊勢力強加的堅決鏟除。雖然痛起來愁眉苦臉,但是我沒有把它當一回事,照常上班,吃飯,難受想吐就吐,吐完再吃,不被它所動,它甚麼也不是。走過來之後,真是一身輕,吃粗茶淡飯,全身也是舒服的。

現在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但證實法做得不勤,講真相同事親人都能很自然的講,但三退卻有障礙。有時談到三退,別人不理解時,自己就沒有更深入的去講,還很懈怠,一般都是用真相幣證實法,斷斷續續的特意去做,比起修得好的同修相差很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