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後面的從今天做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相比多數能堅持做好三件事的同修來說,我已經是很差的一類學員了。99年迫害開始前雖然已經開始學法煉功但並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內涵是甚麼,只因為對現實生活的不滿(父母長期不和,家庭環境很不好,內心痛苦)而心存趕快脫離這裏的想法,帶著很強的求心還不自知,不時仰望天空期望著師父快帶我走,卻不知修煉要紮紮實實修這顆心才可以提高。後來又在情的作用下做了大壞事。迫害開始後,自己由於不能真正實修,也認識不到自己應該怎樣做,由於固有的常人心,受到誤解不願辯解,所以即使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也不想去說,心想誰願怎樣就怎樣吧,我心裏明白就行了。後來看到師父關於弟子講真相的講法,特別是說到不能走出來的人將被淘汰掉,心裏害怕了,就強迫自己做些講真相的事,卻不是真正的慈悲心,所以效果也不好,還給自己帶來麻煩。

就這樣我學法做三件事的狀態是起起落落的,多數時候是處於矛盾的痛苦中,知道應該去做甚麼,但不能實修的狀態下使做事成了自己衡量能不能行的「成績」,把做事看的很重;怕心始終伴隨,有時幾乎使我怕到心臟出現異常,全身發麻,幾乎昏厥。就這樣做成一件講真相的事就覺得自己有一點成績了,應該算是走出來了,不會被淘汰了吧;做不成,效果不好,就心情很差,覺得自己沒希望了,好像世界末日要來了一樣焦慮、煩躁、無精打采、發脾氣。有時覺得自己的心態太不好,學法都學不進去,就用常人的辦法解決,比如看電視,玩電腦遊戲。

說到這裏我都覺得這哪是修煉人的狀態,根本是常人,連一般常人的狀態都沒有,我是不是修煉人?怎麼成了這種狀態,這樣下去不得了啊。突然想起師父的一句話「我就要你那顆向善的心」 (《悉尼法會講法》)。是啊,我只執著做事,好像做的越多「成績」越好,就可以圓滿似的。這不是走偏了嗎,做事的前提首先是自己能精進實修啊,帶著強烈執著做事,效果也不會好,就算做了很多,自己沒提高也只能算是做好事了。

多日來自己被這種不正確狀態困擾著,我想根本原因是自己還沒有真正下決心實修自己,也許是自己得法後做的大錯事增加了修煉的阻力,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修,但現在我能感覺到師父還在管著我,那就甚麼都不要去想了。雖然幾乎失去一切機會,但師父也說過「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北美巡迴講法》)我想還是靜心學法,真正放下一切執著,用心學法吧,不能真正得法,執著做事有甚麼用呢,也不能真正救了眾生。所有干擾學法的思想和身體感覺都不是自己,那麼它們所帶來的干擾能是自己嗎,一定不是自己。一切不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都不是自己,雖然此時一些人心在動,在力圖繼續存在繼續干擾我,但我知道它不是我,我要分清哪個是真正的自己,真正去修自己,因為我已經切實體會到不修自己就會走向毀滅。多少次夢見自己走在空曠的黑夜裏,樓房也是空的,黑暗中沒有人,有時只有自己的小兒子,有時有那麼一兩個自己曾經講過真相的人,這就是我的宇宙嗎?沒有光明,這正是我的心理狀態。師父說的「在陰暗中偷生」,為甚麼在這萬古不遇的被救度的唯一機緣面前要選擇放棄,為甚麼?唯一的原因是選擇放棄的思想根本不是我,而是註定要被淘汰卻因為我遲遲不能分清而苟活到現在的舊宇宙的敗物,「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它在干擾我的思想,讓我總也靜不下來,頭腦裏時時反映一些不在法上的念頭,還以為是自己,那個一直對自己修煉沒有信心的東西,一想就灰心喪氣的東西能是自己嗎?難道師父當初選擇我得法是看走了眼嗎?師父現在還是沒有放棄我,不要再讓師父失望了。

從現在開始,我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者,放下一切執著,「排除干擾,以法為師,紮紮實實的修煉」(《法輪大法義解》)。同時做好另外兩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

我想和我情況類似的學員可能還有,只希望我們都能堅定下來走好以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