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故事和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今年七十歲了,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前,我患有膽結石、風濕性關節炎等多種疾病,苦不堪言。風濕性關節炎非常嚴重,四肢腫脹、關節僵硬,行走不便,發作時躺在床上動不了,連舌頭都腫脹、發木,說話都很困難。膽結石大約有大棗那麼大。孩子勸我去做手術,可醫院要收幾千元的手術費。我心疼錢,也害怕開刀,硬挺著沒做。得法後,師父多次給我清理身體,不但讓我徹底擺脫了病痛的折磨,還讓我感覺一身輕。

如果不修大法,我不知道今天是否還活在世上。師父對我的再生之恩,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因此,無論邪惡多麼瘋狂的鎮壓法輪功,我絲毫沒有動搖過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堅定的走在正法的路上。幾年來,我按照師尊的教導和要求,懷著一顆慈悲的心、樸素的信念,努力的講真相,救度世人。

講真相救眾生,邪惡無法阻擋

二零零四年前我講真相主要是以發資料為主。我年齡較大,走不遠,就在附近做。我所在的城市方圓十里我幾乎都做遍了。我每天晚上出去發資料,全部步行,風雨無阻。每次出去都帶著上百份真相資料,一路走一路發。

冬天我穿著一件大棉襖,裏外都是兜,每個兜裏都裝滿了資料,沉甸甸的。雖然每次都要走很遠的路,上樓下樓的,但我並不覺得累。冬天有時下大雪,厚厚的,回來後膝蓋上都掛了一層霜,我不覺得冷。每次出發前,我都請求師父加持:「我要出去救度眾生,請師父幫助我、保護我,不要讓邪惡干擾,一定要讓世人明白真相,一定要救度更多世人」。師父看到了我真誠的一念,所以在發資料時經常出現奇蹟。

我們這裏的各個小區幾乎每個樓都裝有防盜門,外人很難進得去,很多大法弟子也常常受阻於那些防盜門。可是我發資料時,防盜門經常是開著的;或者有小孩要進去我跟隨而進;或者有人從樓裏出來我趁機而入。有時實在進不去,我心裏著急,想:「這裏的眾生看不到資料,得不到救度,怎麼辦呢?」無意中一拉,門竟然開了,很少有受阻的時候。記得有一天晚上我發了十三個樓道,有的樓是五層,有的是七層。我先上到頂層,從上往下一個門不拉的全部發遍。有好幾次遇到危險,在師父的保護下,都有驚無險的度過。

一次我在一個樓裏發資料,被人發現了,那人爬在樓道口向下看到我,跑下來想抓我,當時我很鎮靜,心裏發著正念:「不許干擾我救度眾生,不許你幹壞事!」穩步離去,那個人也就沒再追我。

一次我去一個小區發資料,可能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警車來了,想搜捕我,用警車堵住了樓口,我出不去,但我心裏一點也沒有害怕,求師父保護並發出一念:「把他們定住,不許他們迫害我;不許他們干擾我助師正法。」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從警車旁邊走過去。他們果然沒有動,問都沒問我一聲,呆呆的目送我離去。「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千真萬確!

師父「向世間轉輪」發表後,我就走上了街頭,面對廣大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每天我出去兩次,中午不休息,吃完飯就接著出去講真相。我一路走一路講,遇人就講,走到哪講到哪,講三、四個小時,回家做飯做家務,晚上吃完飯又出去講,講上一、兩個小時去同修家學法、發正念。

我和老伴自己住一套房子,但是閨女一家三口每天都要回家吃飯,我要為他們忙乎飯,做家務,因此時間也非常緊張。但我堅持每天做完家務後抓緊時間學法。我每天大概只休息三、四個小時。就這樣,我常年堅持講真相,從不間斷。

我牢記師父的話:「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過一切機會。」(《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每次出去前,我都請求師父安排有緣人,可以救度的人和我見面,以便我去救度他們。碰上民工幹活,我就給民工講真相;碰見小販賣東西,我也過去和他聊幾句;前面碰見行人,我就緊走幾步攆上去,打個招呼就開始講真相;碰見出租車停車候客,我就過去和出租車司機講幾句,勸「三退」;碰見家庭主婦、小孩,我都講……,哪怕在廁所裏碰到人,我都要和她講幾句。

我注意根據不同人的情況針對性的講。對青年學生,常常從六四開始講;對社會底層人士,就從腐敗講起;對年齡大一點的,就從道德淪喪去講;對家庭婦女,我常常從預言、消災免難去講……我常常起個頭,然後再看對方的反映,待對方有一定的共鳴後,我就直截了當的勸「三退」。有時碰見行人,匆匆忙忙的,不可能講多少話,我就問:「你看過《九評》嗎?你知道『三退』嗎?我幫你退了吧,退黨能保平安,用化名都行。」講完真相,我再把護身符、真相材料等鄭重的送給他們,祝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也許是眾生看到了我那顆真誠的為他們好的心吧,所以我講真相的效果還可以,每天都能勸退一些人。二零零六年初,我大約算了一下,經過我勸退的有兩千餘人。後來勸退的人越來越多,我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師父點悟,加強救度眾生的緊迫感

二零零七年初,一天晚上我在家學法,睏倦的不行,迷迷糊糊竟睡著了。半睡半醒著,師父點化我,叫我看到了人類大淘汰的景象,那真是太淒慘了:有的人幹著活,倒下就死了;有的人正走在路上,走著走著就倒斃在路旁,滿街都是死人,沒見到幾個活的……。夢中我放聲大哭起來,在外屋的家人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急忙跑過來問我,過了好一會我才平靜下來,把看到的景象給她們說了一遍。我明白師父是在點化我:人類大淘汰即將來了,時間不多了,要抓緊時間講真相救度眾人。這更增加了我救度眾生的緊迫感,更努力的講真相勸「三退」,不放過一個機會。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正在覺醒,講真相的效果也越來越好。我記得最多一天勸退了四十六人,最少也有五、六人,每天勸退二、三十人那是常事,多的時候一個月就能勸退六、七百人。同修也常問我是怎麼講真相的,幾年來在勸「三退」的過程中也確實有一些體會,在此和同修們切磋交流,以便更好的救度眾生。

信師信法,按照師父的教導做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們就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一定是最正最好的,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不打折扣,師父叫講真相我們就去講,堂堂正正的講。

我最大的體會是:一定要去做,只有去做了,法就會給你智慧,給你力量,堅持做下去,路就會越走越寬。光想不做是沒有用的,只停留在思想上,沒有落實到行動中是不行的,那不是修煉。師父早就告誡我們:「做到是修」(《洪吟》)。

講真相,我並不追求數量,一天退百個不多,一天退一個也不少,一個沒退也沒有白做,也是在傳播福音,也是在鏟除邪惡。只要去做了,努力了,我就會覺得很坦然、很充實,沒有虛度光陰。我這人平時喜歡安靜,並不善言辭。但是我覺的在講真相時,智慧有時真的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的湧出來,幾句話就能解開人的心結。這都是師父給的,師父在做。我們這地區也經常出現各種干擾,形勢有時很緊張,在同修中有時也會造成一些波動。但是不管形勢怎麼變化,我仍然每天出去講真相,絲毫不為所動。

第二個體會是:路走的正,磨難干擾相對要小,做事情也會事半功倍。在法中才是最安全的,偏離法才是最危險的。一個時時都在法中的人,邪惡見了你真的會害怕的。

有一次在街上,正在勸「三退」,突然有一輛警車停在我身邊,很快下來三個人(警察),其中一個胖的說:「幹甚麼的?找人幹活嗎?」我想我是來救人的,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不能叫他們鑽空子,請師父加持,發著正念就走了。剛走了幾步,一個人迎上來說:「你怎麼不勸他們退呢?」我說:「還不到時候。」繼續發正念往前走了。走遠了回頭一看,警察像木雞一樣呆呆的站在那裏。師父呵護我有驚無險的度過了這一關。

還有一個體會是:講真相勸「三退」念一定要純正,就抱著一種救度眾生的願望做,不帶有一絲個人的觀念。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們講真相的效果如何和我們自己發出的這一念有很大關係,念正,說出的話力量就大,能打進人的思想深處,效果一定會好;念不正講真相的效果會大打折扣。和人講真相時,我都先發一念:「請師父加持我,鏟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我要救度他,我一定救度他」。我就抱著一種一定能夠救度他的信念,堂堂正正的講,效果就會很好。如果抹不開面子,講話猶猶豫豫的;或者信心不足,我能不能勸退他呀?或者別人不接受自己心裏就喪氣;或者有畏難情緒;或者顧慮這個,顧慮那個,只要帶有這種種雜念,講真相的效果都不會太好。我們一定要用自己的正念影響人,改變人,而不能受對方觀念的干擾。

講真相千萬不要動氣,對方無論說甚麼都不放在心上,找出對方的思想根源,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善意的給他解釋清楚就行了,儘量避免爭執。千萬不要悲觀氣餒,這種不良情緒都是念不正的表現。千萬不要想:「這個人不可救要了」,那等於是詛咒人家,你發出的一念對方是能接收到的,就可能真的把他障礙住了,真的沒救了,這將是多麼大的遺憾。

講真相時一定要帶有一顆救度眾生的慈悲心去講,一定要有慈悲心。當然慈悲心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其實大法弟子都修了很長時間,慈悲心都很強,只是儲存在倉庫裏,平時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如果我們帶著「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去講真相,慈悲心自然而然就會表現出來。講真相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提高的過程,不斷的講,慈悲心就會越來越強。「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慈悲心的力量真是太強大了。有時我三言兩語就勸退一個人,對方不一定完全明白我講的是甚麼,但他們感受到了我的慈悲,完全為他們好的那顆心,自然就接受了「三退」。

一次我在市場碰見一個賣菜的人,三十多歲,我過去和他講真相,我說:「大姪子,你是黨員嗎?」他說:「我是啊!」我說:「我幫你退了吧,共產黨作惡多端,老天要滅它,退黨能保平安,有一個好的將來。」他跳了起來:「我不退,我花了幾萬塊錢送禮才入上黨。我還要當支部書記呢!」他說了很多,我在一邊默默的垂淚。我不是為他態度不好而難過,而是為一個生命不覺悟,面臨淘汰,自己救不了而傷心。他一見我哭了,怔住了:「姨,你怎麼了?」我說:「大姪子,我是為你好,你為甚麼不理解呢?共產黨那麼壞,你為甚麼要去給它殉葬呢?」他態度大變:「大姨,我退,你是為我好,我看到你的心了。」我說:「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他馬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我當時真高興,為一個生命的覺悟而高興。還有一次我碰見一個人,五十多歲,臉蠟黃的,身體很不好,走路都氣喘吁吁,見他那模樣,我心裏很難受,決心要救度他,就去給他講真相。我說:「大兄弟,你的臉色不太好,你身體怎麼了?」他唉聲嘆氣,講他有甚麼病如何如何。他問我是不是法輪功,我聽出他的話帶有不好的信息,就問他:「你是不是抵觸大法呀?大法是宇宙大法,是度人的高德大法,不要輕信邪黨的造謠宣傳。」他態度很不好的打斷我,說他不信法輪大法,還說法輪功搞政治如何如何,全是邪黨的那一套。我一邊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一邊想:「你別說了,你別說了,你的身體都那樣了,你還誹謗宇宙大法,你不是造大業嗎?」我勸他「三退」,他更不接受:「我為甚麼要退黨,共產黨每月給我一千多塊錢,法輪功給我錢嗎?法輪功一個月給我三千塊錢,我就退。」我說服不了他,心裏很難受,為一個生命惋惜,又情不自禁的落淚了。他見我很傷心,也愣住了。過了一會說:「大姐,你別哭了,我退了不行嗎?你是為我好,我退。」我送給他護身符,他也接受了,我告訴他每天堅持念法輪大法好,身體一定會好轉的。他說一定念。我離開時他一個勁的對我說「謝謝」。

一定要學好法和重視自身修煉

要講好真相,一定要重視自身修煉,三件事都要做,三件事都做好。法學得好,自身的狀態就好,正念也強,勸退的人也多;法學得少,自身的狀態差,講真相的難度就大,勸退的人就少。

在學法上我抓的比較緊,堅持和同修們集體學法,平時儘量擠時間多學法;幹家務也帶著MP3,一邊聽一邊做事,每天煉功、發正念我也都能很好的堅持不怠。

要講好真相,有些具體方式方法也要注意。如和對方打招呼一定要禮貌、親切,要使用敬語,該叫甚麼叫甚麼,年齡大的叫哥、姐,年齡小的稱兄弟,再年輕的稱姪子,給人一個禮貌、親切的好印象,叫人覺得你可信任,這也是講真相的基礎。給陌生人打招呼,一定要自自然然的,拉近人的距離,消除對方的戒備心理。不要一味給對方灌輸甚麼東西,這樣很容易觸動對方的甚麼觀念,起到相反的效果。有時講很多不一定講得好,要注意傾聽對方的講話,觀察他的反應,順著他的執著講,他講的對,就表示同意他的觀點,啟發出他的善心,和他引起共鳴,這樣就容易很多。語言要儘量簡短有力,言簡意賅,直奔主題,不能光繞圈子,繞了半天反而把勸「三退」這個根本問題耽誤了。

沒有怕心,堂堂正正的講真相

以上這些只是我個人的一些體會,不一定適合大家,其實每個同修只要去做,然後自己不斷總結,都會摸索出一套適合自己講真相的方式。

最後一點就是,講真相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講,不要膽膽突突的,不要有甚麼怕心。我們講真相,在社會上走,甚麼樣的人都會遇到,甚麼樣的心性都有,時時刻刻都在磨煉你的心性,提高你的心性。但是我們一定要保持大法弟子的風貌,不能被常人心所帶動,更不能被邪惡的因素干擾,影響我們救度眾生。我也經常碰到一些人,不接受大法,不願「三退」,有的表現很冷漠,有的說些不好聽的話,有的態度很衝動,不管對方態度怎樣,我心裏都很平和。我們是勸善,不接受算了,發著正念,自己走開了事。有一次有三個人圍著我高聲大罵,臉很難看,兇態畢露。我很難受,不是為罵我而難受,而是對他們無知中誹謗大法造孽而難受。

有一次我講真相講到一個便衣頭上,他說:「你還敢勸我退黨,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你是警察嗎?你是便衣嗎?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你首先是個生命啊,我不能看著你隨著惡黨被淘汰了。」我說:「人之初,性本善,你的本性是善良的,你是有善心的,所以我願意和你講。」他說:「你還說我善良,沒有人說我善良,實話告訴你,我抓過法輪功,我也打過法輪功。」我說:「人都是善良的,只不過你是被惡黨指使,做了壞事,你發表聲明,退出惡黨,誠心悔悟,神會原諒你的,因為神是慈悲眾生的。」我的這些話啟發出了他的善念,他有點感動:「沒有人說我善良,老太太你厲害,我退了吧。」還有幾個人,我把他勸退後他告訴我:「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某某公安局的」。

還有一次我在街上給人講真相,一個便衣突然竄過來抓住我的胳膊,高聲喊:「我總算抓住你了!」這是個很強壯的年輕人,身材很高大,很有力氣,抓得我胳膊很疼。我當時沒有害怕,很鎮靜的看著他,默默的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我,保護我。他說:「你怎麼不害怕?」我說:「我為甚麼要害怕?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講的是真話,我是在救人。」我直視看他,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我的正念一瞬間就使他的邪惡因素解體,他嚇得撒開手就跑了。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又一次有驚無險。但我的胳膊上留下他的指印,深深的,青腫著,過了很長時間才消去。像這樣的事也時常發生,由於篇幅問題,僅舉幾例。

總的一句話,不管怎麼做,也只是用自己的嘴和腿,都是師父幫著做。也就是說,只要堅信師父,堅信法,一切順理成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