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學不能解釋的現象為切入點勸三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在我勸退對像中有一部份是大學同學和現在的同事,我剛開始勸他們三退時,採取的方式是先揭露邪黨的本質,再講三退的必要,但是效果不大理想。我想:他們工作輕鬆、穩定,收入高,但是他們已經沒有去探究真理的慾望了,也不想辨別對錯,只想保持現狀,太可悲了,甚至和他們說起邪黨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的事時,有的說:「匪夷所思」,有的冷漠的說:這些事太遠了,和我沒甚麼關係。文人相輕的風氣使的他們認為如果被我勸退了,就覺的在我面前顯的不夠聰明,知識面不廣,很沒面子,總之就是有道理,有事實,她還是笑而不答。有一段時間我簡直不知該如何入手。

後來我明白了,原來他們是沒有想到三退和自己的身體健康、平安有直接關係,看來是我應該改變方式。如果用一些恰當的切入點把這些關係連上,很快就能水到渠成。

根據我了解到的情況,其實他們很多人都接到過海外真相電話、收到真相郵件,看過《九評》,也在海外特別在香港、東南亞看到三退信息,所以相對來說,他們是比較了解真相的。同時我也了解到,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看到或聽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用他們所知道的知識根本就無法說清。所以我改變了方式,用科學無法解釋的一些現象做切入點去把三退和身體健康平安的關係聯繫起來講,他們很快就退了。

下面摘取幾個例子:

2005年的時候,有位大學同學來找我,當時不知道她病重,她只說來我市著名的腫瘤醫院做一個小手術,其實仔細想一想就知道,如果只是小手術就沒有必要千里迢迢到著名的腫瘤醫院找名醫。我請她夫妻在酒店吃飯,她先生說,這次住院,他陪夫人到很晚才回去住處,每次回去時,他都感到似乎身後有東西跟著他,他心裏不由的害怕。所以他相信有邪靈的存在。勸退時三言兩語,他們很快就同意退了,令我很驚訝。他解釋說,早在十年前就對邪黨不滿,為了不交黨費,他想方設法把自己的檔案拿到手,然後銷毀了這些資料。現在是自由身,所以一聽說三退保平安,他就沒甚麼可猶豫的,退了乾淨。當我準備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們時,突然有一股陰風直面向我吹來,我雙臂立即起了雞皮疙瘩,時值盛夏,可我感覺是冷到了骨子裏。我馬上意識到她身後似乎站著三個穿著黑白衣服的「影子」,於是我默念正法口訣。這時我發現剛才的那股風冷的我的手僵硬,寫出的字歪歪扭扭。他們夫妻都見到此情景,似乎有所悟,馬上接過我寫的字並默念。

我這同學後來對我說實話,她患的是肺癌,三天後就要進行手術。三天後她丈夫很高興的打電話給我說,檢查沒有發現癌細胞,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三退後甚麼病都沒有。

在單位我和一同事同一宿舍,對她勸了很多次,她總是不吭聲。後來有一天午休時,在似睡非睡中,我看到她的床底下躲著一個小鬼。不久,她就患子宮肌瘤住院動手術了。出院後,我去看她,她對我說,住院期間,她很害怕,也不知怕甚麼,就是不敢睡覺,只要能走動她都回家睡。我告訴她前一天晚上,我夢到我手捧護身符上的一朵蓮花給她,她馬上說:蓮花是很好的東西,能護身。於是她就同意退了。

我一直想勸退一位同事,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一天,我夢到滔天的大洪水來了,我領著她跑向安全的地帶,邊跑邊對她說:幸虧你是最後一個退了。第二天她來約我一起上街,購物不是她約我的目地,她是想告訴我她最近老做惡夢,她常夢到一個可怕的聲音對她說:「我要殺了他(指她先生)」,她很害怕,不知該怎麼辦。接著她還說,她父親是一個廠的廠長,兩年前去某著名大學研習MBA時,和學員一起到教授家做客,回來後學員對她父親說,教授家的門後有幾個穿著古代衣服的人(魂)。她說:我爸爸和他的同學都是高級知識份子,這絕不是迷信,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我把我的夢告訴她,並告訴她三退能保平安,她很鄭重的答應了,並且認真的給自己起了一個好聽的、很有韻味的名字。

自從勸退那個同事後,有半年時間我都沒有能再勸退其他人。有時我想是不是因為我的那個夢說同事是「最後一個」,一語成真。後來我想講真相勸三退還沒有結束,這「一語成真」絕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一定要突破它。不久我就夢到我對一同事勸三退,她對我說:退就退吧。第二天我馬上約她出來吃飯,在飯桌上她說:以前曾親眼看到過老家有「七仙姑」的事,實在沒辦法用科學來解釋。但因為我自己有怕心,覺的她最近很受領導的器重,就沒敢跟她說三退的事,只講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好處,她接受了。過後我非常懊惱自己,沒想到過幾天她對我說,再過兩天她就會很忙了,所以趁現在還有空,想回請我。這不是師尊在給我創造機會嗎?所以在吃飯的時候我就直接和她說了三退的事,她說前不久她在樓下找人補鞋的時候,有一老太太對她說了三退的事,她當時嚇的連鞋都沒拿就走了。接著她認真的對我說:我信任你,就按你說的做吧。我那天真的好高興。

當然,這種勸退方式適合在明白真相的基礎上的,也就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同時也是需要細水長流的。比如對一上司勸了整整兩年,到了就差一點的狀態,但就是一直沒有突破,後來單位有一同事病故,在病重期間,她家人請老家的人算命,知道她是到某酒店吃飯時被那裏的鬼纏上了。這是在勸退中她家人對我說的,我知道這個上司也常到那家酒店吃飯,所以我把這事用很含蓄的方式一說,她二話不說,馬上就同意退了。

如果沒有了解真相的基礎,即使遇到再不可思議的事,也是不退的。有一女同學在市委身居要職,親身和她的同事經歷了撞鬼事件,而且清清楚楚,當時有好幾個人都嚇的魂飛魄散,過了一年和我口述這件事時還心有餘悸。可是因為我當時有一個怕同學知道我修大法的很骯髒的心,用第三人稱把真相說的含含糊糊,吞吞吐吐,她也聽的稀裏糊塗,一頭霧水,當我說退邪黨能保平安時,她馬上就用無神論那一套來表示不信。大學畢業後各奔東西,見一次面很不容易,機緣就這樣錯過了。

所以無論甚麼方式勸退,一定要讓對方知道真相,即使暫時沒能退,當有同修接著勸時,也可能三言兩語就退了。比如有一男同學,聚會時無意露出有同事勸他三退的事,但他考慮到是同事,又剛入邪黨,所以他沒有回應。過後我打電話用家鄉話和他一說,他表示從小在農村長大,不可思議的事見多了,也聽多了,所以他也很乾脆的退了,我知道我是接了同修的第二棒。

當然也有不退的。有一女同學也接到過海外真相電話,也在香港、澳門看到三退信息,第一次和她講三退的事,她表示不屑,並說也有同事曾勸過她;第二次我再和她說時,她乾脆對我說前兩天她被批准入了邪黨。我很吃驚,因為之前她一直對自己不是邪黨員而洋洋得意,怎麼一下子就改變了自己做人的理念。我只希望接手第三棒的同修能使她明白過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