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救世人的兩則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

一、不被人心帶動、只管講真相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講:「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而且有許多人是觀念在講話,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講話,所以說出的話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講過了啥他自己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視他講的話,你為甚麼重視呢?別管他講啥,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

從99年7月20日以來,我基本上是用嘴講真相的,開始的時候往往是帶有爭鬥心講的,當時對反迫害而言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對救度眾生而言往往效果不好,後通過幾年「跟頭把式」的教訓和對法理的不斷昇華、不斷歸真自己,知道了救人的使命和世人才是受迫害最重者。

《九評》問世開始勸「三退」時,感到有壓力不好講,其實回想起來不是不好講,是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高了,剛開始勸「三退」時人心較重、顧慮重重:人家會不會認為是參與政治呀、會不會接受啊、會不會把話學給家裏人那、會不會舉報等等。其實人心早把被救的人給「框」起來了,不但救不了,說不定還把人家往下推了一把,這個教訓至今我還在自責。

我們單位的一位退休副經理,我們住在一個院,我知道他好鬥之心和無神論意識頑固,就先給他拿去了很多真相資料,包括《九評》、預言光盤,可他看來看去,反而起了妒嫉之心,竟說出一些對師父不敬的話,而且根本不相信退黨能保命,最後竟說了一句「我就拿命賭它一把」的絕命話,結果一個月後人就去世了。這個事對我觸動很大,與自己的人心太重有關的,為甚麼給他那麼多資料,不就是怕他不接受嗎?這不首先把他「禁錮」住了嗎?難怪人家說死都不退,再者慈悲心不夠、動了人情,看他說出一些對師父不敬的話,不是首先查自己的原因,而是心裏不舒服怨人家不好,心想能救就救不能救就算,再者還把他當作自己的老領導看待了,那不就和常人一個層次嗎?就像氣與氣之間,誰能把誰的病治好呢?

後來通過不斷的實踐、總結,法理的不斷昇華,不知不覺中救人的意識和緊迫感越來越強:不管說啥我就是要講真相救人。就像一個人掉到水裏一樣,哪還顧著有甚麼想法?救人要緊。當然要講究智慧方法,過去我都是以第一人稱開門見山的講,目地是既救人又證實法,現在我用第三人稱講同樣達到目地,一般我是這樣講的:我給你說個保命的大好事吧,我的親戚(朋友)是修佛修道的,他看了很多預言書,我也看了,很有道理,預言的很準,比如諸葛亮的《馬前課》、唐朝的《推背圖》、宋朝的《梅花詩》等。如果看對方能接受,我就會講是個好人、怎樣不與邪黨為伍保命等,如果看對方不太容易接受的或時間不夠用,就講如何三退保命就行了,至於他如何認同大法以後再說。

在我所講退的幾千人中,有的幾句話就退了;有的當時不理解稍微緩和一下再講也退了;有的熟人事隔一兩年再講也退了,很少有人說我參與政治的,大部份都是感謝的話,有的還和你聊起來沒完。但千萬注意一時講不通的不要著急非要講,自從我們一個院住的那位副經理遭報後,我非常注意這個問題。對於冷言冷語或威脅的,我不為所動難受,下一個接著照常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現在我對師尊這首詩有了更深的體悟,不管是真相資料還是用嘴講救人,其關鍵的作用是正念。

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為甚麼把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常人說甚麼放在第一位?為甚麼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那麼重?值得深思啊」。

如果我們把常人的話當真了,而且非常在意,這樣就好像把他們固定在那裏一樣,這樣怎麼能把他救了呢?現在我不管他有甚麼想法,只要對方是可救的,我就按照我的思路只管講,並且把握好不與對方辯解;善意的智慧截斷容易爭論的話題,牢牢的掌握主動權不跑題,因為師尊說我們是唱「主角」的;在正念的作用下,我們的「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那麼你叫他「退」他就會「退」;你叫他喊「法輪大法好!」他就會喊。(當然無可救要的不在此話題之內)

二、一走一過中把慈悲留給對方

師尊《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講到:「再有,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其實很多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說,我現在去講真相,好像現在是去講真相,你平時就不是講真相。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個人體悟,就是讓我們一走一過中對來不及說話的人用意念去救。當時我學了師尊這篇講法後不久,我已經認識到了這層法理,但由於自己修的不好,幾年來反覆被邪惡迫害,也沒有用心用意去做,沒有把慈悲留給對方。當我看了一篇河北大法弟子寫的《一走一過留慈悲》的文章後,深有感觸,因此,就把我很早就想對這方面法理的認識寫下來與同修交流,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把慈悲留給對方」,不就是心裏想讓這個匆匆擦肩而過的常人得救嗎?這不就是正念、意念嗎?通過學法都知道,這宇宙中有個理:你所求的和不求的別人不能管,關鍵時候你自己說了算。根據師尊講的這些法理,是否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你想救度這個人,師父知道,最終會成全你。「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記得當年師尊辦班傳法給學員淨化身體時,就是讓學員想著自己的病灶部位或者想要自己的親人祛病,為甚麼讓你「想」呢?因為得符合宇宙的理才能起作用的。你想讓親人祛病,你得有這個願望,師父才能成全你,用意念救人也是同樣的道理。「把慈悲留給對方」,不但能起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作用,還可以淨化自身的空間場,不斷歸真自己。因為慈悲救人的心越強,私心雜念越少。

世上的人都是有來頭的,在正法中都是要從新擺放位置的,任何生命都跑不出去,所以把誰遺漏了是絕對不允許的。

目前正法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如果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時時刻刻的珍惜這一面之緣;一走一過用慈悲去救人,全方位的救人,那麼我們就會實現師尊所要求的那樣,有效的大面積的救度世人。不落下一個有緣人,我們就會少一份遺憾!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