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親人們講真相勸三退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想談談自己修煉中如何給親人們講真相勸三退的一點體會。

一、丈夫的改變

我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後來走了一段彎路。二零零四年初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又從新走回修煉中。當時我是背著丈夫看書學法的,等他上班走了插上門再學,門一響馬上把書藏起來,時間長了被他發現過幾次,當時他很生氣,有一次晚上他喝多了酒,要給我父母打電話,想一起逼迫我放棄大法,說我要不同意就離婚,我看他的眼神不對,知道是邪惡因素操控了他,心裏一邊發正念一邊對他說:「大法就是好!你找誰我也不會放棄的,我已經錯過一次了我不會再錯了!」他一看沒嚇住我,突然拿起桌子上我改字用的刮臉刀片朝自己手腕上拉了一下,我還沒反應過來血已經順著他的胳臂流到了被子上,後來去診所縫了三針。

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由於怕丈夫反對,不敢堂堂正正學法,他反對時自己只是簡單的甚至帶著氣恨情緒反駁,沒有認真的講真相,慈悲和善心不夠。其實人們大多是被中共媒體散布的「天安門自焚」謊言欺騙而對大法弟子誤解而行惡,有一次我放真相光盤《風雨天地行》時他回來了,以往我會關閉電腦,這次我沒有,他倒在床上假裝看電視,其實也在不時看光盤,最後他說:「原來那人(劉春玲)是被打死的,不是燒死的啊!」有時出去遛彎趁他高興我就給他講中共惡警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事,逐漸的他對大法有了正的認識。可還是說:你在家看書煉功行,可別和你們的人們來往,也別出去發傳單,共產(邪)黨正逮這個呢!

其實他對修煉的事是很認同的,相信神佛。針對他的認識,我就找來《明慧週報》,預言小冊子等,特別是副刊上有關的修煉故事讓他看。一次看後,他說:「你們這上寫的還挺好啊!」我說:「是,一直就好啊,原先讓你看你又不看。我們發的就是這些,都是讓人們做好人的。」他說:那你以後出去(發資料)也得注意點。

丈夫的觀念就在大法和師父的慈悲力量下改變了,做了三退,發表聲明對自己以前的作為道歉,後來家裏成立了資料點,他有時還幫助我做些大法真相的事。

修煉是嚴肅的,我們的一個行為或說出的一句不符合法的話,一個執著心可能就使一個生命毀掉。前幾天我把女兒知道大法好得福報的事寫了一篇文章發到明慧網,被《明慧週報》採用了,我的歡喜心顯示心出來了,沒考慮常人的接受能力,覺的丈夫明白大法好也三退了一定也會高興的,沒想到丈夫拿起來一看就惱了:「寫的這麼明顯,要是連累了我閨女,我跟你沒完!」然後氣呼呼的把週報給燒了。

事後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這就是執著自己,顯示自己帶來的後果。師父說:「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這是對身邊的人,還有機會挽回,如果是其他人呢?這是救人還是毀人呢?證實大法本身沒有錯,但是通過他掩蓋了自己的執著,表現自己證實自己,這與我們救度眾生的初衷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二、妹妹的聲明

妹妹在外地工作,平時和我的感情很好,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她曾經為看望我被迫說了許多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由於怕我再次被迫害,平時只要我一提大法的事她立刻就截斷我的話不讓說了,而我們姐妹見面的機會又少,為此我很著急,可越著急講的效果越不好,有時甚至是不歡而散,回來就後悔,也有些懊惱。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還是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妹妹,沒把她當成眾生,有情摻在其中,覺的她是我妹妹啊,對我這麼好,要是被淘汰了可怎麼辦?再深挖還有邪黨因素和愛面子的心在裏面,總認為別人會說:連自己的妹妹都救不了還去救別人。

根上的東西找到了,心平靜了許多。去年過年回家,晚上我和母親,妹妹睡在一起,又提起了三退的事,我說:「我不是叫你也煉功,是因為當初你發了毒誓,它就給你打上了獸印,它做了那麼多壞事,不抹去就會受到連累。我是你姐姐,你是我的親人,我不會害你啊!」我的慈悲心出來了,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就是要救你。自己就覺得聲音都有些顫抖,整個房間充滿了慈悲的正念的場,就像師父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妹妹說:「姐姐你別說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怎麼算是退了啊?」我說「只要你同意讓我替你聲明退出就行了。」妹妹當時就同意了。母親本來也因為我受的迫害反對我從新煉功,當時她也明白了為甚麼三退,還說:「這就是心到神知?」

前幾天妹妹妹夫都放假回家,我看妹夫愛看書就說:「你看看我們的大法書多好!」妹妹吞吞吐吐的說:有,有人給了。後來我說讓妹妹念幾句話,會對她身體有好處,她說:是大法好吧?後來給她講了為甚麼念大法好有福報的道理,妹妹同意發表聲明,收回以前自己對大法對師父說的不敬的話並道歉。通過聊天發現他們知道許多大紀元網站上的消息,可能是有同修給過他們破網軟件。我感到是同修的付出,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力量,不只是使妹妹一個人得救了,是又一個生命和她對應的眾生得救了。

三、父親與公公

公公今年八十二歲了,眼睛不太好。由於經過了中共邪黨的歷次運動,對邪黨有清醒的認識,加上他相信神佛,我給他講真相也沒甚麼障礙,曾給他讀過一講《九評共產黨》,他很認同,平時自己還默念大法好。有一次我勸大伯哥退黨,公公在一旁答話說:「只要能平安就行」,我們妯娌幾個都很孝順,老人的晚年還算幸福。

再說我的父親,父親六十多歲了,人很老實善良,由於經歷坎坷生性膽小怕事,受黨文化的東西毒害太深。前年過年時我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罵老師罵大法,發正念也未制止他。從那以後我思想中形成了觀念很怵給他講真相,認為他不好救。和同修切磋,同修認為還是我的情太重,想救他又不知道他的癥結在哪裏。我自己也反思自己是太急於求成了,每次回家談的家常少,老想說到大法上,而他對邪黨的恐懼心又大,以致思想被邪惡的東西鑽了空子而被控制。

以後我不再見面就談大法而是多關心老人的身體和生活,平時多給老人打打電話多溝通,雖然現在父親還沒做三退,但態度比以前好多了。前一段時間回家,父親對全家說:「人家你姐姐不血壓高,還是你姐姐(指我)的身體好」,有一次我從家裏回城時父親對我說:「我知道你勸不了我也苦惱,我知道你是個孝順孩子,各人有各人的觀點,父子倆觀點不一致的有的是……」說完他的神色有些黯然,可見共產邪靈對人的毒害有多深,我也深深的感到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四、我的親戚們

我有妯娌六個,除一家在外地沒機會勸退外,其他大人孩子大部份都退了,不是我一人勸的,有的是同修勸的,我對其中幾個人的勸退經過仍記憶猶新。

三伯哥的女兒小靜剛結婚幾天就鬧離婚,據說是有另一小伙子追求她,三哥讓我丈夫幫忙勸勸,結果勸了一晚上也不行。第二天早上,小靜要去上班了,我忽然想:是師父安排她來聽真相的吧?可頭腦裏馬上又有一念:人的道德都下滑到這種地步了還能救嗎?隨即我否定了這一念,心想:萬一她是有緣人呢?過去沒幾句,小靜退了團,我又拿了一個護身符對正要出門的小靜說:「沒事時照這上面念念,就會有福報」,沒想到她馬上帶在自己的脖子上,說:「嬸兒,是開了光的嗎?」

看著走遠的小靜的背影,心裏感歎大法的威德,看來救人不能用人的觀念,不能有分別心,因為我們有時會被表面現象迷惑,而一個生命的得救的機緣往往就在大法弟子的一念之間。

勸姪兒小濤和他的大舅子倆口子三退的經歷更說明這一點。小濤從遙遠的酒泉工作回到家鄉河北結婚,在他來我家拜訪時,他和他的妻子就同意退了團。他結婚的喜宴上我和他送親的大舅子倆口子一桌,席間人來人往賀喜的,祝酒的,看新娘的,送菜的絡繹不絕。心裏發正念,排除一切干擾,又請師父加持,讓我有機會講真相,不一會屋裏清淨下來,我趁機給來自甘肅的客人---小濤的大舅哥倆口子講了真相,並退出了曾加入過的少先隊組織。客人露出真誠的笑容,那是生命得救發自心底的喜悅。

有的親戚講一次不退,有的不理解,怕邪黨迫害,我就找他熟悉的同修去講,有時覺的救人真難。學了師父的後期講法,知道我們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他們還指望著我們呢,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所以無論多難我們都不應放棄。

給親人講真相勸三退,「帶著情講」是大忌,把他當成普通世人效果會好,但有時不知不覺就會有人情人心出來,特別是那些不好講的。這時不妨先放下,聊聊家常緩和一下氣氛,如果他還能接著聽最好,如果不行就該告別了,走時給下一次拜訪打好基礎,以便調整好心態再去。因為是親人所以他們的「常人的執著」我們最清楚,順著他的執著講是捷徑。由於有了給親人講真相的經歷,及時總結成功的一面,我們就能給更多的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救度更多的眾生,但最根本的根本還是學好法。

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