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情海的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在《警示通言》一書中有個《莊子休鼓盒成大道》的故事。說莊子常常夢見自己是一隻大蝴蝶在飛,後來他的師父老子告訴了他夙世因由。莊子原是混沌初分時一個白蝴蝶,由於採百花之精奪日月之秀,得了氣候長生不死了,兩個翅膀大如車輪。後來遊於瑤池偷採蟠桃花蕊,被王母位下守花的青鶯啄死。死後便托生作了莊子。莊子悟性極高,聽完師父的講述就把世間一切看破了。只是對於夫妻之情難以割捨。他一共娶了三個妻子,第一個死了,第二個離了,第三個妻子很漂亮,兩個人恩愛有加。

有一天莊子去郊外遊玩,看見一個婦人邊哭邊用扇子扇墳。莊子好奇的去打聽,才知道這婦人和丈夫生前很恩愛,許諾一定會等丈夫的墳幹了才會改嫁。現在丈夫剛死,新墳甚麼時候才能幹?真是急人。莊子很感慨,就使用法術把墳子扇幹了。那婦人千恩萬謝的歡喜離去。莊子回到家中,試探妻子,妻子口口聲聲發誓為他守貞終生不再改嫁。過了幾天莊子死了,入了棺材。開始時他妻子痛哭流涕,足不出戶。但是後來來了一位英俊的王孫公子和老頭,莊子之妻便被迷住了,用盡一切辦法勾引王孫,想改嫁王孫。早把對莊子的信誓旦旦拋於腦後。終於王孫和她拜堂成親,成親之時王孫突然病倒,說有心痛病,需吃人腦。此時情況緊急,唯有劈棺用莊子之腦救眼前的新情人。莊子之妻拿起斧頭去劈棺材。莊子醒來,揭穿了他妻子的虛偽和移情別戀,並說王孫和老頭只是他變化的。他妻子羞的上吊自盡。莊子徹悟夫妻之情,敲著瓦盆唱道:「大塊無心兮,生我與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偶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終兮,有合有離。人之無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見兮,不死何為!伊生兮揀擇去取,伊死兮還返空虛。伊吊我兮,贈我以巨斧;我吊伊兮,慰伊以歌詞。斧聲起兮我復活,歌聲發兮伊可知!噫嘻,敲碎瓦盆不再鼓,伊是何人我是誰?」莊生歌罷,又吟詩四句:「你死我必埋,我死你必嫁。我若真個死,一場大笑話!」莊生大笑一聲,將瓦盆打碎,取火從草堂放起,屋宇俱焚,連棺木化為灰燼。後來就隨師成仙去了。

自古以來,情慾便是修煉者最大的魔障最強的執著。情滲透在三界之內,人就被它浸泡著,從小到大、從生至死都無法擺脫。迷在其中的常人為此神魂顛倒不能自拔。尤其在這末法亂世,道德低下的人更是把男女之情宣揚的鼎沸,完全違背了傳統的夫妻恩情。修煉人一步一步從情中走出來,昇華上去,洞察一切而不再為此動心。因為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煉,對愛情、夫妻之情的看透很重要。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是看著言情小說長大的,修煉前對那種地久天長、至死不渝的愛情曾經看的很重,也為此很累很苦。其實人的貪婪、自私、佔有慾等等執著心也都是從情中派生出來的。這個情其實就是私的變化,自私自利的人怎麼能有那麼高尚無私的愛呢?那只是文藝作品的誇大而已。修煉人假如也陷在情中,迷在紅塵,是很難跳出三界的。「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修者忌》)是師父用法理指導我擺脫了情魔,再也不用受盡情的痛苦折磨。

嚴格要求自己的修煉人,看清情的真面目之後是絕對應該擺脫情的糾纏。修出無私的真慈悲。對於人世間的這一切幻象了於心胸,覺悟於世外,最終達到「修得執著無一漏 苦去甘來是真福。」(《迷中修》)對愛情夫妻情很執著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嚮往和追求。其實這只是迷中人的一種奢求。自私的本性註定了不可能有美滿的結局。今天的有情人在不能滿足自私的慾望時,就是明天反目成仇恩斷義絕的路人。也許這話強烈了一點,其實你冷眼看看那一對對冤家,答案就出來了。尤其那些被黨文化污染了的變異了的人,道德更加低下,所作所為更加自私。

其實修煉人是很幸福的,舉一反三,也正因為看透了超脫了情的幻化的種種假相和痛苦,才有了超越世間私、名、利、妒嫉、顯示、追求等等無盡的煩惱,如雲自由自在。自在的定義在此不限於空間只表達心境。笑看階前花開花落,靜觀天上雲捲雲舒。無為而無所不為,無私而真正慈悲,表面平平淡淡的講真相救世人,實則神通大顯的救度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層生命。其實修煉人是真正快樂的,因為有了一顆無私無慾無求的心。洞悉古今這台戲風流人物盡數大法,我們竟能幸遇。佛恩浩蕩的師父我們竟能幸遇。大浪淘沙後的今天我們沒有掉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時代也許即將翻過歷史的最後一頁,幸運的大法徒留在人間的日子裏,走正走好最後的路尤為關鍵,尤為重要。

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眼前骨肉亦非真,恩愛翻成離恨。莫把金枷套頸,休將玉鎖纏身,清心寡慾脫凡塵,快樂風光本分。

層次有限,希望莊子的故事對仍在執著情的同修有所幫助,如有不妥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