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於夫妻之情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因為執著於夫妻之情,被牽動了很久才醒悟。懷著愧疚寫出來,希望其他同修引以為戒,少走彎路。

我和先生是在大法修煉中相識的,結婚時兩人都已經修煉多年。當時我還很慶幸既符合了常人狀態,又可以在修煉上和證實法的事情中互相切磋和幫助。至於生活方面,我想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一個修煉人,只要他好好修,不好的地方會變好。當時對這些念頭背後的執著認為不是甚麼大問題,反正結婚也是常人中的事情。比如先生話少,不太會說讓人覺的貼心的話。我當時想慢慢他會更能理解別人(理解我)。可是修煉是嚴肅的,放任任何執著都可能被邪惡鑽空子,而我這一拖就是將近三年。

婚後的生活兩人自己過的時候很簡單。後來有了孩子以後,要面對一些從來沒遇到過的事情。家裏老老少少的,要考慮的事情多了。先生話不多,我總覺的他說話不體貼,跟他發脾氣抱怨也無效。說多了他就說一句,都向內找吧,可是也不見他找到甚麼。我怨氣多起來了,卻認為這是他的問題,也知道自己執著,但是認為不是關鍵,繼續放任。

再後來先生因為到外地工作,開始還經常互相打電話說說話,漸漸的只有我打去,他不打來了,我要是工作忙沒趕上在他合適的時間打電話過去,好幾天也說不上一句話。問他為甚麼不給我打電話,他說每次打電話總是那麼幾句話,沒甚麼意思老說。我開始賭氣,也不給他打,結果後來有一陣子連續好幾個星期才說上幾分鐘的話,還是因為付帳單的事情。我態度很惡劣的時候他就說要多學法,要向內找啊,但是我認為是他不對,因此對他說這些話更難接受。

師父在《境界》一文中寫道:「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我學法心靜不下來,也知道自己有這些怨氣夠不上善者,現在時間這麼寶貴,花精力在這些事上心煩意亂很不應該,可是因為我一味的向外找,甚至給自己找藉口說,師父都說了,「在中國古代包括全世界,西方社會也是這樣,男人他知道如何去對待自己的妻子,體貼愛護自己的妻子,那妻子又知道體貼丈夫,陰陽就是這樣並存的。」(《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我認為只要他多體貼一些,哪怕多說些好話,多關心關心,就好辦了,這麼簡單的事情,常人都知道該怎麼做,他怎麼才能明白呢?我心態稍好的時候就想大概是他性格上的原因造成的,做妻子的也應該關心丈夫,就找了常人寫的關於夫妻相處的文章給他看,他說沒空,不看。

心態不好的時候,甚麼亂七八糟的念頭都冒出來,一會兒我覺的他根本就不想和我過日子,越想越氣;一會兒說放下了,不和他一般見識,就當沒他這個人;一會兒又想是上輩子欠他了吧;過一陣子又委屈了,他怎麼這樣待我。後來有個念頭出來:想這人從來不真心待我,平常對我並不差也是因為他對誰都那樣,並不是特別對我好。這個念頭出來,我很尷尬,因為這個東西清清楚楚就是叫作情,就是那麼自私的,恰恰是要放下的。可是這顆心還是沒有轉過來,還想著只要他再好一點就沒有矛盾了,他為甚麼就不能再好一點呢,反正在常人中修煉還是要有點情的。因為還想著常人的生活,心思陷在常人中,從常人的層次找辦法,向外找,越找越委屈,一點用也沒有,反而又被常人的心思干擾,好像被種物質牽著,拽著,拖著,學法要靜下心都很費勁。

有一次,我又在一邊抱怨,一邊想讓他開竅。先生又一次岔開話題問我,最近學法好嗎?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一直只把這事當成個麻煩,沒有真正和自己學法修煉聯繫起來,而且我這種心態確實影響學法。因此嘴硬的說了他一頓之後,我下決心不管他了,先學法再說。

靜心學了兩講《轉法輪》之後,我確認了,這狀態這麼長時間了,就是我的一關,怎麼辦呢?

又過了一天,讀書時心裏突然出這麼一念:就是想要情又得不到,不就是要讓我提高嗎?是我的修煉路上的事啊,老怨他幹甚麼。自己該怎麼辦,放下吧,還有甚麼好說的?唉。

長時間不平的心一下子平了。在這明白的瞬間,我看到剛剛看過的那一行字一閃而過好像瀝血一般。我心一酸,淚流了出來。不知道因為我這個執著,師父費了多少心血,這代價太大了。快三年了,我這顆心才真正扭轉過來。這期間我因為執迷不悟、執著被放大所耗費的精力,浪費的時間,由此帶來的看的見看不見的損失,不知如何估量。心裏再後悔現在也沒辦法。情這種東西不是我生命中原有的,我來的地方沒有這個東西,我要它幹甚麼。以前說起來好像挺明白的,真碰到時卻拖這麼久還不放。真是不爭氣,對不起師父啊。

第二天,很久沒打電話來的先生打電話來,說了一會兒他的近況,還問了問我的情況。我知道,其實我真正失去的只是不好的執著。

這事過去幾天後,再去看師父在美國講法中那段講法:

「在中國古代包括全世界,西方社會也是這樣,男人他知道如何去對待自己的妻子,體貼愛護自己的妻子,那妻子又知道體貼丈夫,陰陽就是這樣並存的。」 (《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

我突然明白了,其實古人那種夫妻之間的關係是在社會道德普遍還好的情況下的狀態,那種陰陽並存的形式和狀態不是現代人被私心沖昏了頭以後的人片面強調自己的感情和感受時所能求來的。「古人誠而善 心靜福壽齊」(《洪吟》〈放下執著〉)人達到那個境界,才會有那個狀態吧。而作為修煉人,要的不是人間的幸福,而是提高心性。法中講的不是去要求別人的,在家庭中可以把情看淡,表現出來卻是更體貼對方。

後來又有幾次小的反覆,當那種委屈的感覺上來時,我一下子意識到又是那個情來了,是要去掉的,就沒有被牽動太多。我知道要一下子去掉這個情還不容易,可是因為心扭轉過來了,再一步一步去,就不那麼難了。

個人所悟有限,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