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領著我走過了這一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與我長期合作的同修被邪惡綁架了,我的心異常的難受,眼淚無數次的往外湧,我壓了回去。我想到了出事一個月前我做的一個夢:我去背一筐裝滿了酒的瓶子(九評),我一背,不但沒背起來,反而單腿跪下了,父親(師父)走了過來,說:我幫你。我說:不用。心話說:這點算甚麼。可是父親還是給我提了一下,我背了起來。我背著酒瓶,父親手拉著我的手,在夜色中向前方走去……父親的手很大,很暖和。我心裏有些過意不去:這不是麻煩父親嗎!當時,我悟不到,分明是我們兩個人在合作,為甚麼師父只領著我一個人?現在一切都明白了。我忍著淚,告誡著自己:「沒有時間流淚,沒有時間傷悲,因為有無數的眾生在等待你救度。」

然而,對同修的情太重了,也許我們之間有著很深的緣份,那種常人的孤獨的苦重重的向我襲來,排不掉,壓不住。「師父啊,弟子太苦了!」我咬著牙,可眼淚就是不停的往外流。這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向師父訴苦。我清楚這個骯髒的「情」不是我,我必須把它清除,否則麻煩在後頭。我就長時間的發正念清除它,並保持多學法,保持頭腦清醒。

這時,我清楚的看到,每次出事都是「情」在作祟,這個「情」啊,對我來說可真是萬禍之源哪。這時,「情」已去了很多,但是根還沒有去掉,還在不時的往外返,腦中時常想:同修啊,你知道家裏的電話已被監控,在你摔倒醒來後,你為甚麼還給家裏打電話?就想不到同修呢?你腦袋為甚麼不清醒呢?

我就設身處地的問自己:你怎麼想?很長時間我與其他同修都在表面認識,沒說到根本。一天發完正念,我才清楚:要知道自己是幹甚麼來的,要知道自己為助師正法而來,要知道自己有誓約在身,要知道自己還有使命。只要自己清清楚楚知道這一點,在你發出的一思一念間,你就能判斷出哪一念是對的。如果不知道這一點,你就很難做出正確的抉擇。在我內心明白這一點後,我才知道修一思一念是何等的重要,我更知道在一思一念間你選擇的是結果。如果平時不多學法,不打下堅實的基礎,你是很難選擇好的結果的。

又一次發完正念後,我腦中清晰的閃現出為甚麼要修一思一念。這以後,對同修的「情」又少了許多,更多的是為同修惋惜、為同修痛心!

就在這時,我又想起了那個夢:我背著酒瓶(九評),父親(師父)大而又溫暖的手拉著我的手,在夜色中向前走著……我的眼淚頓時湧出,抑制不住的哭泣:如果沒有師父的法指導,師父不手領著我,不點悟我,我是如何也走不過這一劫的。

現在我對同修的「情」少之又少了,我的正念更強大了。我今天把這些寫出來,就是要告訴同修們:只要你有正念,只要你在修煉的這條路上走下去,即便你摔倒了,師父也要把你扶起來。為了讓你走穩,不再迷失,師父還要手領著你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