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情的干擾正念走向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在無數的過關和心性考驗中,對於我最難放下的就是情。好像是我的性格就比較愛憎分明的,對任何人或事物都有強烈的喜歡和不喜歡,修煉中也一直在努力抑制。我就想講講我在放下常人所說的愛情上的體會。

我是九四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那個時候我只有小學三年級,在親人的帶領下參加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班。因為接觸大法的時候還小,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大法就是扎根在我心底的,但是在這十二年中也是時而精進,時而放鬆。

尤其邪惡的迫害開始後,有時做的很不好,完全像個常人。但是能走到今天,除了自己不斷的學法,嚴格要求自己,最大的原因是我們修煉的大法太大了,真的是能夠熔煉一切,所以只要我們在學法,只要我們在同化大法,就會提高。

就在我不精進的時候認識了我的男朋友,一個阿拉伯國家的男孩,也是我的同學。在一開始確定關係的時候他就跟我說,他們的教規很嚴,如果結婚,我必須加入他的宗教。我沒有當回事,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跟他考慮結婚。但是隨著兩個人感情越來越好,真到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就不好辦了。因為開始我顧及他的宗教,又記得對其它宗教的人不用特殊的講大法,就很少提我的信仰,他只是知道我經常在看關於提高自身修養的書。但是他卻是一有機會就給我講他們的宗教,還找中文的資料給我看,又帶我去他們的清真寺,動員我跟他一起禱告。

因是從小信大法,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不二法門」的問題上困惑。但是他總這麼成天到晚的講,又對我特別的關心和照顧,自己心裏就開始動搖。周圍的朋友、同學都說,你再也找不著對你這麼好的了,他比你父母都慣著你。我漸漸意識到,對我的干擾和魔難竟是常人之情,一邊是他對我特別的好,一邊是我扎根在生命裏的大法。

師父在《大法不可被利用》中說:「人啊!想一想吧!該相信甚麼,不該相信甚麼,為甚麼修煉?為誰修煉?生命為誰而存在?我相信你們會擺正這利害關係的。否則,你們失去的將是永遠都不會再有的。當大法展現在人類時,你們失去的還不止是這些。」(《精進要旨》)

看到這,我猛然醒悟,我該相信、該堅信的是大法,怎麼能因為這執著的情而動搖而放棄自己生生世世等待的天法呢!於是我很婉轉的告訴他,對不起,我不能加入你的宗教,如果你能接受那我們繼續,如果不行那就算了。他當時就急了,質問我為甚麼偏偏是最關鍵的問題我不答應他,說其它的他都可以接受,只要我信他的宗教甚麼都好辦,他父母也催著我為甚麼還不跟他禱告。連我的爸爸都說你就信了吧,那都無所謂的事兒。

朋友們出主意說,你就裝裝樣子,不就是別吃豬肉,按時禱告,把頭髮包上頭巾麼,你心裏不信他,信甚麼誰知道。我說,可是神會知道。也有的同修跟我說,就先這麼交往著,不談結婚,以後怎麼著還不知道呢。我就覺的不對勁,既然不考慮結婚,為甚麼要作為男女朋友相處呢,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常人所追求的快樂嗎?而且不顧及以後,就好像在等著法正人間一結束,結不結婚也無所謂了,現在先享受著。

想清楚應該怎麼做之後,我就更堅定自己做的沒錯,趁早分手是對的。可是真到做的時候,是那麼的難放下。因為之前跟他幾乎是朝夕相處,突然變成一個人很不習慣。周圍的老師同學也總問,你們怎麼了?你的另一半呢?句句話都觸及著心靈。我想這樣下去不行,要學法,多學法。可是這時候一個干擾學法的念頭不斷出現在我頭腦裏,就是,似乎我學法是為了忘掉他,那我不是在利用大法嗎?

其實這是根本錯誤的想法,我們學法並不是為了躲避執著心,而是堅定正念,去掉它!任何時候學法都是決對正確的!以各種形式出現的念頭認為不該學法的,都是干擾。

開始的時候,我總是懷念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後來在明慧網上看到一個同修說,你懷念過去,那不就是懷念舊宇宙的東西嗎。我覺的說的真好,因為我們是要走向新宇宙的生命,為甚麼還要抓住舊宇宙執著的不放呢,這還不單單是承認舊勢力的問題,簡直成了懷念舊勢力。每一顆心放下的時候都是剜心透骨的。

我悟到,對我們每個大法弟子來講,這生命的執著不一定就是對性命的執著,可能有的人把某些執著心看得比性命還重。

還有在去對情的執著時,我發現通常我會陷入到想像中,總是在想。明知道不對,就是腦子不閒著。這時看到師父《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的講法:「人就是在這個情中,你越發執著它的時候,這個情的力量就越大,就越起作用,特別是人在失去親人時或者年輕人失戀時,思想中越想情的力量越大。它是三界之內的,修煉的人你就必須要擺脫它,你要放下這個情,你要超越它。」要認清那個不是自己,是執著所引發的想像,被情擴大的結果。

我就這樣不斷的學法,淨化自己的思想,同時講真相,只要是整點條件允許就坐下來發正念,時時刻刻在法中,放淡、抑制自己的執著心。很短的時間內,我就從原先強烈的執著中走了出來。我那前男友非常驚訝,問我,原來你以前根本就不喜歡我吧,現在居然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我都想你想的天天晚上哭得睡不著覺。給你打電話你語氣冷淡得像對待陌生人,我都懷疑你的心怎麼變得石頭一樣了。

我就意識到,這又是我做的不對,他是無辜的,我可以放下我的情,但不等於對他冷冰冰,不友好。師父在講法中多次提過:「你的愛在你修煉中被消去的時候將有慈悲出來代替。」(《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我的愛倒是消去了,但是取而代之的不是慈悲,而是冷淡,這怎麼能行呢,這不成了常人在去執著心嗎。

於是我就像對待我其他常人朋友那樣很友好的對待他,所以現在我們還是不錯的朋友。他在我不斷的對他講真相後,也非常理解和支持大法,常提醒我注意安全。我也把英文的《九評》發給他,讓他用電子郵件轉發給在他國家的親朋好友,讓那裏的人知道知道流氓共黨的邪惡嘴臉。有時候我做的不好,表現出急躁,他就會說「你們可是不能動氣的」。或者看到他跟別的女生說笑,我還是會心裏不舒服,這時候他就說「你看看,你們書裏都說要去掉妒嫉心,你這明擺著就是在妒嫉麼」。偶爾他還會突然冒出一句「其實如果我不是信宗教,如果你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真的很想娶你」。我就會說「都過去了,哪來這麼多如果的,這假設也不成立呀,我不可能改變信仰」。遇到他這種往起勾我執著心的話,我就想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的:「常人的思想很多的時候是觀念在起作用,不是真正經過思考後的話。往往是言不由衷,似是而非。」就不要對常人的話較真兒、執著他們所說的,要不為所動。

在此我還想提醒年輕的大法弟子行為要檢點。師父在早期講法中告訴我們「作為弟子必須潔身自好」(《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之前我們是情侶關係的時候,他的宗教要求相當嚴格,未婚不能有任何兩性接觸,我也是儘量保持距離,所以我們都沒有犯戒,但偶爾也會有親密的舉動。最明顯的就是,每次我們擁抱過或親密接觸,他就會胃疼的厲害,我們感情最好的時候,他天天胃疼的受不了,嚴重時還會吐。不碰我就沒事,一碰胃就噁心。類似的點化數不勝數。我們對自己要求不嚴格,也是對眾生的不負責。即使是常人,男生佔女生便宜他也在造業,何況我們是修煉人,那麼對於他來講,犯下的罪可能就是褻瀆神。我們潔身自好也是對他們的慈悲與保護。

以上是我在整個去掉這對情的執著中的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