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從得到大法書到得法,到真正開始修煉,我經歷了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使我今天還有機會。

得法後,我就積極的參與到證實法活動中,但我並沒有因此形成一個正確的修煉機制。雖努力學法,卻沒有學法質量,因為我的腦子一點也靜不下來。可怕的是,很長一段時間只知道學法的阻力大,卻不曾用心找找問題所在。我嘴裏讀著法,心裏知道在讀和讀的內容,可同時腦子的某一部位還在翻騰著。情況越來越嚴重,我站著讀法都迷糊到書掉在地上,但我還是一味的忍受,卻無法克服。心裏很苦,我得到了大法書,卻得不到法,那是生命的絕望。然而我的悟性就是上不來。雖然有同修多次告訴我要主意識強,可是我不知其含義。

直到有一天,我只是站在那裏想事情就迷糊過去了,一頭栽在地上,把我痛得夠嗆。於是我才不得不承認自己的主意識弱。可怎麼辦呢?

又過了很長時間,有同修告訴我,我的學法狀態不對頭,法沒入心似的。我才開始承認問題出在學法上,並琢磨如何才算學好法。終於有一天,在組裏學法時,我達到了一心不亂的狀態,體會到法入心的感受。

但是情況並沒有從此變好。學法時,頭腦中的那個聲音還是在。我想起來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法會中講的關於如何對待自己業力的法。我悟到那個聲音不是我,我對它說,你不能干擾我,否則你也不能得度。如果我圓滿,會回來救你。從那以後,那個聲音消失了。即便再有雜念,也能用正念清除了。

然而因為長期的忙於做事的狀態,我自己還是不能清醒的從那個錯誤的機制中跳出來。甚麼是提高心性,甚麼是在法上提高,我仍是一知半解。但是無論如何,我渴望修煉,並請求師父幫我。於是發生了這麼一件事。

一段時間我經常往外跑參加證實法活動,於是相識了他。由於接觸多了,又常常受到他的幫助,就產生了情,感覺他就是我的親人似的。我不但沒有用正念對待,反而以為是緣份。於是,這個情被邪惡不斷的放大。我們幾乎天天通電話,交流生活和修煉中的事。談的越來越投機,我本是個很少吐露心聲的。但是在和他的交流中,我發現可以把心底裏的吐露出來。雖然這有助於我的提高,但是嚴重的是我對他的情在急速的膨脹。這嚴重影響了我做三件事的質量。有一天,我鼓足勇氣告訴了他我的情況。他說,他並沒有對我動任何心,並希望能幫我過這一關。那天,我花了很長時間背法,發正念,感到又有了正念,還做了些證實法工作。當晚,我打坐時的感覺特別好。我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但是這一關才剛剛開始。

我的思想和身體都被這種情所包圍。儘管我試圖排斥它,但我感到浸在其中一樣。那時我們天天見面,就越發覺得從中擺脫的艱難。一次我感到身上每個細胞都在其中煎熬。現在我明白了,是師父在幫我往外推。我當時只不過承受了那麼一點。奇怪的是,我並沒有對他有甚麼深入的了解,怎麼會有這麼重的情呢。

好在這位同修有心想幫我。他告訴我,打坐時他悟到,是我想把他當作我先生了。我聽後愕然。漸漸的我看清了自己。青少年時代的不幸經歷,使我渴望那種心靈的慰藉和安撫,其實就是對情的執著。當時我曾經在幾年中,對不同的男孩單相思,用浮想聯翩來麻醉自己,以逃避現實的痛苦。現雖是有夫之婦,但是和先生之間卻無法建立起心靈的溝通。我沒有因此修去這個執著,反而在掩蓋。當我最初因得到他的多次幫助而感動時,就已是動了情,從談的越來越投機到打開心扉,就是對情執著的放大。從那時起我知道,我必須克制和他交流,以使自己的正念堅定起來。

同時我清楚知道這一關必須過。這種對丈夫以外的任何一個男人動情的念頭都是罪惡,是連人字都配不上的。我努力使自己不被情帶動。說著容易做著難。當時有幾天是很難的。無論怎樣,我從理上知道我是必須過去的,同時明白如果過不去將意味著甚麼,那舊勢力會毀掉我的。所以就一味的忍受著。

一次,聚會休息時,我看到他和一個年輕的同修總在一起。那個心就開始翻。我不斷的克制那個翻騰的思想,故意不停的和其他同修說話,以使自己不去看不去想他。但是不提高心性的忍是達不到標準的。我忍得很辛苦,也知道那是由情演化的妒嫉心所致,但是就缺少一個堅定的正念。那個心不扭轉過來,就還是被情控制著。這個經歷使我明白,來自法中的正念有多重要。在經歷了那個痛苦的階段後,我渴望從法中得到正念。我把師父有關情的講法集中在幾頁上,感到正念不足時就看一看。我一次次的對自己說,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向神的生命,任何一個關於他的念頭都是執著。

我認識到要和他斷絕這個關係,但心被這個情牽扯著,時不時的還會有電話和郵件來往。我努力克制自己不給他打電話,不給他寫郵件。我甚至將他從好友清單中刪除,以克制自己不和他聯繫。因為即便表面是談修煉和證實法工作,那都是自己對情的放縱。我明顯察覺到,這個交往發生的時刻總是起到一個干擾的作用。是我的心放不下,找來的麻煩。

終於有一天,看了明慧的文章後,我給他寫了郵件,要求立即停止我們之間所有的交往。我再也不能一手抓著人,另一手抓著佛不放了。第二天,我的狀態有了明顯的改善,心裏也不覺那麼苦了。這一步的邁出是個轉折點。後來,我們雖又有了交往,那個情也時時在鑽我的空子,但是法在不斷的點醒我,使我明白人就是為著個情活著,明白了那個讓我痛苦不堪的情並不來自我自己,明白了修煉不等於忍受,明白了主意識清醒的放棄所執著的就是在提高心性。我驚訝於直到現在才開始明明白白的修煉,又為這一刻的到來而高興。

奇怪的是自己思想中總是出現對他的掛念。在同修的建議下,我打開正見網上關於輪迴轉世的文章。看著看著我明白了,這是在過去世中與他的淵緣造成的,有恩有怨。說白了,那個曾經讓我剜心透骨的情真的不是我,但是現在的我要經歷這些。明白了這個,情又淡了一層。

一天,他把他的心得給我看。看到他的純淨,我那個情更淡了。

從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我得到了很多啟示和幫助,很高興能為這塊園地有所貢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