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得法經過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幸得大法的。當時我是所謂唯物主義觀很強的人,最不信神的存在,身體患有多種疾病,剛四十歲就滿臉皺紋,像個老太婆了,對著鏡子,心裏有著一種非常失落的感覺,覺的自己的人生即將結束,那種滋味很是痛苦,加上和婆婆一家人的關係搞的非常緊張,導致身心受到很大的打擊,身體十幾種疾病,在經濟又很困難的情況下夫妻關係很不好,已經到了準備離婚的地步。就在這時,一位朋友向我介紹大法,並給了我一本《轉法輪》,當時處於愛面子只好勉強收下,回家放在櫃子裏幾個月也沒看,一直到了一九九九年初有一天突然心血來潮,想起來這本書,想看看這本書寫的是甚麼。

我看了一遍《轉法輪》,字裏行間都是讓你如何做一個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當時我想我可做不到。又過了幾天,我家來了一對夫妻是學法輪大法的,他們也讓我學大法,我說你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他說慢慢的一定會做到的。我聽了心裏很不服氣,又過了幾天,電廠大禮堂召開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朋友讓我去聽聽,我抱著好奇心去的,會場參加的人很多,座無虛席,發言的人都講述著自己得法受益的美好,很多不治之症都好了,我聽了並不完全相信。後來,我的腿走路不聽使喚,這可嚇壞了我,因為我這個腿骨質增生很多年了,中醫西醫都治過,都不見好轉,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去了煉功點。

第一天煉功抱輪時,感到一股很強的能量呼呼的灌入雙耳,第四天晚上睡覺時就看到三個法輪,看到了「根基」兩個大字從地到天棚那麼大,還看到了一個人很高,有好幾層樓高,看到了很多。還有一個老頭非要收我當徒弟,我不幹;還看到了很多妖魔很可怕,我不明白怎麼回事,告訴了同修,他們為我高興,說我根基很好,我說我不學了,我做不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又過了一些日子,我又去了煉功點,我記的那天早晨正在抱輪,只覺的有一隻手伸進我的心裏,狠狠的揪著我的心撕了一把,從那開始我的胃病就好了。又過了幾天,記的是大年三十那天,剛吃過早飯,我去上廁所,因為我患有痔瘡大便不出來,我便咬緊牙,用盡全身力氣,感覺崩的一下大便出來了,感覺肛門輕鬆了很多,感覺痔瘡好像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我不明白怎麼回事,想了好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原來真有神哪!

我趕緊快到房間,認真的讀《轉法輪》。當我看到師父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從此以後你再別想修煉了。除了魔騙你之外沒有人再教你,以後你就別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其實現在想要找個真正的正法師父去教你,比登天還難,根本就沒有人管了。末法時期,很高層次都在末劫之中,更管不了常人了。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我感到一股熱流直竄我心裏,我覺的師父是指我說的,我明白了,師父是來度我的,我暗暗發誓:不管吃多大的苦,有多大的難,我一定要修成神,永遠不再當人了。

從此以後,我就認真努力的煉功學法,嚴格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放棄常人的各種執著心,遇到矛盾要找自己,身體和心性提高都很快,我覺的完全變了一個人,我太幸福了,我有了希望。

二、證實大法

正當我高興之際,突然中國大地烏雲翻滾,邪惡勢力鋪天蓋地的把人們帶入了極度的恐怖之中,電視上時刻在播放誣蔑大法的言論,面對這些對一個剛剛進入大法之門的我來說,真的是不知所措。我慢慢的冷靜下來細細的思考,回想著幾個月得法以來自己的親身體驗,明白了他們在誹謗大法,我們修的是真善忍,萬古以來永不變的真理,沒有錯,我要為這永恆的真理而生,我天天抓緊時間煉功,學法不止。到十月二十七日,邪黨流氓集團又無恥的把大法打成×教,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要上京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當我衝破重重關卡來到北京,又不知道該到哪裏去,我就去了天安門。當時天安門城樓盤查很嚴,我去了廣場,剛走不遠,就讓我們村上來找我的人發現了,便非法把我劫持回、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派出所的人審問我,問我為甚麼要上北京,我說「這個法是宇宙大法,我要堂堂正正的學」,他們說我悟的是最高的,也沒有難為我。在洗腦班兩個多月,邪黨人員們用盡了各種手段,我也不動心,我們家的人都支持我,我婆婆,還領著我的弟媳和小姑子們去和派出所要人評理,我丈夫天天給我送飯,辦事處的人讓他勸我別練了,我丈夫說讓她煉吧,學了法輪功,十多種病都好了,我也沒錢給她治,就讓她煉吧。到過年,他們說不用寫保證書了,只要你們拿上錢就讓你們回家,他們要五千元錢,問我丈夫要,我丈夫說:「我沒有錢,讓她在這裏過吧,我來給她送飯,在這一年我給她送一年,三年就送三年。」他們一看沒有辦法,就讓他寫一個欠條,把我放回來了。

到了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們在同修家看師父濟南講法錄像,被一惡人舉報抓到派出所裏,非法扣留了半個月。回家一看,我所有的大法書都被抄走了,我非常的痛心,靜下心來找自己,是自己沒有保護好法,是我失職,正好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手抄本,其中一句話,師父說「佛陀就是宇宙的保衛者。」我悟到,我們修的是佛,就是保衛宇宙的,保護大法的,就是護法神,我覺的應該到派出所裏去要回大法書籍。於是第二天吃完飯早飯,我就準備好必備的物品背著包,就到了派出所,找到所長說明來意,告訴他們我是學大法的,每天的必修之課就是學法,讓他們把大法書還給我。他們不給,我就跟他們講了一上午,最後我堅持的說:「如果不給我書,我就去北京告他們」,所長打了電話,給了我們村上鎮上,他們到了我家說要二十四小時看著我。我說看不看是你們的事,去不去北京是我的事。

第二天正好是端午節,我就早早的做好了午飯,心裏和師父說:「請師父幫助弟子一定排除封鎖順利到達北京」,我心裏非常堅定,當時樓下,派出所的保安人員坐在樓梯口看著我,我發正念,我從他跟前走他也看不到我,於是我就背著包很冷靜的走了出來,到了車站,正好有一輛車開過來,我馬上上車,順利到達碼頭,快速的買了一張快艇船票,上了船立刻開了,後來順利到達一個火車站,我立刻買到了去北京的火車票,竟然還買到了座位,第二天上午到達北京。就在出站口,竟然看到我們村鎮的人到處找我,他們坐飛機比我到的早。我被邪黨人員非法抓了回來。在派出所裏審問我時,我堅定正念,放下一切怕心,他們威脅我說,要判我三年勞教,我說三年勞教出來,如果不正過來,我還上北京證實法,他很佩服的說,你師父得給你發獎章了。由於我的堅定,這一次竟然沒有拘留我,罰了五十元錢讓我們村上領回去,把我關在村委辦辦公室的保衛值班室裏,讓我寫保證書。當時我想,不能在這裏耽誤時間,我就寫了兩句,我暫時不上北京了,要做個最好的人,他們看到了說不行要我從新寫,我拿在手裏要把他撕掉,並堅決的說我一個字也不會寫了,他一看一把奪過去說,好好好,就這樣吧。這期間,我丈夫在大街上大聲的罵(因為他未修煉法輪功),表示堅決的抗議他們關押我的罪行,他們很害怕,我也在絕食,關了兩天就把我放了。

回來後,同修幫我找來一本《轉法輪》,我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找出自己的不足,排除一切干擾。因為害怕我再上北京,邪黨人員就一天二十四小時看著我,家裏的電話也被監控,家裏的環境也很緊張,丈夫經常大罵,同修們也不敢接近我。我守住心性,堅定正念,以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慈悲的對待這一切,每天學法煉功,精進不止,身體轉變很大,多年的不治之症都好了,滿臉紅光,又白又胖。親朋好友、鄰里之間都問我,你怎麼身體這麼好?我就告訴他們煉法輪大法煉的,有好多人表示要學,問我怎麼煉?我說必需得看書,主要是修心性做一個好人,可現在沒有書了,書都讓邪惡毀掉了。人們聽了很失望,我的心裏更是難過。我想宇宙大法千萬年來從沒傳出過,今天師父為了普度眾生,把這麼好的功法傳出來,是眾生的福份,邪惡在搞破壞,不讓眾生得法,如果這個大法真的被這個邪惡干擾破壞了,那麼宇宙眾生就真的沒有救了,沒有希望了,太可怕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又衝破一道道封鎖,毅然決然的又踏上了北京之路,來到天安門廣場,老遠就看到從各地來的大法弟子,手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整個廣場喊聲此起彼伏。我被大法弟子們的偉大壯舉感動的熱淚盈眶,我趕快靠過去想加入他們的行列。惡警們像發瘋一樣把大法弟子用力的拳打腳踢,一個個抓進警車。我也被惡警抓捕,拖到麵包車裏,車裏坐滿了被他們抓捕的大法弟子,立即把我們送到附近的一個派出所,那裏被惡警綁架去的大法弟子很多。他們聽我口音,把我交給了當地來北京抓捕大法弟子的人。我被劫持到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我們監室有四個大法弟子,我們時刻用大法弟子的行為對待各種心態的犯人,我們的大善大忍感動每一個犯人的心,慢慢的他們都向我們靠近。我們教他們背《洪吟》,煉功,十六個人有一半表示要學大法的,不學的人也對我們很友好。到了第二十天,邪黨人員就把我送去勞教,在車上派出所的人一邊寫一邊說,判三年勞教,我覺的很可笑,並沒有把它當成是真事,心裏根本就不承認。到了勞教所,勞教所的人說,我們這裏沒有接到通知,再說我們這裏也沒有地方,堅決不收。沒有辦法,他們就打電話與邪黨政法委聯繫,決定送濟南。到了濟南,經過體檢醫生說,患有肝炎大三陽,病情很重。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想我身體這麼好,怎麼能得上肝炎呢?還大三陽,可能拿錯了化驗單了。派出所跟鎮上的人也不相信,決定第二天再化驗一次,第二天一到醫院頓覺的頭暈噁心,等檢查結果出來一看,還是大三陽,而且比昨天還嚴重。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不讓我勞教,外邊更需要我去做大法的事。

邪黨人員們就用盡常人的任何各種手段想把我送進去,可勞教所就是不收,沒有辦法,就把我拉回來了。村委辦公室的政法委書記和所有的村幹部及我家的人都到齊了,大家都看了化驗單,都非常震驚跟同情。他們告訴我丈夫明天趕緊到醫院治療,並吩咐家人與我隔離,防止傳染。回到家裏,我說是師父在保護我,家人們也都相信。第二天鎮上派出所給我打電話要我去住院,我說:要過年了,我要收拾家務,等過了年再說。他們天天打電話催。到了正月十五哪天,又把我叫到村辦公室,屋裏坐滿了人,有村上鎮上派出所裏的各類人物,他們輪番向我攻擊,我始終微笑著向他們洪法,他們根本就不聽。派出所的人說:你去檢查看看,你要沒有病真是奇蹟。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號這一天,我跟丈夫去了醫院化驗結果是甚麼病也沒有,派出所的說,你在家練,別出來跟人接觸,村上鎮上看了化驗單都沒話可說,表面上都不管我了,實質上一點都沒放棄對我的監控,三天兩頭找我談話。我的心非常堅定,我抓住上街的每一個機會洪法講真相,我們這裏的人都知道我是學大法的。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八,我婆婆得了肝硬化腹水,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兒女門哭成一團。我丈夫告訴我這一消息,第二天來到了醫院,對她說:娘,你知道你的病很重嗎?她說我知道。我說:醫院已經無能為力了;如果你能相信大法,相信師父,那麼師父就能救你,大法就能救你。她說:如果我能好了,我一定跟你學大法。就這一念,第二天病情急速好轉。到了第三天,醫生又全面的做了一次檢查,結果甚麼病都沒有了。醫生說,從來沒碰到過這樣的事,真是奇蹟。現在我婆婆也是得法之人,也主動向別人講真相洪法,東莊西村的人都知道我婆婆是大法救的。

還有我外甥得了心臟病、十二指腸胃病,在家治了多半年,中西醫也看了不少,都不見好轉。來到我家,我讓他看《轉法輪》,第四天就好了。還有一個朋友妻子得了骨癌,我給了她二個真相光盤,她還給別人看,很多人都知道了真相。朋友妻子住了一個月,病完全好了,表示非常的感謝,我說:你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這樣的例子很多,不能一一列舉。總之,我的親朋好友,所有認識的人,我都向他們講真相。有的已經在學法煉功,大多數都知道大法好。我就是這樣堂堂正正的走到今天,當然也經歷了很多魔難,先後被抓進派出所八次。每次都是憑著對大法堅不可摧的正念和師父無限慈悲的呵護,堂堂正正的回家了。事實證明,只要我們嚴格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我們是無所不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