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走過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字不識的老年大法弟子,96年秋抱著祛病的目地走入了大法的門。修煉前後真是判若兩人。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神聖和偉大師尊的慈悲,把自己走過的修煉之路告訴同修、世人,並喚醒如今仍被邪黨欺騙上當的迷中人。

一、得法身體的變化

由於生生世世輪迴中業力所致,加上四、五歲時父母離異,二十多歲母親去世,整天哭的兩眼視力越來越差,幾米之內看人看物都模糊不清。精神上的打擊、家庭重擔的壓力使身體狀況急劇下滑,不到三十歲就多病纏身:心跳的慌、肩周炎、神經官能症、中耳炎、鼻出血等,面黃肌瘦,全身無力,甚至疼痛難忍。不知用了多少方法、吃了多少藥,都無濟於事。

得法後,大法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消去業力,替我承受,幾個月後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飛,每天睡三四個小時精力充沛,走路輕鬆,滿身有使不完的勁,體重由原來的八九十斤增加到一百三十斤。

如今快六十歲了,做針線活引線一點不費力。我深知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學法心靈的淨化

由於不識字,不能讀《轉法輪》,聽同修讀幾行就找不到地方了,心裏很著急,心想:我要像同修讀的那樣就好了,甚麼時候才能啊。我從不灰心,相信只要自己有一顆堅定的真正修煉的心,師父會幫我。無論多麼忙,除堅持天天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也堅持在家學,聽錄音。一次看書學法,滿書的字金光閃閃。一次看師父《廣州講法》,看到師父的法身、藍色的捲捲的頭髮,是那樣的慈悲。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更增加了我學法的信心。加上同修的幫助,漸漸的自己能通讀《轉法輪》了,如今簡短的經文、《洪吟》中的一些詩句都能讀。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給我的智慧。

我體會到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無所不能。邪黨迫害開始,丈夫單位找他(沒有修煉但支持)嚇的把師父的書和錄音帶都給藏了,對我說是燒了,我氣的急的哭了多次,心裏難受極了,指責他並說「不管怎麼樣我就是學,誰也擋不住。」他看我這樣說沒燒,放在甚麼地方了,自己拿去吧,從此再也不管我了。現在全家都很支持我。

師父說「做到是修」。我平時時時處處用大法要求自己,事事為別人著想,體貼別人,關心別人,老人生病,主動出錢,餵飯洗衣洗頭,不管別人說甚麼、態度如何,都能用善心對待,心平氣和從不發火,當好兒媳、妻子、母親、祖母,關係融洽,兩個兒子兒媳都很尊重我,給買吃的穿的,我做大法的事也不反對了。特別是06年7、8月間因丈夫同鄰居發生矛盾,鄰居女主人拿著刀,嘴裏罵著砸我家的門,我心裏想著師父說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哈哈的」的教導,我開門笑著跟她講道理,她不但不聽還指著我罵,此後一天幾次幾次的罵,無論在家在外邊碰到就罵,別人勸說也沒有用,我一直不動心,家人也都不理會她,一直罵了半年多才住了,這真是考驗我心性的好機會。

三、上訪證實法

我在大法中受益,深知大法和師父是宇宙中最正的,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是每個弟子的責任、使命,決不允許邪惡肆意破壞誣陷。99年6月本地區一雜誌登了一篇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文章,學員自發到市政府證實法,我得知就毫不猶豫的去了,我心裏只有一念,不答應代表所提條件就不回家,呆了一天一夜,條件答覆,學員各自離去。99年7月中旬本想去北京上訪,可在火車站就被劫持到市體育場,大廳裏已有很多人,學員有的被訓斥,有的被拳擊。我坐在裏面,看到大小不等顏色各異的法輪在轉動,美麗壯觀。

2000年8月間我與一同修去北京上訪,剛到天安門廣場,就被警察盤問,我一字不說,被拖上車拉到一地方(不知甚麼地方)裏面已關押了好多大法學員。一惡警對一個四、五十歲的女學員拳打腳踢,鼻子出血,頭上打的起包,揚言要把她摁到水缸裏淹死她;另一惡警惡狠狠的對我說:你面對牆站著,還不碰牆碰死算了,反正沒臉見人。我心想我們做的是最正的,沒臉見人的是你們這些邪惡。後又被拉到青島駐京辦,單個被叫到一間小屋裏逼著每個人說出是哪裏來的,我就是不說,在翻書包時看到帶的點心包裝上印著濰坊,就又被轉到濰坊駐京辦,在那裏一惡警用傘把打我的臉、肩、胸,臉被傘鐵撐扎破,打的臉青一塊紫一塊,肩胸同樣,沒好地方,打的眼睛模糊疼痛難忍。回濰坊的路上,一惡警用皮鞋使勁踩我的腳,並用手猛勁掐我的小腿,一塊一塊的破了皮變了顏色,真是人性全無。回家的第二天,街道居委會打電話把我們七八個騙到當地派出所,一起關押在看守所。第二天我和一同修開始絕食,一星期開始吐血水,才把我們放了。居委會找我丈夫讓他看著我,要他負責。

四、講真相救人

99年7月20日開始邪黨利用一切宣傳工具造謠、污衊師父和大法,欺騙眾生,加上長期邪黨文化的灌輸毒害了千千萬萬的世人。我是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這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我把自己得法後的身體變化、遭受的迫害講給世人,看著孩子,坐在公路邊或到人家裏去講,有時個別受騙深不理解的人說這樣那樣的話,有極個別的甚至往外推,我不在乎。有好心的親戚勸我說:覺著好就在家煉,不要整天就是光想著做那些事。不管怎樣絲毫動搖不了我講真相救人的心。

有真相材料、不乾膠或橫幅時,不管颳風下雨天冷天熱,在早上二、三點鐘的時候在本院或到附近的家屬院、小區散發張貼,直到做完。剛開始發材料時,心裏存有怕心,怕叫人聽見,就脫下鞋、光腳做,還一點扎腳的感覺都沒有。《九評共產黨》發表後,為了讓世人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和罪惡歷史,早日退出加入的邪惡組織,我到大集去發資料,面對面講(有意去的晚些,買菜的人少點有工夫聽)。

為了讓農村老家的人明白真相,隔一段時間帶一些資料回去一趟,白天走街串門的講,晚上去附近村發資料,貼不乾膠,在公路的電線桿、樹上打橫幅。有師父的加持來回八九里路一點不覺累。今年陰曆年小叔子打電話不讓我回去,說家裏很嚴,抓住大法弟子要罰很多錢,丈夫說甚麼也不讓我回去了,我心懷一念,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就是去救人。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了,結果做的很順利。從親戚回婆家的路上,不僅有夫妻兩人退出所加入的邪惡組織,還用車送我很長一段路。每次回去總得勸退二、三十人。每次回婆家總是給買上吃的,先幫著幹活,老人有病,家中有事我和丈夫都是跑在前出錢出力,讓他們從我身上看到大法好,所以回去婆家人都很高興,很支持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有時也幫貼幾張不乾膠。

2003年秋,婆婆摔倒了,得了腦血栓,我回去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誠心的念,病好了。今年八十六歲身體很好,全家四口人(還有公公、老婆婆和小叔)的飯和家務活全是她幹。2008年五月初外甥女(妹妹的孩子)在班上病了,兒子把她接到我家,不愛吃東西,不愛說話,迷迷糊糊,我放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讓她聽,她說聽著很舒服,聽了一遍多,不聽時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天好起來,一星期後上班了。這真是:誠心默念大法好,身心健康有福報。

很早就萌生了把自己修煉路上的點滴寫出來的願望,但自己又不能寫,怕麻煩同修,直到現在,我口述後,由同修整理出來,了卻了我的心願,並鼓勵自己,要更好的按師父的法歸正自己,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讓師父放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