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機緣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

一、得遇神功、獲得新生

1996年5月13日是師尊傳法四週年的紀念日,我有幸得法,在我生命最絕望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挽救了我。得法之前,我身患近十種病,尤其嚴重的淺表性胃竇炎、偏頭痛、神經衰弱弄得我是日夜不得安寧,不能吃不能睡,人極度的衰弱,因為有胃下垂,走路活動多了都不行,由於病太多,甚麼藥都不管用,沒有甚麼鍛練方法能適合我,都知道我是單位的「藥罐子」,身體日漸消瘦,體重只有75斤左右,病使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我一直在尋找解脫痛苦的方法,都毫無效果,身體反而越發糟糕,兄長偷偷給我算了個命,說我活不過50歲。

5月13日早晨,我依然無可奈何的在公園裏鍛煉身體,做做樣子,自己安慰自己,忽然,從遠處飄來一陣悅耳的音樂,我感覺非常舒服,那是我從沒有聽過的好聽的音樂,我順著聲音尋去,偌大的操場上有七、八個中老年婦女在煉氣功(第四套功法)。看著那灑脫、優美的動作,聽著美妙的音樂,頓覺不一般,心裏一個堅定的決定,就煉這個功,於是我走進場地,開始學煉抱輪。

第二天早上,由於長期的神經衰弱又是一夜沒睡安穩,頭痛,硬撐著起床,到煉功點正式學煉功法,學的很專心,也忘記了頭痛、有病的身體,待我四套功法全部學煉完後,才想起頭不痛了,人舒服了,我很驚奇,覺的不可思議,我第一次體驗了大法的神奇。我知道我的身體有救了,第二天、第三天每天煉完功後都明顯感覺胃裏十多年從沒舒服過的難受感一天天減輕。

到第四天煉完功完全沒有病的感覺了,那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沒有病的舒服的感覺,真是一身輕,我心中的喜悅無以言表,暗暗慶幸自己能得此奇功,我雖然沒有參加師父的傳法班,可是我身體的變化真如參加班一樣,甚麼也不落下。

煉功第八天早晨,我帶著十歲的孩子到煉功場,剛到操場,孩子就要跟我賽跑,多少年腿沉的走路都累,哪能跑的動,但為了逗孩子高興就答應了,做做樣子,可就在我一抬腿的時候奇蹟出現了,身體沒有了重量,好像要飛起來一樣,幾步跨到孩子前面,我異常的興奮,簡直不相信自己有如此神奇的變化。孩子驚呆了,停下來在後面喊:媽,你不是跑不動的嗎?我也停下來了,回頭望著孩子,高興的說:「媽媽現在煉法輪功了,身體好了。」孩子更驚奇了,大喊「法輪功這麼好,我也要煉」。就這樣,孩子也得法了。從那以後,我身體漸漸長胖了,甚麼都能吃了,開始煉功時第一套功「抻」的時候,真是全身骨頭都覺得疼,因為太瘦了沒有肉,後來漸漸長胖了,就不疼了,全身一身輕,精神也煥然一新,變了個人似的,多年無力的身體,一下變的有使不完的勁,上班途中有二里多是山坡路,人們都是推著自行車走,可我煉功後,騎著車一路猛蹬到山頂,一點也不累。想想那段日子,真是我生命中最快樂、最輕鬆的日子,有時把煉功前後的照片拿出來看看,真是判若兩人,年輕了許多,氣質都不一樣,不禁感慨萬千。

二、破除黨文化,得到佛法《轉法輪》

從小就泡在邪黨文化的中國人,一提到佛、道、神就認為是迷信,我也不例外。姐姐原是佛教居士,總跟我談佛教中的事,我是半信半疑,很大成度上認為是迷信。但是到廟裏去玩,我也燒香,我一直在想:佛教流傳二千多年,能這麼長時間,肯定是有原因的,佛是偉大的慈悲的,也是嚴肅的,不能因為現在人的錯誤觀念而褻瀆了神佛可不得了,那是大罪。所以一直知道敬畏神佛。

學功的第二天,我按照功友們的指點,請到了佛法《轉法輪》,上班時我就迫不及待的看,當看到「氣功就是修煉」時,師父高深的佛法解開了我多年不解的謎:佛、道、神不是迷信,是真實存在的。到這時我已經完全明白了,我找到的不是一般的鍛煉身體的氣功,而是高層次的大法修煉,師父也不是一般的常人,是很高層次的大佛度人來了,不禁升起了無限的敬意,我慶幸自己緣份大,更懂得了要如何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天緣。

看完《轉法輪》我明白了修煉從做好人做起,我下決心嚴格要求自己,按照師父說的做。我原本是一個好生悶氣心胸狹窄的人,曾經一段時間與單位很多人關係處不好,由此出現過很大磨難,學法以後,一下子心胸開闊了,是「真善忍」改變了我不好的性格,複雜的工作,複雜的人際關係我都能用修煉人祥和、慈悲、忍讓的心態善待別人,善解矛盾,後來得到全單位上下領導和職工的一致好評。

三、堅定修煉,持之以恆

煉功剛滿二年,我的思想遇到了強大的干擾,不能學法,不能煉功,我是無比的傷心、彷徨,這麼好的功法,別人都能煉,為甚麼我就不能學呢?痛苦使我常常站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告訴師父我要修煉,求師父幫我。那時候知道大法洪傳,大法弟子要維護大法、洪揚大法、證實大法。記得還在我修煉不長時間讀到《聖者》經文時,就有一種神聖感,覺得有使命在身。我發誓不管怎麼難我也要堅持下去。我在銀行工作,有一定的社會影響,我只能維護大法,不能給法抹黑。就這樣我是整天的聽法,看《轉法輪》,有時干擾實在太大了,我就看經文和師父其他講法。有一天,我打開講法,一眼看見:「你要往高修嘛」。我知道了是師父在點悟我,增強了我的信心,要我堅定修煉。

還有一次早晨去煉功點,另外空間的干擾攪的我不敢再走,停下來想回家,但我無意中抬頭看見天上顯現出來七色彩虹,非常漂亮,我頓覺是師父在鼓勵我,於是飛快向煉功點跑去。在那段日子裏我只能學一遍《轉法輪》再看看經文和其他講法,煉功也是煉幾天再停幾天,就這樣我堅持過來了,是師父的慈悲,法的威力讓我走過來了,並打下了對法理、對正法的理解和認識,所以能闖過「七﹒二零」以後的巨關巨難,無論怎麼難、怎麼苦,我還是咬牙堅持著,絕不放棄修煉。從我的經歷中我悟到了修煉中沒有過不了的關,就是考驗人心是否堅定。

四、助師正法,堅如磐石

恐怖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惡中共及其政府,面對真理佛法、面對真善忍,逆天叛道、背棄民意,公然造謠,迫害真理、迫害佛法、迫害修煉人。九年了,大法承受的是甚麼樣的魔難啊,蒼天震怒,神佛泣淚,大法弟子遭受的是怎樣的迫害啊!眾生肅然起敬。

大法弟子助師正法驚天動地,為了宇宙、為了眾生、為了大穹的永恆不破,履行著自己的誓約。這些年我遭受了許許多多的迫害,我六次被抓,兩次勞教,退休了還被單位無理開除,回來後我也找到單位,可他們說這是上頭下的文件。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經不住迫害牽連,離家走了,孩子孤單一人,小小年紀失去了家庭的溫暖,早早找了男朋友,惡劣的社會風氣又造成了孩子失足,讓人痛心。更痛心的是由於迫害,耽誤了救度眾生,阻礙了正法,自己不能正常修煉證實大法,損失的太多太多。可舊勢力還在強行的給我加了那麼多的魔難,舊勢力無論怎麼瘋狂,我們也不承認它,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路,絕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這場所謂檢驗考驗。

這些年,我們為甚麼會遭受那麼多的迫害,舊勢力為甚麼能迫害得逞,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同修的共同切磋,以及這麼多年在迫害中所走過來的路,深查了其根源,有人的執著沒有放下是一個方面,更主要的是遇事不冷靜,不理智,使得本來可以善解的事激化了,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很痛心。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就是一個例子,本來可以正念抑制邪惡,解體邪惡,可是採取了簡單硬拼的辦法,結果適得其反,激怒了迫害者惡的一面,正好中了舊勢力的圈套,自己遭受了迫害不說,加劇了邪惡的形式,長時間被關押失去了救度眾生的機會。失去的永遠都不能再回來。自己損失事小,無數的眾生不能得救事大,實在愧對師尊。

九九年「七﹒二零」不久,我常常夜裏心胸劇痛難忍,伴隨著吐黑水,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漸漸減輕以後,舊勢力利用其他大法弟子的不清醒出賣我,千方百計的將我弄到大牢裏迫害,更可惡的是由於精神的迫害,這種心痛嘔吐的狀態在大牢裏復發並加重的情況下,惡人強逼我接受手術治療,手術回家後,又把我關進洗腦班,強逼「轉化」,大法弟子根本沒有轉化這一說,目地達不到,於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又赤裸裸的上陣,弄些邪惡的信息,直接干擾我的肉身,我日夜不停的學法發正念,同時做著反迫害救眾生的事。由於我遇事不冷靜,於是我第二次被關進大牢,在邪黨的大牢裏,我又一次經受了超人間的恐怖折磨和迫害,六天六夜不給睡覺,我差點被打死,從此以後走路困難,被折磨的癱在床,還逼我坐在床上幹活,只有八十斤體重的身體,兩個年輕力壯的人卻架不動,整個身體往下沉,提不上氣。

無論在甚麼情況下我始終堅持背法、發正念,以各種形式講真相。我堅持過來了,我又回家了。四年的牢獄、邪惡的迫害,使我的身體陷入極度的虛弱,走路行動不便,多次癱瘓,我知道這不是病,是迫害太重所造成的一種「病」的假相,最後一次癱瘓一個多月。我期滿回家,回家又臥床休息三個多月,學法、發正念從沒間斷過,後就慢慢開始堅持煉功,都是感覺身體好點的時候煉一套二套,慢慢增加,這樣持續了很長時間,經常是想起來煉功,卻坐起來,下不了床,每當這時人的惰性就出來了,又躺下睡覺。一天早上又是3:40醒來,坐起來穿好衣服,卻怎麼也站不起來,自己又灰心了,想躺下,這時耳邊一個嚴肅的聲音:這不就是不讓你修嗎?我猛然醒悟:是啊,我怎會起不了床呢?起來!正念一出,輕輕鬆鬆站起來了,快步走向洗漱間洗漱完,給師父敬香時,很明顯感覺到師尊在鼓勵我,從那以後,再沒發生過起不了床、站不起來的狀態了,真是佛法的博大精深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

層次有限,水平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