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無量的慈悲呵護下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修煉前我體弱多病:眼痛、鼻炎、咽喉炎、關節炎、腰痛、膀胱炎、貧血。一年到頭打針吃藥不斷,舊病未去又添新病。病痛的折磨使我常常在黑夜裏哭泣,人生對我來說是一片黑暗。我怨恨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世界受盡痛苦和折磨,怨恨蒼天對我如此不公。我想用死來結束我的痛苦,只因我是一個膽小柔弱的女人,才沒有走上那條絕路。

絕望的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且每天都參加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從而使我逐步了解了大法,堅定的修煉下來。我曾看見法輪在我的家裏旋轉,在我工作的房間裏旋轉;在夢中我兩次看見師父的法身為我清理身體。兩年後,無需吃藥、打針,折磨我幾十年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使我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在不斷的學法中,法輪大法打開了我對人生許多問題不解的心結,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在於返本歸真。沐浴在師恩浩蕩的佛光中,我感到無比的快樂和幸福,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99年7月20後,我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維護大法,卻遭到中共邪黨一次次的非法關押和打壓。由於怕心和各種人心太多,我一次次的摔倒。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發表一篇篇經文和在夢中點悟、鼓勵我,使我一次次站了起來。

自從2004年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大法弟子面臨新的課題:解體黨文化對大陸同胞的毒害,讓世人退出惡黨的黨團隊,選擇光明的未來。

幾次的關押迫害使我深知中共的邪惡,我怕向人們揭露中共的罪惡而被人舉報再被關押,加上自己是一個性格內向、膽小、不善言辭的人,所以向世人面對面講「三退」對我來說猶如登天一樣的難。自己不講呢?這不但違背大法弟子的誓約,而且想到法正人間時不明真相,沒有三退的世人將被淘汰,就又覺得心裏難受,我的內心充滿矛盾和痛苦。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坐在一個考場裏,考卷上的題卻一道都不會做,終於發現有一道題會做,正準備做,周圍卻鬧哄哄的無法靜心去做。這時考官宣布還有十五分鐘考試結束,我的心裏焦急萬分,醒來後我悟到師父在點化我要抓緊時間勸三退救眾生。

於是我鼓起勇氣去講真相,勸「三退」。每當我想起剛開始講三退時的兩件事就會發笑。一次我向一個熟人講三退,我說:「我給你說一件事,你千萬別說給別人聽……」邊說邊左顧右盼,看是否有其他人聽見,還沒等我給她說完,她卻害怕的跑開了;還有一次我對一位熟人勸「三退」,當時天氣有點冷,加上怕心,我的牙齒竟敲起了鼓,語無倫次的講完後,她說:「我不曉得你在說啥子,要是我丈夫曉得了會把我打死的。」這就是我開始勸「三退」時的狀態。

情況慢慢有所進步,但還是執著重重。每當有人「三退」時我就非常高興;而每當有人罵我時,就覺得委屈、難受。到這種時候我就趕緊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師父的法又鼓起了我的勇氣。

大法不斷的開啟我的智慧,我的膽子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會講。現在我能面帶微笑的與不熟悉的甚至陌生人打聲招呼,即使一次二次講不上真相,我把慈悲留給了對方,有些真的就有了機會聽我講真相並「三退」了。

我發現有些同修(包括我在內),在講真相的時候說話帶髒字,這樣我們講出的真相就會因此而大打折扣。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是起碼必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且我們是未來眾生的榜樣,所以我們真的應該下決心改正,讓我們發出的能量更純正慈悲。

此外,我們的穿著應該儘量美觀大方,更顯修煉者超凡脫俗,讓世人更尊敬和接受我們,更願意了解真相,接受真相。

只要我們有一顆救人的心,不論買菜、購物、洗澡、趕場、走路……師父的法身總會把有緣人推到我們的面前。特別是農民,他(她)們大多都純樸善良,又生活在社會的最下層,很容易與他(她)們溝通,有時遇見陌生的農民賣東西,本來不想買,為了給對方講真相,我也會買些,為了延長講真相的時間,有時我會多選一些或多選幾樣,付錢時本來有零錢我卻拿五元、十元的給對方,讓對方找零錢給我,目地就是延長講真相時間。

在兩年的面對面勸三退中,我的心性在摔摔打打中不斷提高,所有的委屈煩惱都煙消雲散。「操盡人間事 勞心天上苦 有言訴於誰 更寒在高處」(《洪吟》)。我體悟到了師父正法和度人的無比艱辛與洪大的慈悲。

八年多來中共邪黨不斷升級的血腥打壓下不但沒有讓我們放棄修煉,反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八年多來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帶領呵護下證實著大法,救度了無量的眾生。讓我們放下人心,放下生死,更加理智、智慧的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

以上是我個人現階段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