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中去人心、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正法已走過八個春秋了,一路走過來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真是太幸福了,有些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以技能證實法 救度眾生

每個人在正法中都走著師父給安排的修煉之路,代表著各自的體系來同化大法,在世間救度眾生,圓容大法。我的職業是一名專科醫生,也許是天象變化吧,這些年大陸很多地方都興專科醫院,我的工作能在不同的專科醫院接觸來自各地的專科醫生,其實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證實法的路。我先講一下如何救度醫生、護士的。

現在的醫生由於受社會影響,道德底線普遍低,他們很多人只認金錢,很少講醫德的,但是這些專科醫生普遍都有一手好的專科技能,他們對技能還是認可的。我當時悟的是:要救他們必須修好自己,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才能救了他們。

在不斷修心去執著中,不斷的發正念,師父給我了救度他們的智慧,由於自己注重言行,平時與他們溝通用善來對待。他們感覺我這個人挺好的,醫術也很好,時間一長,自然就成熟人。我開始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開始不相信神佛的,我就給他們講歷史修煉故事,最後引申到大法,然後再逐一講三退,他們也都漸漸的三退了,當然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他們有的匆匆而來,幾個月就走了,就再換別人來聽真相。

有一次一個醫生由於沒有及時講真相,因事走了,我很後悔,自己由於怕心,顧慮心沒有早一點告訴他真相,心想:師父再給他一次機會吧,聽不到真相多可惜呀。幾個月他因事路過此處,我及時給他講了真相,他落淚了。就這樣一個醫院幾十名醫生、護士都聽了真相,並且三退了。不久院長告訴我:有人把你舉報了,說咱們醫院都成了法輪功宣傳地了。叫我以後講真相小心點,別太聲張。我謝謝他,他說應該這麼做的。我看到了人明白那一面真的都是為法來的。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在給我們鋪好回家的路。

不長時間我又換了一家醫院,那裏也有幾十名外地來的專科醫生,剛到醫院不久,我每天對著他們發正念,沒有急著講真相,隨著逐漸溝通,我們越來越熟悉了,有時也說幾句笑話,這些醫生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幾乎所有的人都會下象棋,說來也巧,我常人中的喜好也有象棋,這一下以棋會友,逐漸加深了認識,他們還喜歡三、五人或集體會餐,這一點出乎我的想像,開始時我不參加,因我不喝酒,後來他們就邀我陪坐,我只喝飲料、吃飯就可以,他們非常高興,幾乎每次都叫我去吃飯,我邊喝飲料邊發正念,閒談中也涉及大法及三退的事,有一天與一同事閒聊,他們說我們這群人都是散仙,我當時沒有想到為甚麼叫散仙呢?後來回家一想師父點化我,時機到了,該救度他們了。這樣我一個或幾個給他們講真相三退。除了個別幾乎都退了,只落了一個女醫生沒有直接告訴她真相,但工作又要到期了,我真有點懊悔。可是沒過兩個月,一次早上我到小吃部用餐,恰巧碰上了這位女醫生,她當時見到我時非常激動,我看到她眼中含著淚,我想是她明白的一面知道這一切,我馬上告訴她真相,她連聲謝謝我,並尊敬的叫我哥哥,戀戀不捨的離去。世上的人都在等待真相。

給病人講真相,我採用兩種方式:一個是如果病人病程短,只需來一次,那就在看病過程直截了當講真相;如果病人病情較重,病程長,可以先治病,後講真相。我告訴病人記住法輪大法好,聲明三退會得福報,並且病好得快。病人一般都能接受,並當場聲明三退;有時我就用第三者身份智慧勸三退,他們對大夫都相信,覺得肯定有道理,有的幾句話就表態了。

大法給我超常的智慧,我沒有大學學歷,理論上也很差,只是一個中醫師帶徒弟,平時因忙三件事,幾乎很少看醫書,偶爾病情複雜翻一下書,但每次看病時我都思路清晰,分析病情,下藥準確,別人感到很神奇,多數時候都是我一看病人面色、搭脈,基本就知道病在何處了,我也沒有想甚麼就知道了,下藥時就像腦中有成方是的,只要一想就可以了。

當然有危重病人,就叫他念「法輪大法好」,效果都很好,一般都超常延長生命。一般情況下我只要走到哪裏,都有以問病這種方式得救的生命。我知道是師父給我的一切,我只是在實踐而已。

在證實法中修去人心

由於自己家庭環境影響,我親情太重,加性格內向、孤僻、固執等個性形成很多頑固的觀念,特別是情的執著,父母情、兄妹情、男女情、夫妻情、兒女情、友情、情分、情面尤為重。我修煉當初,一看自己這麼多人情執著太可怕,所以就努力抑制、排斥,但是還把握不住自己,陷在情中。「七•二零」前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名、利、情太重,被舊勢力鑽空了,差一點毀了自己,那段時間裏我一直消沉,不能自拔。

後來師父給我打開天目,讓我看到了沒有修去的名、利、情及執著,在另外空間就是巨大的如星球般的物質存在形式,看到了由於自己沒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修得不好,螺旋式的巨大功柱被間隔開了。等我追上來了,師父又給我接上了。

再看看為甚麼被情這樣左右吧,原來舊勢力阻礙我當初得法,把我安排到一個幾乎與世隔絕之地,幾乎見不到同修,又安排了情魔,從小到大在家庭中灌輸情的執著,尤其是親情、色、欲,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堅定大法的心,給我從新開創了又一個新修煉環境。那一刻我知道了佛恩浩蕩,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從此走上證實法、救度眾生之路。

由於自己個人修煉基礎打得不好,人心很多,有時候表現證實自己,顯示心、歡喜心、幹事心、自我膨脹心、爭鬥心還經常往出返,尤其妒嫉心更是明顯,自我太重了,雖然三件事也在做,總感覺不到提高,離無私無我的境界,差得太遠。

一次與同修接觸中,發現自己聽別人說同修三件事做的不好,自己心理不平衡,在單位裏有人說誰醫術高,自己就不愛聽,看見親人對別人家孩子好也在心裏暗暗想,好甚麼,不就是會說、長的漂亮點嗎。也知道是妒嫉心反出來了,自己努力克制它,多學法,連幾天就是心裏堵得慌,有時喘氣都吃力,像要發瘋似的。一天晚上學法學到妒嫉心時,突然感到身體震動一下,聽到體內一聲巨響,瞬間心敞亮了,感到心臟部位有東西一下子去掉了。我看到了:每顆人心真的像花崗岩一樣,在另外空間真的像星球一樣大,去掉執著真的需要堅強的意志、正念。看到這些之後,我哭了,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對師父的感謝之心,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拿掉了顆人心。

我從小到大由於獨立性強,自尊心強,性格內向,逐漸形成自私猖獗、狹隘的脾氣,處處維護自我,形成了對名、利、情的頑固執著,不讓別人說,一說就火,不管好壞話,克制不住時還打人,有時表現不像大法弟子的樣,自己也知道應該修去,可是時不時還往出反。後來知道還有邪黨的因素在裏面,「懷疑一切」、「人人見面有防心」的因素有黨文化,怕心一出,加之黨文化思維,有時會被演化假相欺騙,不知不覺入戲了。

一次去同修家,因為一小事與妻子爭鬥起來,誰也不退讓。讓該同修給訓斥一頓,自己心裏不太舒服。又到一同修家,幾位同修切磋,正說在話頭上,一同修突然轉過來,指著我的鼻子指責我,我強忍著,沒有與他爭辯。第二天到另一同修家,看到有大法書弄得很髒,我順口說了一句:「怎麼弄得亂七八糟的」,話音未落,旁邊一個同修厲聲說道:「不能這麼說,你這是不敬師,不敬法。」我一驚,還是勉強忍過去了。晚上參加法會,同修們交流切磋,突然一同修說了我不願意聽的話,這回我沒忍住,與他辯解。當時在場近二十名同修,同時幫我找出了不讓人說、要面子、求名、怕心、執著自我、發狂等等執著。聽同修們都說我:「你還想背著這些大包袱上天呢!」我立即明白了,是師父幫我拿掉了這些黨文化因素。這一次,我坦然面對,沒有動心,頓感後背輕鬆了。

師父的萬分苦心,我們只是一份付出,抓緊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寫出這篇文章在有與我類似不足的同修,抓緊去掉人心,走好最後的路,在救度眾生中勿忘去掉精進的絆腳石。做一個乾乾淨淨的大法徒,迎接法正人間的日子,層次有限,不足之處真心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