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扶我走過艱難歲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我雖然九六年得法,但由於不重視學法和嚴格要求自己,致使自己走了彎路。我只是每天堅持煉功,不注重修心性,不會向內找,可以說《轉法輪》我沒有系統完整看過幾遍,更談不上精進實修。

由於自己沒有跟上正法進程,三件事沒做好,二零零五年四月份,舊勢力黑手開始破壞我的身體,出現消瘦、閉經、失眠。由於一夜一夜睡不著覺,我開始主意識不強,思維有點混亂了,後來竟發展到莫名其妙的害怕,煉功更害怕。這以後我讀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徹底清理家庭環境,把家裏所有有關邪黨邪靈的像、紀念章、郵票、課本、報紙、磁帶、糧票、照片統統銷毀。這樣家裏的環境及空間場乾淨了,自己的狀態稍微有點好轉。

我的每一點一滴的進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和點化、同修無私的幫助,當同修知道了我和母親同時出現了不正確狀態時,都幫助我們發正念,經常到家看望,每次同修的到來都能給我鼓勵和支持,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參加集體學法,並一點一點歸正自己。

當時我由於法理不清,正念不足,都不知道從哪下手,怎樣學法,我就每天對著師尊的法像說:師尊!弟子不能沒有法,沒有法,就是行屍走肉了,您就加持不爭氣弟子的正念吧!

師尊看到了我想要精進的心,每次都點悟我看書,每次的點悟都是針對自己的迷惑不清、需要突破的執著及有待於解決的問題,當我情緒低落時,師尊就用家人及同修的嘴喚醒我,鼓勵我。隨著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性,我加大了學法的力度,也開始發真相資料了。

我從小怕心很重,修煉後也沒有怎麼突破,怕心對我來說真是死關。有一次,我和同修、母親去鄉下發真相資料,就明明白白的感覺到師尊把怕的物質給我拿下了。我更加信師信法,決定突破這「怕」這個死關。

而當我真正要提高層次時,黑手爛鬼就開始破壞、干擾我,想要擊垮我的意志。有一天中午,我被干擾的坐立不安,腦子裏打出「害怕」這東西,當時我覺得自己精神快垮了,就在心裏跟師尊說:弟子的承受力就這麼大了,要崩潰了。當時我看見一有力的大手把一白毛鬼推入了無生之門。這以後我的狀態開始一天比一天好轉。我每個整點發正念,那時思想業干擾很大,有時根本靜不下來,我仍然堅持著,不論走路、幹活都念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後來我開始敢面對面講真相了,但仍然不敢勸三退,我就從家人、親戚、離婚的丈夫做起。隨著正念的加強,慢慢敢向外人勸三退了,有序的做著三件事了。我的身體也恢復了健康狀態,體重增加,也來了月經了,主意識也強了,在師尊的呵護下闖過了這死關。(在這裏我悟到的是,我求師尊時確實是自己盡力了,但不能有依賴心,且是執著心必須去、要實修的。)

後來我又經過了母親去世及家裏發生的這些變化和矛盾,我基本上能按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我悟到,情是個粉色的物質,又是迷魂湯,是最靠不住的東西,為了情,丈夫可以拋棄我,為了利,親人可以傷害我,孩子小不懂事,可以不顧我(當然這裏有自己的業力和做不好的地方),但只有師尊不嫌棄我,保護著,看著我,扶著我走過了我人生最低谷的歲月,我用盡全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師尊的佛恩浩蕩和慈悲偉大。

隨著正法的推進開始晨煉了,常人時,我特別執著睡覺,常睡十個小時,覺的睡覺很幸福。我那時的觀念是寧可不吃飯,也不能缺了覺,因為今天睡不好,第二天就難受和沒精神。隨著學法的深入,師尊在《轉法輪》第一講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悟到了修煉的人就是睡不好覺,第二天照樣有精神,把這固有的觀念轉變過來,觀念一轉變,也就不再執著睡覺了,有時貪睡時,想起獄中的同修被惡警一夜一夜不讓睡覺,國外的同修為了減輕對我們的迫害,在大使館前燭光守夜,難道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突破呢?這樣就突破了睡覺這一關,現在我每天睡三-四小時。

通過孩子高考,我也體會到,當你把法放在第一位時,師尊給我們都是最好的。我的孩子學習成績在學校裏一直是中下等。在孩子們進入了緊張的高考複習時,我從來沒給孩子做過特殊的營養補充,只是督促她學法、煉功,一切順其自然,結果孩子比平時超常發揮了一百多分,成績在學校裏成了中上等。這讓我更加體會到大法的威力和超常。

現在我們都感到了救人的緊迫感,我把勸三退溶在生活中,串門都是有目地的買些食品,再勸三退,路上碰到的,買東西接觸到的,洗澡、理髮等等都不忘勸三退,平時注意收集信息,寫信勸三退,從去年十月份到現在我已經寫了二百封信了,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同修們!讓我們聽師尊的話吧!互相鼓勵,互相扶持,不要執著這小住幾日的旅店的假相了,做好三件事,放下自我,圓容整體,證實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