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出現病態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藉著大法弟子有業力和執著為由來迫害我們大法弟子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如警察非法抓捕、惡人舉報、單位打壓、家人的干涉等等,還有一種就是對大法弟子身體的迫害。我們都知道,正法時期身體病業根本不成問題,師父怎麼能安排弟子起不來床了、胳膊、腿不會動了、做不了三件事呢?這明顯是邪惡的迫害,這個邪惡生命我認為就是另外空間臥在身體那個部位上的靈體。

《轉法輪》說:「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

許多同修都知道,面對警察要不配合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操控的警察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對於這個靈體對我們身體的迫害,有的同修就不太清楚了。

大家想想,我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件是我們自己的,比如你的手、你的腿、你的嘴,你讓它幹嘛它就幹嘛,因為它是你的,當你的身體部位你讓它幹啥它不幹的時候,那顯然就是另外空間的那個靈體操控了你身體的那個部件。如胳膊不會動、腿走不了路、或哪個部件出現嚴重病態等等。在此種情況下,我們的主意識一定要清醒,做到不配合這個靈體在身體部件上表現的任何形式。如:病態讓我躺下,我明白這是另外空間的邪靈讓我躺下的,我堅決不躺下,我該幹甚麼幹甚麼;病態讓我吃不進去飯,那我就不聽你的,我就吃,我的嘴我的胃我自己說了算,哪怕吃了吐了,我也要接著再吃;胳膊、腿不是不會動嗎?就不聽你靈體在我身體上的表演,我的胳膊、我的腿我就要用它們幹它們應該幹的。也許有的同修說,我的胳膊、腿明明不能動,你怎麼能讓它動呢?大家想想,你承認你的胳膊、腿不能動了,那你就等於承認另外空間的靈體生命在你身體上的表現形式,換句話說,等於是你要靈體生命上你身上來,那它當然就在你身體上呆著不走。

舉個例子:我地有一同修表現形式是肺部病態,住院兩個多月不見好轉,最後是吃不進去飯,後來與同修切磋,同修就開始吃飯,哪怕吐了也要再吃,結果幾天指標都正常了,醫生都覺的奇怪。《明慧週刊》上登過:一個同修用了四個多小時穿了一件衣服,家人要幫忙,堅決不用,幾天後就跟好人一樣了;還有一個同修,煉抱輪時,別人看著都是一個動作「腹前抱輪」,而她自己知道卻是克服了極大的困難在煉四個抱輪動作;那個轉生成日本武士在海邊吃活蝦的同修,夢中師父法身讓她向下咽咽,而同修表面形式嗓子根本就咽不了。我悟著這就是不配合另外空間的靈體在身體上的表現形式。

還要說明一點,是不是悟明白了這個道理,今天也這樣去做了,那就應該今天或者馬上胳膊腿就好了,不是的!就像那個用四個小時的同修,假如有的同修四分鐘或一個小時或三個半小時還沒穿上這件衣服的時候,他會不會放棄自己不穿了,不再去努力了呢?無可奈何的默認了我穿不了衣服的這個身體迫害呢?甚至需要五個小時、六個小時去穿這件衣服,或者需要一天兩天的時候,還會堅持下去嗎?能不能做到,不再去執著身體有甚麼變化,時刻不承認強加的身體迫害,在反迫害中實修自己,不是口頭上,而是行為上真正做到的時候,才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靈體,這邊身體也就好了。

下面再談談出現身體病態同修向內找的問題:我學法前得過牛皮癬,個人修煉階段消過三次業,最後在胳膊上頭髮裏還有一點,從此後,「我身上還有點牛皮癬」這一念頭始終在頭腦中。在正法修煉的前幾年,時常想著最後一定會好的,並且常常照照鏡子看看,好點了沒有,心裏執著的想,這幾天功煉的挺好,三件事也挺精進的,牛皮癬怎麼還沒見好,也應該好點了吧?

直到零六年一天,我突然覺的牛皮癬這個問題時間太長了,為甚麼總這樣?開始在這個問題上向內找,通過背《道法》經文,我悟到長期以來在牛皮癬問題上,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我是神體,是沒有病的,牛皮癬只是一些業力的反映,這個問題相信同修都能悟到,但是,在實修中卻往往容易忽視。如:我胳膊動不了,我的腿走不了,我這兒痛,我那兒不舒服。大家看看,這些話的本身就承認自己身體有「病」了,把身體不正常狀態當作是自己了,我是這樣做的:思想中只要冒出以上那些念頭,立即清除,並想:讓我身體難受的不是我,牛皮癬不是真我,如果是師父安排的消業,我就坦然接受,不是師父安排的,堅決不要。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

回頭再看以前的想法,是多麼的執著,精進做三件事不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而是變成了是為身上的牛皮癬快點好了,成了治身體上的「病」了。

《歐洲法會講法》中說:「他還是不改變他的觀念,他還在擔心著他的病:我的病能不能犯哪?老師是不是真的管我了,給我根治好了?你看他心裏還有。他嘴裏跟誰也不說,他心裏還在想:老師一定能幫我治病。那麼他表面上在煉功,他本質上還是為了治病。他不在騙我、騙人、騙大法嗎?他騙誰都是假的,騙自己才是真的,真實的心理的轉變那才是真修。」

《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說:「長期以來啊,有一些學員就是有那根本的執著不去啊!堆積到最後了,過不去了,難就大了。出現問題哪,不是從心性上去找,不是從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這事放下、從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過來,而是針對這件事情:哎呀我這件事怎麼還不過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點應該好一點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點應該更好一點呀!他老是放不下這件事情,看上去還好像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為它而做好!你並不是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應該去做的那樣做的!」

《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說:「你們的苦都是你們不想放下執著才感到苦──哎呀,我怎麼這麼難受啊?有人為甚麼總對我不好啊?我的身體怎麼老消業呀?人就是放不下。最大限度能放到多少?自己能夠念很正、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樣嗎?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如果真能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執著,把自己當作一個不同於常人的大法弟子來對待的時候,我相信那一切都變樣。」

建議病態同修:第一否定邪惡強加的身體迫害,這是正法時期,身體是用來救度眾生的,強加的都不承認,行為上要努力做到;第二靜心向內找,千萬不要變成忍苦精進做三件事變相的是為了去身體的病了,把「我身體有病」這一念從思想深處挖出來,清除掉,分清真身體,假身體,找到真我,轉變觀念。

以上,意在與同修切磋,希望大家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