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業」的警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剛走入修煉的門,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此後差不多十年來幾乎沒出現過病業。不久前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腰不舒服(沒有強烈動作),全身不能用力,逐漸的不能彎腰,最後連走路、站立都很困難。我趕緊叫姐姐(暫時沒修煉)幫忙收攤。我經營的地方是市場內樓上,每個人都知道我煉功,而且這幾天我身邊發生了一起一個小同修因病業離世了。我心裏想著:這不是病,是迫害,我不能讓舊勢力得逞!下樓時,姐姐要扶我,我說沒事,自己走回家了,沒人覺察到我的不適。

可是到家了,可能是放鬆了正念了,一躺下就不能動了,也起不了床。姐姐為我忙上忙下的,大哥拿著藥貼來了(暫時沒修煉,為了不讓他反感,把藥貼暫時留下了),八十幾歲的老母親也來了。這時,我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居然我能撐起來,若無其事的吃了一頓飯。

打發家人走了,有兩個同修在陪我。我的腰還是鑽心的痛,只能保持一個姿勢。其中一個同修說,既然這樣,那你就煉「抱輪」吧?於是我們就開始煉動功了,當伸腰時,痛的淚珠直往下掉,腿也不自覺的發抖,第二套也是很勉強。怕吃苦、安逸心很重的我真的不想再煉了,我怕第四套功法會更痛、更辛苦,但在同修面前又不好意思。

此刻,又有一個同修來看我,我就趁此停下來了,可是那個同修只說了句「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就走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在鼓勵我,心想從此我要努力去掉這個安逸心,這樣我忍著痛,五套就煉完了。感覺也好了點。這晚我感覺到有許多不好的因素使我不能入睡,我就不斷的發正念。

朦朧中師父點化我能量不足了,於是第二天三點四十分左右,我醒了。但怕痛、怕辛苦的人心卻上來了,安逸心上來了隨之睏意也就使我迷糊,但心裏很清楚那不是「我」,自我分辨了十分鐘,真正的「我」終於發出了一個強烈的願望:誰也不能干擾我,我要煉功,就這樣我又能起來煉功了,五套功法煉完後,我能慢慢的走動了,就把大哥拿來的藥貼送回。大哥問我為甚麼不用,我說煉完功都好了,用不上。看他迷惑的神態,就在他面前演煉了一遍「法輪周天法」。再一次給他展示了大法的美好!也特地回家(不同住)看望老母親,讓她安心。

第二天,當同修再來時,我悟到了,這突來的「病業」有我長期不重視煉功、安逸心太重的因素。也有可能在短期有極端想法、做法,周邊的同修也聞訊趕來了也有特地來為我發正念的。我感受到大法弟子正的能量的存在,也體驗到能量的神奇。同修的無私,使我感動的熱淚盈眶,瞬間,我享受著同修為我發正念舒適的自私的心也遁形了──救人要緊,我不能耽誤同修時間。就叫同修不必再為我的「病」而來。

第三天,我已經行動自如,在隔壁姐姐家吃早餐,準備去開攤,可姐開玩笑說:「生產隊剛剛每人分了三千元,夠你吃一陣子了,不用那麼緊張,在家多休息吧!反正現在的生意也不好做。」我也開玩笑說:「是啊!應該享受享受吧!」忘了工作與修煉的關係,也忘了工作過程中救人的職責,只想到的就是安逸!突然我和身體又開始有點不適了──好壞出自一念,修煉是嚴肅,日常中的一思一念也要歸正。

第四天,我身體恢復了正常,我也正常的工作了,學法、煉功也正常了,面對面的講真相也基本能做到,這是我過「病業」的大致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