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身體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最近,我周圍的一些同修出現了不同的病業狀態,有的長時間腿痛,有的嚴重腹瀉,有的腦血栓症狀,有的疲勞睏倦成天頭昏腦脹,還有的住進醫院……。

對此,我談點個人經歷和認識。修煉前,算命先生說我壽短,只能活到四十五歲左右。修煉後,我經歷幾次較大的病業關。開始我總有一念:自己陽壽早到了,這是來取命的。其實這一念是舊勢力早就安排好的,只要你承認了,他就可以抓住不放而加大力度迫害你。直到把你迫害死為止,因為它們認為你有這種觀念就是人,人到壽就該走。通過學法我從內心感到:關鍵是在過病業關時法理一定要清楚,主意識一定要強,心一定要正!

記得有一次,我渾身發燒疼的不行,在床上翻來翻去,渾身冒汗,覺得時間好像過了很久,一看錶才十來分鐘。那真是每一分鐘都在咬著牙往前挺。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心裏說:師父我能行!這時我感覺邪惡像黑雲一樣張開兩隻巨大的手向我慢慢壓下來,我能清晰的感到那種黑色物質密度的強大和自己生命的渺小。如果我還是常人,此時就是我命終的時刻。但是,我不停的默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堅信這正法口訣的威力一定能消滅如山一樣壓下來的病業。同時我心裏堅定的生出一念:「你動不了我!你動不了我!」然而那雙黑雲一樣的巨手並沒有停下來,而是一直慢慢的向我壓下來,壓下來,眼看就貼到鼻尖了,突然停住了。這時我腦子裏還是不停的堅定的念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滅!滅!滅!」在念的同時我心裏有一種強大的正念:你甚麼都不是,我一定能解體你!解體你!這時我感到那種黑雲一樣的巨手在慢慢的離開我,漸漸的遠去,遠去……過了一會,我睜開眼,感覺渾身不那麼疼了。又過了一會,感覺一身輕。當然,像這種病業在法理上很好識別。只要放下生死,堅信大法,正念強,它甚麼都不是。

而下面的情況又不一樣了:去年十月份,我又經歷一次病業關。表現症狀是:口渴,能吃東西,特別到下午四點左右,不吃塊麵包,不喝幾杯水就挺不住,而且渾身沒勁,頭昏、疲勞。父親說:「你這是糖尿病的典型症狀,快上醫院查一查。」我沒在意,心想,只要不影響做「三件事」就行。可是,一個月過去了,症狀越來越嚴重,最後兩天有點挺不住了。這時,我才警覺起來。心想:這是師父安排的嗎?師父能讓我整天這個狀態去救度世人嗎?師父早就給我淨化身體了,還不斷的在每個境界給我灌頂,哪來的糖尿病呢?這百分之百的是舊勢力的迫害,這還了得!必須鏟除!於是,我立即坐下來,立掌發正念:徹底鏟除舊勢力對我身體的迫害,堅決否定他們的一切安排!企圖借糖尿病症狀迫害我,我堅決不承認、不接受!我就走我師父安排的路!其它一切都不要!請師父加持並為弟子做主!同時,我在心裏對舊勢力說:這就是我堅定的選擇!如果你們還敢繼續迫害我,那就違背了新舊宇宙的理,那全宇宙所有的眾神都會一起來消滅你們!一個下午時間,我連續發了三次正念。發一次正念症狀減輕一些,第二天既不渴也不餓了,一身輕。

這裏的關鍵是能分清哪些是正常的消業?哪些是邪惡迫害?不管是哪種情況,師父在法中都講的很清楚。只有學好法才能明察秋毫,才能堅定的走過去。當然,每個人的精進成度和自身的因素都不一樣,修煉沒有公式,只要正念正行,甚麼關也擋不住。

這裏我認為有兩點很重要。

一、對自己的病業狀態要準確的判斷:這是不是舊勢力干擾?如果是,一定要發出強大正念鏟除,同時請師尊加持。這等於我們在修煉的路上邁出了一大步(驚心動魄的一大步)。在鏟除的同時心裏不要猶豫,這樣行不行啊?以後還能不能犯啊?一定要自信,要穩,要有勢如破竹將病業一念滅盡之勢!這不是人得病怎麼治的問題,而是修煉人用法的威力在正念正行的表現。如果真能做到,瞬間病業就沒了。

二、向內找,查漏洞。邪惡在迫害我們時都是在「人心」上下手。一位老年同修,晚上從兒子家回來時,兒媳告訴她:樓下有狗小心點。結果她經過那家門口時,總怕狗出來咬她,一緊張,一害怕,一腳踩空摔倒了,腿疼的不行。開始她認為這是消業,還坦然的承受著。結果,越來越嚴重。拖了一年多還沒好。不僅耽誤救世人,自身的狀態也讓世人不理解。如果一開始能在法理上馬上悟上來並查找自己,狀態會很快改變。也不會有以後舊勢力鑽空子拖了那麼久。可是這位老同修沒有找自己和堅定的鏟除舊勢力的安排,而是硬挺著。期間還採用一些常人的土辦法治療。在這種情況下邪惡怎麼會放棄對其迫害呢?師父看你正念不強,法理不清,又怎麼能管你呢?其實,還是把自己當成了人。正法到了最後,大法弟子對舊勢力迫害我們身體的千變萬化的表現形式都應該能夠識別,對自身出現的狀態都能清楚的洞察其原因和知道如何解決。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正念強,心堅定就是最好的良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