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病魔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看了同修正念正行除病魔的交流文章,很受啟發。我也經歷了幾次病魔的襲擊。我將最近的一次清除病魔的經歷和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夜晚11點左右,在睡夢中突然胃痛、腦脹,渾身疼,接著上吐下瀉,瀉個不停,下半夜發展到水瀉,折騰的我頭暈腦脹,迷迷糊糊,全身無力,是甚麼時候從廁所出來躺在院子裏的冰涼的水泥地上都記不清了。甦醒後吃力的回到炕上昏昏沉沉躺了一天,連出大門的力氣都沒有。第二天感覺略好點,艱難去找醫生,檢查後說是拉痢疾。我念頭一閃是拉痢疾,怪不得肚子還痛。不對!我立即否定它,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神是沒有病的。我悟到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不承認,是假相。師父曾告訴我們舊勢力「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我告訴舊勢力:你們不同化大法,一身舊觀念危害眾生,阻礙師父正法,不配考驗我。儘管我修的差,可我願照師父說的去做。我躺著也在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迫害,同時向內找自己,看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在阻礙著自己的修煉。我發現,長期以來對利益執著不去,被邪惡鑽了空子。悟到了一定下決心修去,此時覺的輕鬆多了,吐和瀉止住了。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

我知道我這不是病,可又起不來。我請師父加持我闖過這一大關。昏昏沉沉的又躺了一天一宿,在意識清醒時到點和不到點我都在發正念除惡。

二十七日早上覺的頭不太脹了,我試著下了炕,還能吃了個大水梨,心想我要坐公交車出去,將真相資料發出去讓有緣人早些見到,接受大法的救度,順便去趟妹妹家。

妹妹、妹夫倆都有病。我多次給他們講真相,給他們資料,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恢復身體健康有好處。可他們都被中共的造謠宣傳毒害,也不相信有神佛。一個多月前請了本《轉法輪》送給他們,並告訴他們書的珍貴,在看書前要洗手,書不能亂放,要尊敬師父,認識書中的法理是在同化宇宙特性,對你們的病能起好的作用。他們收下了。所以我想去看看《轉法輪》他們看的如何了,效果怎樣。

我暈乎乎的上了公交車發著正念:我助師正法去,該幹甚麼幹甚麼,誰也阻擋不了我!既能去又能回。資料發放完後到了妹妹家。妹夫告訴我說《轉法輪》看完了,他的兒子也看了。他們父子倆還切磋過。他說,沒看大法書之前相信了中共,相信了電視宣傳,抵觸過大法。現在明白了,他兒子說:書上說的完全是叫人做好人,做超常的好人,沒有一點錯的地方。我們以前都錯怪了法輪功。

我外甥是黨員,這些年我們一見面我就勸他退黨,他不退。後來我給他《九評共產黨》一書,他不要,說不看。我為他的固執苦惱過。一星期前,在給他的姥姥過長壽生日的吃飯桌上,我又對他說:「你那個黨退了吧!」他爽快的說「好!」我還有點吃驚,怎麼這回這麼痛快,原來是他看了《轉法輪》。大法的威力救了他,我真為他高興。

當我從妹妹那裏回到家中,我身上的甚麼病症都沒有了。師父說:「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煉中正念不強就關過不好、會持久」(《洛杉磯市法會講法》),這次過關的經歷使我對師父的這一法理牢記不忘。

我只有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來報答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