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衝破病業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去年四月份,由於我對父母的情的執著(我父母於半年之內相繼去世),整天沉浸於悲痛之中不能自拔,雖然每天我也在學法,可明知是執著就是放不下,身體出現了異常的反應,全身疼痛難忍。

同修們也很著急,經常與我在一起學法,發正念,幫我向內找。可關鍵在我自己呀,這個執著心就是難去,致使邪惡鑽了空子,身體出現了常人的嚴重病態,從胸部往下沒有了知覺,不會翻身,生活不能自理,痛苦萬分。最後大小便也排不出來,吃不下飯,於七月三號被家人送進了醫院。經檢查:乳腺癌晚期,癌細胞廣泛轉移,肝、肺、顱骨、肋骨、胸椎等多處都是。醫生說快則三五天,慢則十天半個月就不行了,根本沒法治了,醫院拒收。

在家人及親友對醫生的哀求下,醫生同意我住了院,當時我所有的親人悲痛萬分,淚流不止,開始著手給我準備後事。過了三天,是我父親去世一週年祭日,弟弟、妹妹也不敢回去,怕我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我看出來了,問他們,他們看瞞不住我,對我說了實情。

我聽後非常平靜,沒有一點怕死的感覺,反倒覺的人活著真的很苦。我想:我也得著大法了,多榮幸啊!死了我也是大法弟子,心裏真的有一種喜悅的感覺。可是這個念頭一出,忽然聽到有一個聲音清晰的對我說:「你是大法弟子,你就這樣去了,你發過的誓約兌現了嗎?你下來幹甚麼來了?你的使命完成了嗎?」

我猛然一震,頓時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師父給我的生命,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是來救度眾生的,我就這樣去了?不正好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我不能死!誰說了也不算,只有我師父說了算,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你舊勢力不配來考驗我,我有執著,有要去的心,我會在法上認識,在法上提高,絕對不允許你舊勢力利用這個藉口來迫害我,我全盤否定你,根本就不承認你的存在,我只聽師父的話。

認識提高了,我的心裏真是很輕鬆。躺在床上不會動,我就學法、背法,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到發正念時,我叫家人把我扶起來,我兩手摁著床,雙盤腿發正念(我雙盤一直堅持著),我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醫生說我骨頭都那樣了,不能動,怕出危險。我也知道醫生說的是好意,可對大法弟子不管用,我就牢記師父的話:「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越最後越精進》)

又過一段時間,醫生說我就算活下來,以後也永遠癱瘓在床上起不來了。我就不信那一套,我說那都是假相,我就不承認它,我一定要站起來,一定要走出去。我對我家人及弟弟妹妹們說:你們不要害怕,我有師父有大法,大法顯神跡,我一定會好。

在我被病魔折磨得疼痛難忍時,我忍著淚背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我感覺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

就這樣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身體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會坐了,會站了,下床攙著能走了,再做檢查,癌細胞幾乎沒有了。醫生、護士都說是奇蹟,家人親友也都說是奇蹟,我用我的身體證實了大法,也叫接觸和了解我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和鼓勵下,我闖過了這生死大關,也使我更深的體會到:只要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

寫出這些不為別的,意在和同修交流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如有類似我這樣有執著的同修,請汲取我的教訓,趕快放下執著,不要再叫邪惡鑽空子了,時間真的很有限了,多少眾生還在等著我們去救度,我們要更加做好三件事,叫我們慈悲的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擔心吧!

在同修們的多次鼓勵下,我終於拿起了筆,寫了這篇體會,衝破了邪惡的各種阻礙,也去了我以前發覺不了的各種執著心。希望同修們也拿起筆吧!層次有限,如有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