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病業假相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近來我市多名同修出現了不同成度的病業假相,其中出現造成肉身死亡。我從中悟到了幾點,現在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一、在正法時期,這種迫害已經不是針對一個同修的個人的迫害。

就拿我二姨夫來講,他是被邪惡以腦血栓的形式迫害的,現在已經三年多了,不但不見好轉,現在病業假相越來越重。病業假相剛開始時,我們只把這當成對他個人的迫害,把基點都放在去幫助他在法理上提高,我們全家人都修煉,誰有空都去幫他學法,在生活上更是照顧的無微不至,也經常在法理上切磋,以期共同提高。但是他的狀態不但不見好,反而越來越糟。

為甚麼呢?我悟到,是因為我們的心不對了。是,我們都知道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的存在,但是我們在行動上並沒有真正做到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每當他一出現甚麼不好狀態時,我們就全都聚集到他身邊給他發正念,一起學法,當然不是說這麼做不對,關鍵是我們的心態不對,而且從我個人也動了常人中的親情。這就給了邪惡加重迫害的藉口:「既然你們這麼在意他,那就加大他的難。」所以他的狀態越來越不好,到後來甚至於不能行走,以至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更主要的是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我們證實法的工作。把我們的精力全拴在了他的身上。這就是舊勢力的目地:迫害他,從而干擾我們。

既然找到了漏洞,那我們就要修去這一執著,徹底的解體它,否定這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關,當然也要從中修正自己,就像師父在法中講過的:「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二、當同修出現病業假相時,我們只找同修的漏洞,而沒有找自己。

當同修出現病業假相時,我們在找同修的漏洞的同時,是不是應該想一想:是不是我有甚麼不對了,為甚麼這種現象要讓我看到?為甚麼在我身邊發生?我們在找同修和自己的漏洞的同時,有沒有因為這種對同修的迫害而產生新的執著?

我二姨夫比較能聽進我在師父的法中所悟到的關於病業這方面的法理,所以最近每次我和他切磋後,他的狀態就明顯的好轉。以至於我總認為我是他能不能好起來的關鍵。其實這是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是一顆很不好的自私心。造成二姨夫同我切磋完後,總是出現反復。我們只有在大法中不斷的修正自己,才能真正的突破一切障礙。

三、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當有同修出現病業假相時,他身邊的每個同修,是不是都能從中提高,而到達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如果每一個和這位同修有關連的同修都因為這位同修的被迫害,都從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從而提高上來,那我們整體就是最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相反,如果其中有一位沒有提高上來,沒有做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那麼舊勢力是不是就還有藉口來繼續迫害我們的同修。比如說,當我們執著於同修的病業假相時,那麼是不是就加重了這種假相的存在?

四、被病業假相干擾的同修,要發自內心的向內找

邪惡之所以能夠迫害的到自己,一定是自己在心性方面出現了問題,那麼問題到底是甚麼,找到自己的執著,把它暴露出來,徹底解體掉。

在病業假相的迫害中,向內找一找,自己有沒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有沒有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我二姨夫的病業假相表現出來的就是在身體上行動不便,不論是日常生活還是煉功,過多的行動,時間一長,就累,他說腿疼,就不走動,不煉功。想一想,這不就是給了舊勢力以加重迫害的藉口了嗎?如果真有「腦袋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堅定信念,看邪惡還敢不敢來迫害!

還有就是在做好「三件事」上,有沒有真正達到煉功人的標準,學法有沒有真正的學進去,煉功有沒有煉好;發正念是不是真有那個正念;講真相,有沒有一個救度眾生慈悲心。尤其是在救度眾生這件事上,如果你心裏想到的就是救度眾生,不論身體上有甚麼不好的狀態,都擋不住你出去救度眾生,邪惡就不敢來迫害你,師父也不會允許它來迫害你。

說來說去,歸根結底,都是源自一個最根本的執著「自私心」。無論在修煉過程中,出現甚麼不好的狀態,都是源自這個「自私心」,就想自己過的好一點,舒服一點。懶惰心、妒嫉心、歡喜心、對名、利、情的執著等等,都源自於它。

當正法即將結束的這一特殊歷史時刻,讓我們徹底去掉「自私心」這一最根本的執著,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不辜負我們「大法徒」這一神聖稱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