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消病業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在我心靈的深處曾常常出現這樣一個場景:漆黑的夜晚,風雪交加,我獨自一人頂風冒雪行走在崎嶇不平的山野中,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處微弱的亮光,一種莫名的力量和信念支撐著我艱難的走向那個亮光。自從九五年八月真正走入大法後,我明白了,我尋找的就是法輪大法。在大法修煉中有幾次神奇的經歷,讓我真切的體會到法輪大法的超常和殊勝。今天講出來與大家分享。

得法前,我有胃痛、風濕、神經衰弱等病,為了祛病健身,接觸過三種當時都是很有名氣的氣功,有一種功練了二年,也沒甚麼感覺。當我煉法輪功的第三天,正煉兩側抱輪的時候,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右手的勞宮穴下來通到小臂,手不由自主的攥了起來,右手的勞宮穴上有法輪旋轉,讓我第一次感到法輪功的與眾不同。九六年我參加了集體學法,週日到廣場上集體煉功洪法。那時候真是感到每天都有不同的變化。

在九七年春天師父給我徹底的清理身體,讓我經歷了第二次神奇。剛開始是脹肚,脹的難受,滿肚子氣上不去,下不來的(後來才明白是師父把病根摘掉了,病氣充滿了身體),二天後渾身起疙瘩,像起風疹子,一片一片的,紅紅的,不疼也不癢。怪的是晚上起一身,白天就好了,第二天再起,連著起三四天。接著是身上有關節的地方冒涼氣。一天正吃飯呢,給我的感覺就像有人拿鐵鉤子,在胃裏刨了兩下子,疼的我大叫起來。還沒明白是怎回事呢?馬上又不疼了,也沒有餘痛。以後又出現過兩次。然後是發低燒,雖然不影響工作,也難受啊。當時悟性差,知道師父在給清理身體,可也想用人的方法緩解緩解。就想:喝點熱水發發汗,好的快點。第一次喝了一杯熱水,汗是出了,可還是低燒。第二天,燒壺滾開的水,放點紅糖姜片,沖了一大碗。那麼燙的水,喝到嘴裏沒覺的熱,可到胃裏熱的受不了,我難受的躺在床上。

師父看我不悟,用另一種方式點化我。正趕上我丈夫下班回家,看我躺在床上,氣就不打一處來,進屋把門摔的叮噹響,嘴裏還罵罵咧咧的。當時馬上有一念打到我的腦子裏:業力轉化了,他在幫我消業呢,我不和他計較。這時胃裏的東西翻江倒海的往上湧,起身把剛才喝的糖水全吐了。我也一下子明白了:雖然沒吃藥,也是當成病了。就這麼一念,半個小時後,發了半個月的低燒全好了。

原來很厚的舌苔,不知不覺的都退去,吃啥也不燒心了,睡眠也好了。經過這次清理身體,原來的病全沒了,從此再沒有吃過藥。

這次清理身體後還出現了一種用語言無法形容的美妙狀態,就是整個身心被一個慈悲平和的場包容著,看到甚麼都覺的那麼美好,看到誰都感到親切,沒有任何不好的念頭。這種狀態持續三四天就消失了。這次經歷給我留下深刻的記憶,以後不管邪惡怎麼造謠污衊大法,也沒有動搖我對大法的信念。

通過不斷的學法,今天自己已經明白了大法弟子的真正含義。可我還有很多執著像花崗岩一樣頑固去不掉,一會明白了,一會又糊塗了。磕磕碰碰的走到今天,還在讓師父操心。

在零八年的一月二十一日午後,覺的心口難受,像有東西壓著。晚上我和母親(同修)一個房間,她說我這一宿總哼哼,問我怎麼了。我嘴上說:沒事。身上也感到不舒服。因為快過年了,家裏的活挺多的,二十二日我該做啥做啥。到了晚上心口痛的更厲害了,像有根棍子從前心串到後心似的,頂著難受,喘氣費勁。發正念的時候,腿痛的火燒火燎盤不住,只是初期發正念的時候有過這種情況。我知道不好的物質在阻止發正念,散坐著我也堅持發。母親也幫助發正念。睡覺時痛的躺下都費勁了,平躺側躺都疼,翻身都翻不了。不好的念頭也往腦子裏鑽:心肌炎、心梗是不是就這樣啊?

在似睡非睡中本性的一面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體師父早就給清理好了。這時候就是考驗對法的堅信成度。為了阻止不好的念頭,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一遍一遍的在腦子裏過,到了午夜十二點很清醒的發正念。早上三點五十分起來晨煉,雖然手舉著費勁,還是堅持煉完五套功法,感到很累。

因為一宿沒睡好,就又躺下了,這一覺睡的實實著著的,七點才起來。哎,感覺心口不疼了,不頂著了,疼點跑到肋叉下邊了,也輕多了。二十三日一整天,像大病初癒的感覺,渾身懶懶的沒勁。背法也不往腦子進,邪惡還在搗亂。我向內找,找自己放不下的執著。堅持學法發正念,到了晚上哪都不疼了,完全好了。

我把這兩天的經歷講給家裏其他人,他們都從內心佩服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的心意,唯有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珍惜萬古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