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剛遭誣判 妻子又被囚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原四川省成都市市級機關事務管理局下屬明遠建築設計所所長、大法弟子蔣宗林於去年八月二日在家中被金牛國保、撫琴派出所惡警綁架。蔣宗林家人從未就此收到過任何法律文書,後得知蔣宗林先被非法關押於洗腦班,期間受到過包括連續至少六十多個小時不讓睡覺的各種折磨迫害。

今年九月二十七日和十月十日,武侯法院對蔣宗林、鐘芳瓊等十名大法弟子及家人進行非法「審理」。家人從北京聘請律師為蔣宗林做了有理有力的無罪辯護,指出中國現今沒有任何一部法律將法輪功定為X教,武侯檢察院指控的蔣宗林的「行為」沒有違反任何一部法律法規,沒有危害社會,理應無罪釋放。但今年十月十日,武侯法院無視法律,不顧基本事實,強行對蔣宗林非法判刑五年。

今年十二月八日星期一,即四川省政府信訪接待日,蔣宗林的妻子謝成新到四川省政府申訴冤情,結果被其住地的撫琴街辦「六一零」人員謝世農、撫琴派出所戶籍吳歷蓉、金琴社區副主任葉開興用警車強行帶走並被恐嚇威脅。

十二月十二日下午,謝成新與另一大法弟子蔣隆映在昭覺寺講真相時,被一和尚誣告,青龍場派出所「一一零」惡警將倆人綁架,並當天下午通知撫琴派出所及撫琴街辦接人。而撫琴街辦「六一零」人員謝世農等,將兩位大法弟子劫持到成都市「金牛法制教育中心」,即洗腦班。家人指出洗腦班嚴重違法、構成「非法拘禁罪」時,謝世農說:「那你們去告!」並推諉讓家人找金牛區「六一零」。

以下是成都市「金牛區」洗腦班的惡行簡況: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法制教育中心」,是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洗腦黑窩,位於近郊洞子口,由古柏二隊往安靖鎮方向,距安靖鎮還有約一站路處的踏水村,逸園農家樂內。(該農家樂以每月八萬元人民幣租下,附近是一所民辦幼兒園,叫群英幼兒園。)洗腦班曾由區「六一零」派一人姓李的人任「主任」,另倆人是駟馬橋街道辦的李大泉、荷花池街道辦的姓夏的人員,還有一個是三十多歲、叫李蓮的社區來的人員。其中倆人為退休人員,洗腦班發放一份「基本工資」,並根據被非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多少發放「獎金」,另外在洗腦班睡一宿有夜班補貼,週六、週日還有值班工資,一次二十元人民幣。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入該洗腦班後,便與外界隔絕,音信杳無。由所屬轄區街道辦事處的綜合治理辦公室(簡稱綜治辦)和其「六一零」、武裝部派轄區內無業人員、退休人員(他們大多是文盲或低文化者)到洗腦班做「幫教」,包控法輪功學員。倆人包控一名法輪功學員,三人一室。室內約二十四平米,間隔出小間作為廁所、洗漱間用,房內有三張床和條桌,配有一台電視,用於播放邪黨的歪理邪說。包控人員每天一睜開眼就打開電視,直到晚上睡覺關閉,以此干擾法輪功學員背經書。包控者被禁止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洗腦班要求包控者一聽到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把電視音量加大或到辦公室報告。包控者不許法輪功學員背書、煉功、講真相,並強迫法輪功學員看洗腦光盤。每晚八點,保安人員將法輪功學員和倆包控者鎖在屋內,早上七點半開鎖。室內由這兩人監控、室外由三名保安人員監守,院落由兩隻大狗護院。

包控人員週末領取編號卡,通過大院套小院的三重門,出院回家一天。他們中許多屬於生活特困戶,他們每月可根據從法輪功學員工作單位拿到六百至八百元不等的「工資」,每天伙食是兩葷兩素一湯。他們很在乎這拈手可得的金錢,但他們也許並沒意識到,他們的行為、這樣的謀生手段已經違法,甚至已構成犯罪(至少是「非法拘禁罪」)。

撫琴街辦綜治辦   謝世農 1318380113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