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宗林、嚴小平家人信訪日申冤被警車帶走恐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十二月八日星期一是四川省政府的信訪接待日,被誣判五年的成都大法弟子蔣宗林的家人,當日到省政府信訪辦反映今年十月十日蔣宗林被武侯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的情況。

另外,被非法誣判三年的大法弟子嚴小平的母親,當日就兒子的冤案,也到省政府信訪辦遞交了信訪材料──她自己寫的求助信《一位母親的求助》以及律師為嚴小平做無罪辯護的辯護詞。

信訪辦負責接待的人員一聽說是「法輪功」,便重複中共喉舌對法輪功的誣蔑詆毀之辭,並不聽上訪者的情況。兩位家屬還沒來得及詳細談,便被帶走登記她們的情況。因兩位家屬想再反映一下自己的冤情和困難,一頭目模樣的人答應幫忙反映,讓她們等一下。

等了大概兩小時後,蔣宗林住地的撫琴街辦「六一零」人員謝世農、撫琴派出所戶籍吳歷蓉、金琴社區主任等開著警車,強行將兩位家屬帶走。「六一零」惡徒謝世農對大法弟子家人討公道的做法大加指責,並威脅蔣宗林的妻子說:「你女兒也一動一動的嘛!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以前,謝世農就曾威脅過蔣宗林妻子說:當心,下一個就是你女兒!蔣宗林女兒蔣竺君,去年八月二日她父親被綁架時,也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她絕食抗議二十來天回家後,曾到派出所等地方打聽父親情況,要求當局秉公釋放父親回家;去年十二月左右,蔣竺君收到一封匿名恐嚇信。

下面是蔣宗林、嚴小平被迫害情況簡述:

蔣宗林,男,六十歲,原成都市市級機關事務管理局下屬明遠建築設計所所長。蔣宗林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擺脫了長年困擾他的病痛;同時他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不計個人名利。將在其任職之初連電話費都繳納不起的設計所扭虧為盈,自己卻拿所裏最低一級的獎金。去年八月二日在家被金牛國保、府青派出所警察綁架。家人未收到過任何法律文書。後得知其被非法關押於洗腦班期間受到過包括連續至少六十多個小時不讓睡覺的各種折磨迫害。今年九月二十七日和十月十日與鐘芳瓊等另外十名大法弟子及家人被武侯法院非法「審理」。北京律師為其做了有理有力的無罪辯護,指出武侯檢察院對指控其的「行為」沒有違反任何一部法律法規,沒有危害社會,當然應該無罪釋放。但今年十月十日,武侯法院還是強行對其非法判刑五年。

嚴小平,原四川省德陽二重廠程序員,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被成都市國安局、公安局、金牛分局、營門口派出所在營門口一小區綁架。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四川大法弟子嚴小平被成都市金牛區法院在不通知家人、也不准家人旁聽的情況下非法判刑三年。嚴小平自己為自己做了信仰無罪的辯護,並當庭表示上訴。其家人從北京為其請的律師經過閱卷、會見當事人及其家屬後表示:一審法院認定的嚴小平構成利用X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是嚴重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不當,嚴小平案在事實和法律適用兩個方面都不符合定罪的要求。而且「一審」程序嚴重違法。對嚴小平的「判刑」完全就是相關單位向上邀功請賞的政治任務。為此,兩位律師先後三次向成都市中院及主審法官汪明致電、致函,要求嚴小平案二審公開或發回重審,糾正一審的錯誤,對嚴小平做出「無罪釋放」的正確判決,維護法律的尊嚴。但成都市中院及主審法官汪明無視法律及基本事實,仍堅持一審的誣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